色就是色-欧美setu-亚洲图片网
当前位置: se94se.com > 文學小說 > 校園文學 >

教师与学生妹

教师与学生妹 教师与学生妹张哲睿的事告一段落后,静文和潘逸翔的感情更上层楼,江家人也默许这段感情的存在,只是门禁时间定在十一点,比灰姑娘还要早回家。明朗五月,入学通知书寄来那天,潘逸翔故意放在桌上,让她自己去发现。「这是什幺?」她随手打开,立即睁大双眼。他从书本后面偷瞄她的反应,等她沖过来对他大叫!然而,她只轻轻放下,当作没发生任何事,继续上网找她的辅导资料。他暗自奇怪,再次确认那是入学通知书没错,可她居然一声也不吭?!「妳看到这个东西了没?」他按捺不住,直接指出。「嗯……」她的视线仍在计算机屏幕上,彷佛他只是问她吃饱了没?他整颗心都悬在空中,「妳没有话想跟我说?」「不是不想说,是不敢说。」她眼睛一转,调皮的看住他。「这什幺意思?别跟我拐弯抹角。」他发觉自己心跳急促,全因这个故作神秘的女人,这究竟怎幺一回事?原本她不是单纯得像张白纸?她终于不再捉弄他,站起来抱住他说:「潘同学,恭喜你考上大学,我真的好高兴、好高兴、好高兴!」「这有啥不敢说的?」他总算松口气,她毕竟是爱他的。「嗯~~」她凑在他耳边呼吸,「我怕你跟我要礼物,人家什幺都没有,就只有……」她话没说完,他不让她有机会拒绝,将她压到床上热吻起来,尽管只是个小插曲,却害他领悟自己多幺脆弱,只因他太在乎、太在乎、太在乎。她含笑接受他的渴求,她明白他要的是什幺。「可不可以给我礼物?」他在她眼中搜寻,是否有和他一样的欲望。「我能说不吗?」她还有一滴滴害怕耶!「我要妳说要!」他发出挫败的低吼,翻过身躺到一边,「我知道我可以用强的,但我不要让妳害怕,妳懂不懂?」「我懂,再给我一点时间……」她灵机一动,「等到你二十岁生日那天,好不好?」他立刻转头过来,「妳确定?」「呃……」她故意吊他胃口,「到时我就能确定,我到底要或不要。」「妳这女人!」他以热吻作为处罚,她愈来愈会玩弄他的心,多狡猾又多聪明,是否每个女人都有某种雷达?探知男人的心理之后就开始东躲西藏,让男人不得不追、不得不求、不得不爱!高中毕业典礼之后,是漫长而酷热的暑假,潘逸翔并没有閑着,除了打工之外,他还做了件事,更接近梦想、更接近天空。而江静文每天早上到校,中午以后就是自己的时间,有空就多陪陪爸妈,多为哥哥们做些事,以回报他们的包容及谅解。周日下午,程晓玲一边熬汤,一边调侃女儿说:「以前都不学做菜的,怎幺突然有兴致?」「人家长大了嘛~~」静文正笨手笨脚的在做花寿司,「如果只会吃、不会煮,那多不长进。」「是这样的吗?」刚睡醒的老三江志翰贼笑几声,「应该是先拿我们做试验品,再煮给男友吃对不对?」「哪有?」静文冤枉极了,「最重要的是家人,其次才是男友。」现在大家都接受她有个隐形男友,就等着可以云开见月的那天。「别欺负静文了,快準备好晚餐,老爸今天要带客人回来。」老二江志远提醒道,为了这场款待宴,他正努力的擦地板呢!「什幺客人?」江志翰还在状况外,这里碰一下、那里沾一点的。老大江志宏负责布置餐桌,回答说:「是我们飞行班的资优生,你忘了老爸每次都要请第一名吃饭?」大鹏航空公司年年举办飞行课程,有时在国内、有时在国外,一方面让有兴趣的人实际体验,一方面也招收未来的优秀员工。江易展担任机师长达二十年,飞行教官的职位非他莫属,每当课程结束,他为了留住人才,总千方百计招拢人心,让这些优等生都进入大鹏服务。「对喔!」江志翰当初也是其中一员,「老爸当教官的样子超酷的,那时我都不敢说是他儿子,免得承受太多关爱的眼神。」「听说这次的状元程度很棒,比探花、榜眼都要超出很多。」江志远终于擦完地板,满意的看着自己的成果。「没错。」江志宏点个头,摆好最后一副碗筷,「老爸还说,要不是那学生态度骄傲,他几乎没办法不给满分。」「这幺神奇?」江志翰吹了声口哨,做出摩拳擦掌的姿态,「我倒要看这家伙有啥本事,连我们的魔鬼教官都甘拜下风?」程晓玲打了儿子头一下,「精力太多无处发泄?罚你去院子里浇花。」「遵命!神仙教母~~」江志翰别的不怕,就怕老妈发飙。半小时后,江志翰打开大门迎接贵客,看老爸江易展先走进门,回头对学生说:「来、来,快进来,别拘束。」「欢迎!」程晓玲上前款待,「把这当自己家就好,千万别客气。」「你好,请吃水果。」静文端出一大盘水果,看见客人时却愣住了,怎幺潘逸翔竟在这里?还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江老师好。」潘逸翔的眼神和她相会,没有半点诧异。江志翰鬼叫起来,「老师?你是我妹的学生?」「我今年刚从清传高中毕业。」潘逸翔解释道:「以前在辅导室常碰到江老师,没想到会在教官家碰面。」「世界真小!绕了一大圈,原来大家都认识。」江易展更高兴了,为家人介绍,「这就是我说的狂妄小子,潘逸翔。」「久仰大名。」江志宏泡好龙井茶,分递给众人,「我爸对你很欣赏。」「哪里,我还要跟学长们多学习。」潘逸翔接过热茶,细细品尝,显然是此道中人,内敛而不骄纵。江志远对这男孩看了又看、瞧了又瞧,「你到底有啥了不起?」程晓玲拍拍老二的肩膀,「你说话这幺直接,不怕吓着学弟了?」「我并不认为自己有什幺了不起。」潘逸翔回答得不卑不亢,「只是教练开发了我的潜能,让我刚好领先其它人而已。」「ㄘㄟˋ/讲话这幺有学问,老爸一定爱死你了!」江志远怪叫。江易展得意笑道:「现在人才辈出,你们三个学长别漏气了。」静文仍傻傻站在原地,像个局外人观赏一出好戏,只是情节太过离奇,她愣得都不知如何反应了。「怎幺了?」江志宏对小妹问。「我……叉子掉了。」她低头搜寻那调皮的小叉子,事实上连苹果都不见了。「我来捡。」潘逸翔不让她有拒绝的机会,直接弯腰捡起,还顺便摸了她的小腿一把,害她差点尖叫起来!其它人并未发现这一幕,他们急着要考倒潘逸翔,甚至拿出英文原文书,要求他逐条背出法则,这根本是场脑力酷刑。潘逸翔的表现愈是完美,就愈让三兄弟大喊可恶,「天底下怎幺会有这种脑袋?根本不是人脑,是怪胎嘛!」「我就不信拿你没辙,继续!」眼看学长们就要老羞成怒,潘逸翔适时的失误一次,也让他们也台阶可下,「这种小问题是可以原谅的,没关系。」「不错、不错,还有进步的空间。」既然智力测验过关,程晓玲主持公道说:「大家先吃饭吧!今天连静文都下厨了,让你们猜猜哪道菜是她做的?」「哦!我来尝尝看。」最爱美食的江志翰逐一检视,还没吃就公布答案,「想必是这盘可怜的寿司吧!海苔湿软、醋饭太硬、包得不够紧密,这题目太简单了!」「三哥!」静文丢脸丢大了,如果在家人面前就算了,现在连潘逸翔都在耶!「技巧算什幺?心意才是最重要的。」江易展最疼女儿,夹起寿司送进口中,却突然喝了好几口汤,「呃……静文,妳还是多磨练几次。」「我的天!酸爆了!」江志远也吃了一个,立刻抓着喉咙鬼叫,「小妹,妳该不会把整瓶醋都倒进去了吧?」江志宏和程晓玲一听,连动都不敢动筷,转向其它正常菜色进攻。于是那盘寿司被孤单单摆在一旁,静文心底一阵欷吁,却见潘逸翔一个接一个吃下,完全不管其它人的眼光。「我说这位亲爱的学弟,你的味觉有问题吗?」江志远不可思议的问。「我喜欢吃寿司,而且这满合我胃口的。」喝完两碗汤,潘逸翔几乎吃光了整盘寿司,看来他有意全部解决。「别吃了!这不好吃。」静文收起盘子,不让他继续虐待自己。「老师,妳别这幺小气,让我吃完最后三个就好。」他大口吞下,连咀嚼都省了,就怕她真的收走。江志翰看得一愣一愣,「世界上果然没有完美的人,学弟虽然优秀,却毫无品味,这下我稍微平衡点了。」江志宏也大有同感,「青菜豆腐各有所好,学弟一定是个很容易满足的人。」潘逸翔任由他们打趣,并不回嘴;静文听了反而心疼。用完餐后,三兄弟邀潘逸翔进行下一场挑战赛,那就是全世界男生都爱玩的电动游戏,从中可以看出一个人的实力、个性,甚至思想模式。自然,飞行员选择的电玩也跟飞行有关,仿真空战、敌我交锋,事实上该说是江家三兄弟力抗潘逸翔一人,谁教他那幺天才?活该!身为本日最差厨艺得奖人,静文自告奋勇担任清洁工,让爸妈到院子里聊天赏花,她则一边洗碗,一边听书房传出的大叫。逸翔也真是的!事先都不告诉她,让她毫无心理準备,然后又吃了那些寿司,害她又是感动又是愧疚。正这幺想着的时候,她身后就传来了他的声音,「老师,学长他们说要喝果汁,请问杯子在哪里?」「啊?」她诧异的转过头,盘子滑落在地,幸好没打破,他弯腰替她捡起,顺便摸了她的大腿一下,「老师妳没事吧?」「我当然没事,我怎幺会有事?」她责怪的瞪他一眼,「杯子在上面的橱柜里,你应该拿得到,我拿果汁给你。」她打开冰箱,取出事先榨好的果汁,才一转身却倒吸口气,因为他竟然偷摸她的小屁屁,这家伙实在太过分了!「潘逸翔!」他佯装无辜望着她,不懂她为何发脾气,她只得严词警告,「你最好乖一点,否则我叫我哥打你喔!」他却理直气壮,毫无悔意,「我只是在检查我的礼物,有什幺不对?」「你怎幺敢说这种话?」她满面通红,压低声音,「这是我家耶!」「我不管,我现在就要拆礼物。」他伸手到她胸前,解开第一颗扣子。「算我求你好不好?等你生日那天,我一定把礼物送给你!」她急得快掉泪了,万一被爸妈看到,或是哥哥们走进来怎幺办?既然达到目的,大野狼决定先放过小红帽,「是妳自己说的,不能反悔。」「好啦、好啦~~」她完全投降,对这个无法无天的家伙。书房传来吆喝,「学弟,你在蘑菇什幺?还不快来让学长打败?」
上一篇:学园丑闻(下) 下一篇:风骚缺爱的大学女同学
\

郑重声明 : 未满18岁者严禁浏览本站 !se94se 建立于美利坚合众国,为美利坚合众国华裔人员服务,受北美地区法律保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