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就是色-欧美setu-亚洲图片网
当前位置: se94se.com > 文學小說 > 校園文學 >

学园丑闻(下)

学园丑闻(下) “我还是为你套上项圈得好。”美穗惊愕地扬起脸。“等一下…你说的话,我不是都有听吗?”“我又不是要绑手,没有关系的啦。”“为什幺要戴那东西?”“戴上它,看起来更性感!”那知拨开她的长发,在脖子上为她嵌戴红色的项圈。“大家都在学校如此谣传着,若是和美穗老师干上了,不知要吹什幺风,若是他们知道,我让老师戴上项圈,又脱光衣服和我做爱,大家不知有多羡慕我啊!”“太过分了!”“就是这样,表示你受欢迎啊…”那知拉曳着连结在项圈上的锁,让美穗站起来。“不过,他们可是没有一个人知道,老师的乳房如此地漂亮呢!”一边说着,一边开始专心吻起乳头。“啊!”美穗颤动着身子。“手拿上来。”那知把绳索二条重叠,挂在胸前。“做什幺?”“遮掩起来太可惜了,我要让它们更突显…”绳索就压在乳头的上方位置,再绕到背后,于是乳房更鼓胀了,紧紧地绷在绳索上。或许胸部亦十分地丰满,尽管绳索很紧密地贴着肌肤,但是只感到些微的痛苦。“喂…好痛苦…不舒服…”美穗摸着胸前的绳索说道。“别去摸它。就是这般痛苦模样,才让人觉得性感。”美穗恨恨地盯着那知看。“我们去兜风吧。”那知拿着锁,往出口走去。“高…高冢君…难道…”在出口前,美穗揪住那知。“你打算一直在这里吗?”“衣…衣服还我。”“不行…老师不遵守约定,可是处罚你呦。”那知拖着她,美穗也不动抵抗着。最后终于松手的那知说道:“看…那什幺态度,不是说要照我吩咐的去做,却马上造反起来了。”“可是…这样太过分了吧…这样子怎幺走出去。”“那…你就一直待在这里到天亮。或是你要一个人走回去。”那知冷笑着,慢慢地走出公园的出口。“啊…”留在这里,铁定是没有人来救她的,不!就算有人来救她,但是被别人知道她这样子,简直就是要她的命,而且在深夜,走回自己家中要花费二十分钟的车程,无疑是自杀行为。美穗跑向出口处,追着那知。一接触到外面,自己被脱得精光的窘态更加原形毕露了,比起在厕所的羞愧更有过之而无不及了。“拜托…高冢君…无论你说什幺我都听,但是衣服请还我。”她对正在戴着安全帽的那知哀求着。“我现在要试验你的真诚度,跟着来。”跨上摩托车的那知,看了一眼美穗,就开始发动起车子。“啊…等一下。”那知看着后视镜,不管拼命追着他的美穗,加速着摩托车。美穗也全力地跑着。若非身体平时有在锻,铁定是追不到的。而她的鞋子还是高跟鞋。转过第一个转弯的那知,始终维持着美穗追得上的速度,然后又转个弯,旁边就是住宅街。幸好没有车子也无行人,但是机车的引擎声却吵杂得很。若是此时有谁从窗户探出头来,那可就惨了,一想到这点,美穗实在没有勇气再活下去。“你饶了我吧…求你…”再转个弯,机车终于放慢了脚步,来到原先的公园前面。一边喘息的美穗,把手放在机车后座上。“偶而只穿着裤袜慢跑的滋味很不错吧。”“这…这种事有什幺趣味?”“坐上来吧!一定很累了!”“衣…衣服给我…”“不想坐的话…就待在那里罗!”于是又开始发动摩托车。“我…我坐…”可是那知并没有停下机车。“跳上来坐吧…老师…”“我…我办不到…”“那就用跑的啊!”美穗本想跨坐上去,不料瞬间,机车又开始加速了。美穗几乎尽全力地试了二、叁次。脚力和心脏都已到了极限。为了赌赌最后的机会,美穗试用跳跃的方式。就在这个时候,机车忽然加速地跑开。于是沖击之下,美穗滚倒在地面上。再也爬不起来。真想就这样不起来。听到走近的脚步声,美穗颤抖着想站起来。虽这样想着,可是身体却不听使唤。啊…已经不行了。美穗闭上了眼睛。脚步声就在头上方停了下来。只见地面上拖曳着一条锁 .“走了吧…老师…”那知冷冷地说道,为她套上锁走出去。“呜…等…等一下…”一边说着,美穗像四条腿的动物般爬着追在那知的后面,虽说是夜晚,但在住宅街上,只穿裤袜,像只狗般地走着,这种无比的屈辱感,让美穗的脑海中几乎呈现错乱状态。跟着前面的机车走了约叁十公里后,美穗跚跚地爬起来。“请饶了我吧!”“夜里还长哩。”那知粗暴地拉着绳索。“项圈蛮适合你的嘛。”“拜托…拜托你给我衣服穿。”“还不可以…来坐…”那知催促着她上摩托车,美穗依了他的话,说道:“为…为什幺要对我做这种残忍的事。”“为了要惩罚你破坏我们的约定。而且被虐待后,老师的模样,看来真性感。”“可恶!”“你虽说可恶,可是却也拿我没办法啊!”那知拉高嗓门叫着,开动了摩托车。约跑了叁十分左右,在二人每天来到的高中前落脚。美穗吃惊的说:“做…要做什幺?”“不是已决定了吗?做爱的事。”“不…不要…”美穗不由得叫出了声。“那是什幺态度…老师…”那知接近冷酷的声音,抬起她的下巴。“在…在别的地方做…比如说…比如说到旅馆去如何?”虽然这话不是该出自老师的口中,但美穗只能这样劝诱那知。“不喜欢在学校吗?”“绝对不要。”“那…那就在学校凌辱你!”“啊!”被拉着项圈,美穗跟着那知鉆入校园内的铁丝网内。深夜的校园里,当然没有任何的人影。但是校内却有警卫。“若是被发现就惨了!”“那就要怪老师,谁叫你不合作!”“……”那知解开胸部的绳索,把它卷上手腕处。“手…手不要绑…”“处罚你啊…还是你要这模样留在学校?”美穗低下头,两手乖乖就缚。“有感觉吗?老师…”“啊?”美穗不知他指的是何事,看着那知。“乳头都硬了!”美穗吃惊的急忙用被绑着的手要遮住胸部。“别遮掩。”那知拨开她的手,色瞇瞇地盯着看。“骗…骗人…”美穗狼狈得猛摇头。事实上与丈夫性交后马上就被叫出来,在厕所内做了口交之后,残馀的欲火又被点燃,却是百口莫辩的。加上套着项圈,只着一件黑色的裤袜在街上跑着,还乘坐在机车上,再加上从对向车及并行的车中,投来好奇及嘲笑的眼光,那种身心的沖击,无疑的在美穗的体内,掀起一股狂澜的波涛。而且那是连丈夫也不可告知的羞耻秘密。“可是你的乳头这样地硬,而且变尖了。”那知的手指故意在她满的胸部上的乳头,像要摘下它似的捏着。“啊!”美穗忍不住地颤抖着身体。美穗毫不知情那隐藏在绳索下的乳头,已呈现充血状态。“被绑着感到差耻,但实际心里很喜欢对不对?”“讨…讨厌…才不喜欢!”“那为什幺乳头会硬起来!”那知开始揉搓着整个胸部。“那…那是因为…光着身子很冷。”美穗支唔其词地答话。“呜…啊…”对于被这幺用力地揉搓着,美穗拼命咬着牙忍耐着。那知的爱抚,跟强暴她时一样的粗暴野蛮。但美穗的身体不知不觉已不觉得寒冷。那知抓着绑着手的绳索,走向校园的中央。“啊…”“抬起脸来,胸也得挺起来才行。”不知何时树枝从脸上滑落了下来。“痛…呜…”美穗只觉脸上及身上一阵剧痛,其裸身也颤动着。“在运动场上慢跑可是老师最擅长的项目呢!先在运动场上竞走一圈吧…”“……”美穗站在黑暗校园的竞赛场上,呆然地环视着四周。“你回答啊!”那知用树枝打在她的臀上。“竞…竞走…好好…”“好…我知道了,这样子回答。”又叭地打下去。“是…是…我知道了…”美穗匆忙地点头回应,蹲在背后的那知,离她约有叁十公分,手上拉着绳索。“来,可以开始了。”那知毫不留情地鞭打在她那被黑色裤袜包裹的臀部上。美穗拖着沉重的脚步开始跑了起来,不!与其要说跑,不如说是像小跑步般的感觉。但!无论如何还是得前进的,美穗拼命地迈开脚步。虽说是平常身为老师最擅长的,但此时却有难以言喻的屈辱。为了不让人看到,非得快一点结束不可。但是脚步无论如何也跑不快。刚才的疲劳还残留着,从白天的被强暴的时刻开始,美穗的肉体和精神就一直处在紧张的状态下。因此二百米的竞走感到是如此地长久,这对她而言倒是第一次。特别是脚踝及小腿处,已有些僵硬感觉。“觉得如何啊?”“请饶了我吧!”喘着气,美穗虚弱地求着他。“那…现在用爬的一圈。”“不…不可能的。”叭地,树枝又打在大腿上。“不快点做,很快就清晨罗。”美穗垂头丧气跪在场地上,解开绳索的双手按压在地上。看着竞走场的砂,咬着唇走着。不知不觉中,泪水竟溢出来。“老师…你在哭…”“猛地抬起脸,那知就站在身旁。刚好是绕场半圈的地方。”“是啊!”“你觉得自己可怜?”“是啊…被这样虐待…”拉着锁的那知说道:“被凌虐的老师的模样,看起来真可爱。”“呜…”美穗皱起眉,闭上眼睛。“我要再虐待老师。”那知一口气地跨坐在美穗的腰背上,两脚悬空着。“老师是马,一匹雌马。”“好…好重哦…”背骨被重力地压挤,美穗发出哀叫的声音。“向前走!”“做不到啊!”“你想背叛我?”那知毫不退让地挥着树枝。“走!”坐在背上的那知摇晃着身体催促着。“啊!”整个身体好像要被压垮般地,美穗仍得咬紧牙开始爬行着。“办不到,是吗?”那知将本来两腋下的脚,跨在美穗的两肩上。“咦!”脚跨在两肩上,使得美穗的重担更加一层,虽勉强支撑,但两个手臂直发抖。“太慢了。要跑步,再快一点。”树枝狂乱地鞭打着。“呜…呜…别打了…”如要麻痹般的痛楚袭击着美穗的身体。“呜…”现在连腰部的关节也好似要松跨掉般的。但无论如何得苦撑着走完才行。“途中若倒下去,就再绕一圈。”一边说着,那知的手垂放到胸前,抱着胸部,另一手伸入裤袜内侧,抚摸着她的下体。“啊!”反射性地身体都僵硬了起来,美穗不由得几乎要失去了平衡,叫了出来,但此时,唯有不去管那知的爱抚,专心走路才是上策。那知用指头旋转着乳头,另一只手直接在阴唇上揉搓着。全身已渗满了汗水。而且此时还在做着如此劳累的运动,但同时,体内却有一股异样的炽热正鼓动着。终于美穗像雌马般地完成百米竞走,但体力也耗尽地倒在地上。“不愧是体育老师,我会给你奖赏的!”用树枝敲着大腿,美穗终于发抖着站了起来,被那知背着来到校舍入口边。“很性感呢…老师…”美穗闭上眼睛,她已累得没有一丝力气。“老师…看起来你是有所感觉的呢!”美穗微微地睁开眼,看到胸前二个沾满唾液的尖端,不禁大惊出声。“啊!”那知的手不知何时正重重地包裹着自己的胸部不停地揉搓,体内忽地有一种甘美的感觉涌现而出。美穗的体力好似又复苏了。由于那知的爱抚,竟使自己体内产生一股莫名的兴奋。本来自己是要抗拒的,无奈身体却有这种不听使唤的反应。那知的技巧忽然之间变得很厉害,是不可能的,但是美穗那狼狈的反应,令那知充满了自信。并不需要太焦急的,只要温柔的爱抚,美穗一定能感受到的…那知一边对自己这样说,一边用舌头专心地舐吻她的乳头。“啊…哦…”美穗的上半身开始抖动得厉害,这是刚才透过望眼镜,从中条夫妇的寝室中窥视而学得的技巧。那知的舌,先吻着乳晕的部分,再温柔地包裹住已挺立的乳头。同时另一只手揉搓着胸部,另一只手则从腋下抚摸至下腹等部位。“呜…”那知的手指伸入裤袜中的丰满双臀上,用中指慢慢地抚摸下去,再从下端慢慢地滑溜上来。这是丈夫经年累月摸索出来,用以刺探美穗的性感地带的方法。因此她的身体会有所反应是理所当然的。不过,即使是同样的爱抚,其触感还是有微妙的不同,而且反而有一分新鲜感。现在自已的肉体似乎很能接纳来自于那知的凌辱,而且身体的反应似乎比起背叛丈夫的罪恶感还要来得强烈。强暴时是不可抗拒的,但现在自己的肉体的反应却不同。那知的指头又滑入裤袜的内侧,按压在汗水淋漓的毛上。不要—美穗在心中吶喊着,游移的手指,正刺激着她敏感的性欲,在心中开始点燃。“好热…而且好湿…”那知的手指探入阴唇的入口内,看着她的脸庞,美穗因绝望和羞愧,使得白的裸身都染红了。“很不错吧…老师…”“住手…”美穗虚弱的恳求着。“你不是想要吗?所以我就放进去啊!”那知的腰贴着的黑裤袜开始被他拉扯到脚踝处。而他自己也拉下自己的牛仔裤,两只脚交叉叠放着。那知的股间碰触到美穗的下体。美穗不禁疑惑起来,刚才的那次口交不是才刚射精吗?连傍晚的强暴那知加起来已经是二次,但现在那知年轻的精力又膨胀鼓动,堂堂地挺立着。灼热的阴茎尖端,压入了阴唇的内缝内,一时之间,心中忽然有一种甜美的期待与兴奋。现在是第叁次,那知对自已的身体构造似乎已了如指掌。而对阴茎的侵入也变得很顺畅,一下子就接纳了。美穗两手抓着那知的手腕。有点觉得快喘不过气来了。比起数小时前,丈夫的那根,那知的似乎大很多且硬度更强,更有充实感。那知把腰往上顶。美穗尖声叫着,手指紧紧地抓住那知。穿着高跟鞋的脚颤动着,当阴茎的尖端碰触到子宫时,她本能的想要回避,但是那是白费力气,那知更用力的把阴茎深插进去,下体的体毛互相摩擦着。“呜…啊啊…”已为人妻的成熟肉体,加上年轻旺盛的生命力的鼓动,她似乎已渐渐陶醉在忘我的性交欢愉之中。那知开始扭动,而且越来越强劲,还带有节奏感。“喂…觉得很棒吧?”那知一付如癡如醉的表情在她的身边低语。“是…是…”那知吻着美穗的唇。“呜…”那知缓缓地扭动腰身,傍晚时的强暴,只是满足自己的欲望,单纯地发自己的兽欲,但现在却不时试探着美穗的反应,享受着肉体微妙的触感。美穗也有了不同的反应,她用右脚也开始摆动着腰。让自己的腰身更贴紧着那知的阴茎。在不知不觉之中,她似乎已陶醉在那知年轻精力的凌虐之中,而事实上正不断进出的阴茎也已经确实地点燃了美穗的性欲之火。其实在这九年间,和中条的性生活说要十分满足是骗人的,但是她从来也没有叁心二意的想法。而且中条也深深爱着她,那就足够了。但此时,她的身体却已背叛了丈夫。她的肉体正由于年轻阴茎的刺激,而沉溺在快乐的性爱漩涡之中。“老师…把舌头伸出来…”那知抚摸着美穗的秀发,一直到她的脸颊,美穗吃惊的看着那知。“我想吻你,我想吸吮你的舌头。”“……”美穗的喉间咕噜作响,经过那知温柔的爱抚,和先前的抗拒反应已有截然不同,她渐渐产生一种快感。“若不照我着我说的话做,可要把你丢在这里哦…”美穗怯怯地伸出舌头。那知的舌头和自己的舌尖相互摩擦着,然后由侧面左右地舐着。美穗微皱着眉,她从没想到隐藏在体内的性欲,竟能这样被挑逗着,而且也料不到那知竟有如此细腻的技巧。两人的舌头犹如蛇一般的纠缠着。“喔…喔…”美穗不觉扬起更涨红的脸,她的喉间发出呻吟声。“呜…呜…”舌头被吸吮得几乎要痛起来,身体内强烈而甜美的感觉不断的扩大。美穗只觉得四肢,连趾甲都要麻痹了。那知的唇一离开,接着马上如中条的爱抚方式般地,从脖子内侧到耳边一直慢慢地吸吮,而另一只手则揉搓着成熟的胸部。“呜…啊…”美穗反射性的叫出声来。那知乘胜追击,插撞着阴茎,摆动着腰身。下体内部的阴蒂摩擦的同时,也同时摩擦着子宫。“喔…喔…”哭泣般的呻吟声震耳欲聋,同时美穗的手还紧抓着那知的肩,彷佛从体内的深处正不断地涌出,那蕴藏了九年的爱欲之泉源,剎那之间好似全喷出来。“喔…”那双腿不停地抖动,激烈的悸动又再度开始。“啊…啊…”随着喊叫声的提高,美穗也自动贴近那知面向自己的嘴唇。性交的快乐,使两人忘我的陶醉其中。羞怯的肉体,整个都濡湿了,美穗插入的舌头在那知口腔内游移,不仅是身体,整个灵魂似乎都已沈溺在性爱的狂澜之中。美穗的右膝完全地弯曲着,她也熟练得摆动着腰身配合阴茎的攻击。美穗露骨的反应,使得那知欣喜不已,热情的泉源即将爆发。“我…我要出来了喔…”那知在她的耳边呢喃,好像连最后的生命都要放弃似的,使尽全力,把腰往上突撞。“喔…喔…”美穗的肉体一下子涌进了那知滚热的精液,她抓紧那知的肩膀,发出快乐喜悦的呻吟声。
上一篇:学园丑闻(中) 下一篇:教师与学生妹
\

郑重声明 : 未满18岁者严禁浏览本站 !se94se 建立于美利坚合众国,为美利坚合众国华裔人员服务,受北美地区法律保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