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就是色-欧美setu-亚洲图片网
当前位置: se94se.com > 文學小說 > 校園文學 >

怀孕的学生

怀孕的学生 怀孕的学生同一个夜晚,潘逸翔和静文躺在床上,满足于激情后的温柔,就着一盏朦胧灯,共享温馨片刻。他一边抚弄她的发,一边谈起计画,「我们要準备一下,让妳家人认识我。」「他们不早就认识你了?」她抬起头问。「那不一样,他们又不知道我们的事,」这小笨蛋,他摸摸她的头,心想若没有他在她身旁,她可该怎幺办?「哦!」她又窝进他怀里,吸取他的体温。「我知道妳大哥的用心,他跟他女友交往十年还没结婚,就是要等妳找到理想对象,本来我想等时机再成熟一点,但拖下去也不是办法,尽快公开对妳大哥比较好。」「嗯……」她也觉得有道理,「大家会不会吓一跳?」「恐怕会先教训我一顿。」他有自知之明,学长们没那幺容易放过他,竟然隐瞒了这些年,还教静文左等右等,完全不可原谅!「等等!」她胸口一阵恶心,下床沖向洗手间,却又吐不出什幺。他跟在她身后,拿热毛巾替她热敷,语带犹豫的问:「静文,妳会不会是……」「吃坏肚子了?」她的迟钝再次让他惊讶,强忍住笑意说:「当然那也有可能,不过我是想问妳,有没有可能怀孕了?」「对耶!」虽说他们每次都有作防备,受孕机率很小,还是有可能呀!而且仔细想想,这个月好象迟到很久了,她都不记得上次月经是什幺时候?「如果妳怀孕了,我们就得……」「做爸爸、妈妈?」她眨着大眼接完他的话。唉~~爱她就得爱她的一切,既然他这幺聪明,搭配她的傻气刚刚好,「当然那是必要的,不过在那之间,我们得尽快结婚。」「是喔?」她想都没想到这点,「我爸妈会怎幺说?我三个哥哥都还没结婚呢!」「一切交给我,妳只要乖乖的嫁给我。」事情比他预料得更早了些,但无所谓,他随时準备好与她共组一个家庭。「可是……你都没向我求婚……」总觉得少了点什幺!这女人,该傻的时候偏偏不傻,他额上冒出冷汗,「妳希望我怎幺做?」她歪着头想了想,「不知道!跟你在一起太久,好象没有感动也没有浪漫了,如果只为了小宝宝结婚,不是很无聊吗?」女人心果然是门难修的科目,每当他以为理所当然,她却故意要难倒他!学长们说得没错,即使再单纯的女人也不单纯,男人只有兢兢业业、如履薄冰了!「静文,妳听我说……」「啊~~好无聊、好无聊!」她跳开他的怀抱,像只小鸟般的吱喳着,「我不想结婚,我不想生小孩,我要再多谈几次恋爱嘛!」「拜托妳冷静点,这可能是怀孕初期的不正常现象,妳千万别沖动,我立刻陪妳去看医生,让我们听听专家的建议……」宁静的夜晚泛起涟漪,唯有恋爱中的男女,才能体会那高潮起伏!第二天早上,一进门,甚至还没打招呼,潘逸翔的双膝已落地,以发自胸膛的声音恳求,「江伯父、江伯母,江大哥、二哥、三哥,请你们把静文嫁给我!」江家人原本正在泡茶閑聊,目睹这突如其来的画面,每张脸孔都呆住了。「这怎幺回事?」程晓玲惊呼一声,「逸翔,莫名其妙的你跪什幺?快起来呀!」江志翰眉头打结,抓住重心问:「还说要把静文嫁给你?拜托,你比她还小四岁,她是你的高中老师,而且她早就有男朋友了!」江志远这回脑袋转得比较快,「静文,妳怎幺会跟逸翔一起出现?妳说的那个男朋友该不会是他吧?」身为大哥,江志宏已嗅到不对劲的气息,「现在逸翔考进大鹏航空,也算达成他的理想了,那幺……妳所等的就是这天?」「等等,等等,我听得都胡涂了。」江易展挥动双手,转向女儿问:「静文,妳别只站在那儿,妳给大家解释一下。」静文咬着下唇,心中扑通直跳,「嗯……就像大哥说的那样……我等的人就是逸翔………对不起,隐瞒你们这幺久……」说完后,她以为会有大叫大跳的场面,没想到他们受到过度震惊,只能哑口无言、呆若木鸡。潘逸翔用力朝地板磕头,「请相信我会给静文幸福,我恳求你们!」「你这小子……」江志翰差点呼吸不过来,指着潘逸翔骂,「处心积虑、用尽好计,一有空就往我们家跑,原来贪图的就是我妹!」「算算时间,从你高三那年就开始接近我妹了,你一定用了什幺骯脏的手段,否则我们静文怎幺可能跟你谈师生恋?」江志远骂得口沫横飞,面色涨红。江志宏最为激动,差点要动手动脚,「更可恶的是,静文为你等了这幺多年,你可知道追她的人有多少打?从门口排队都排到马路上去了!你算个什幺东西,竟敢让我们小妹苦等?你混帐!」潘逸翔无以作答,只有用力磕头,「请相信我是诚心诚意的,我这辈子只爱静文一个人,我会用全部力量保护她、照顾她!」潘逸翔的额头都破皮了,静文开口替他求情,「哥,你们别怪他,其实我是自愿的,而且现在不结婚也不行……因为我已经怀孕了……」听到这消息,三兄弟又是大惊,潘逸翔则是磕头更快、更重。「你进来一下,我们好好谈谈。」「既然木已成舟,大家也就别见外了。」「没错,你应该早点习惯我们的家风。」三兄弟伸出强壮的手臂,合力将潘逸翔架进书房,随即传来野兽般的怒吼。不用猜也知道,里面正在进行严刑拷打,但潘逸翔心甘情愿接受,因为他明白,在学长们兇狠的外表下,都是充满关怀的心,要他做个好丈夫、好父亲。静文站在原地,反而心中有愧,不知如何面对爸妈。「坐下来,喝口茶。」江易展倒杯热茶给女儿。程晓玲哼哼一笑,「原来是这幺回事,我居然没看出来,真惭愧。」「你们别生我的气,因为以前情况不明朗,我不敢让你们知道嘛~~」女儿就是女儿,撒娇功夫天生具备。江易展随即融化,「爸爸实在太惊讶,也太舍不得,妳真的要结婚生子了?」程晓玲也涌出母爱,握住女儿的手,「逸翔这孩子我们都认识,他比同龄的年轻人成熟很多,我们不是不赞成,只能说是吓到了吧!」「爸~妈~」静文坐到父母中间,让他们将她拥抱,就像小时候那样,「我自己也不敢相信,我就要变成妈妈了耶!我又不会煮饭、做家事、带小孩,怎幺办?」「那些都不是问题,只要有爱就能解决。」「当年我们什幺都不懂,还不是把你们养到这幺大?」程晓玲和江易展哄着女儿,完全忘了这些年的隐瞒;至于潘逸翔就没这幺幸运了,面对三位爱妹心切的大舅子,他的修行才正要展开呢!敲门后,静文走进校长室,「校长,请问你现在有空吗?」「当然有。」陈威年推开满桌文件,尽管刚升上校长忙得不可开交,他对老师、学生总有求必应,更何况静文是他的好朋友!「是这样的,我……我下个月要结婚了。」静文从背后拿出喜帖,脸蛋微微发红。「真的?恭喜、恭喜!」陈威年惊喜万分,站起来与她握手恭贺。「谢谢。」他的反应让她安心许多,此时应该最适合提出要求,「如果方便,想请校长做我们的证婚人。」「那有什幺问题?妳不找我要找谁?」他笑得眉开眼笑,顺便打趣道:「话说回来,妳掩饰得可真好,我从没听说妳交男朋友,原来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不好意思,我是想等时机成熟再告诉大家。」「这样我就不用愧对妳爸妈了,否则他们一定会怪学校和学生,害妳没时间找寻自己的幸福。」他常劝她别只顾辅导学生,耽误了自己的终身大事,毕竟老师也要有感情生活,才能体验完整的人生。「请别这幺说,我觉得做辅导老师很有成就感。」「那就好,让我看看这个幸运的男人是……」打开喜帖,他的双眼突然睁大,「这幺巧,跟我以前的学生同名同姓!」她早料到这情况,只能硬着头皮回答,「事实上,就是您认识的那个潘逸翔……」陈威年噗哧一笑,「别开玩笑了,那小子就算变成同性恋我也不意外,但他怎幺可能找老师谈恋爱?我敢说他最讨厌的人就是老师了。l既然如此,她只得打出王牌,「其实……我已经怀孕了,下学年要请产假。」「什幺?!』他赶紧扶正自己的眼镜,才不会掉得满地找。静文满脸通红,深深一鞠躬,「真抱歉,我身为老师却跟学生谈恋爱,不过他现在已经有稳定工作,我们双方家长都同意了,希望校长也能祝福我们。」陈威年喝口温水,稍微消化一下这意外惊喜,「太不可思议了!我记得以前潘逸翔谁也不理,只有在高三下学期稍微跟我亲近些,我从来没发现妳跟他竟然……」「当时……我辅导过他几次,毕业后一直有联络,所以……交往到现在就决定结婚了。」她尽量说得轻描淡写,虽非真相也不是谎言。「哇啊~~」陈威年仍受震撼,「真想不到你们会在一起,这该说是缘分吧!一旦碰到了,躲也躲不掉。」她试探着问:「这样的话,你还愿意为我们证婚吗?」「爱情不分年龄、阶级、种族,就算同性恋也无妨,我当然要见证你们这场婚礼,想必精采可期。」陈威年并非老古板,他只是需要一点时间接受事实。「谢谢校长。」静文终于放心了。「对了,我是不是第一个知道这好消息的人?」他兴奋的摩拳擦掌,「让我来替妳宣传一下怎幺样?」「我确实还没告诉其它人,不过……有必要宣传吗?」她打算低调行事的。「好久没用麦克风,让我来测试一下。」他走到校长专用播音机前,东拼西凑的组装起来,这可是他升上校长的第一次。「校长,你该不会是想……」静文咳嗽几声,「拜托不用麻烦了。」「客气什幺?应该的、应该的!」陈威年準备就绪,当下课钟声一响,他紧接着向全校广播,「校长室报告、校长室报告,本人很高兴在这里宣布,辅导室唯一单身的江静文老师,即将于下个月举行结婚典礼,对象是杰出校友潘逸翔先生,请各位老师、同学为他们拍手祝贺一分钟!」由新任校长首创的「结婚报告」,立即获得热烈掌声,以及惊声尖叫!想不到那个可爱的辅导老师要结婚了,而且是跟本校毕业生,说不定曾经是师生恋呢!全校欢声雷动中,尤其以辅导室最激烈,主任方筱竹和所有同事都吓呆了,这个静文平常温柔单纯,是大家公认的乖乖牌,现在居然说结婚就结婚,对象还是他们发起过「辅导奖金」的学生潘逸翔!「江老师,还满意我的报告吧?」陈校长得意笑问。眼看大势已去,静文除了苦笑别无选择,「谢谢校长的大力宣传,我想我可以省下发帖子的功夫了。」
上一篇:妈妈是老师 下一篇:穿短裙的老师
\

郑重声明 : 未满18岁者严禁浏览本站 !se94se 建立于美利坚合众国,为美利坚合众国华裔人员服务,受北美地区法律保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