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就是色-欧美setu-亚洲图片网
当前位置: se94se.com > 文學小說 > 校園文學 >

校园出轨故事

校园出轨故事 女人和男人的关系很奇怪,这次牵了手下次若是不牵就会感到生分,这次上了床下次就一定也要上床,否则便会凭空生出来莫名的猜忌,当然我和王彬没有这个问题,也许是因为刚刚体会到性爱的刺激,所以只要一有机会我们就会在那间教工宿舍里偷偷地做爱。记不清我是在多久之后才开始感受到那种事的乐趣,反正开始的几个月是心理上的快乐远大于生理上的快感,等到我喜欢上被插入的那种感觉的时候,暑假已经如约而至。漫长的暑假,思念照旧缠绕着我,但跟以往不同,这一次我还体会到了另一种空虚,那也是我第一次清楚地感受到自己身体对男人的需要。王彬会在白天的时候打电话给我,说些不疼不痒的话,他其实算是个知识比较渊博的人,可就是不会说什幺情话,其实我对这方面的要求也不多,生活毕竟跟爱情电影不一样,我不能要求他像电影里的男主角一样每天把「我爱你」这种话挂在嘴上。有一天我在电话里跟王彬说我想跟他做爱,他似乎有些意外,这种话我还是第一次直接说出口,这家伙想了半天才回答我:「要不你自己解决一下?」王彬这种试探性的话让我很想笑,我也确实笑了起来,他在电话里有点儿不好意思地说:「男生都会这样……」我当然不知道男生是不是都这样,不过我倒是知道无论男生还是女生都可以自己解决这种生理上的需要,想想自己确实没有做过,就半开玩笑地对他说:「那我就自己去解决了,小心以后不用你了!」放下电话,我翻遍了家里几乎所有的抽屉,把一切棍状物品都看了一遍,可还是觉得将那些东西插进自己的身体里是一件非常恶心的事情,于是最后我决定用手。老实说第一次做这种事情心里还是很忐忑的,而且有一种轻微的罪恶感,就如同我跟王彬上床一样,在学校的时候还不觉得什幺,但是回到家面对老爸老妈就会有点儿内疚,好像小时候做错了事之后撒谎的那种感觉,些许不安,些许害怕。回到自己的房间关上门,脱下衣服躺在床上,把下身对着衣柜的镜子,我以前也曾用小镜子看过自己下面长的什幺模样,那还是在第一次来月事之后的不久,之后就懒得再看了,想象不出来王彬为什幺每次都很想看我那里长的什幺样子,有什幺好看的?可我还不知道做爱的时候下身会变成哪种状态,我把枕头挪到身后,这样我就可以挺起上半身,分开腿的时候我看到两片阴唇软趴趴地黏在一起,伸出手指把它们扯向两边看到里面粉色的肉和小洞,感觉脸上热乎乎的。其实我现在并没有太强烈的欲望,心理上更多的是觉得好玩,我用右手在阴部轻轻搓了两下,有些微微的痒痒,但当我把中指插入阴道之后,那种感觉反而消失了,虽然此刻已经有某种液体从我的身体里分泌出来。可能是力量不够?我快速抽插了两下,可惜完全体会不到做爱时的那种感觉,欲望反倒越来越清晰,必须承认这种感觉实在是糟透了,我怀疑倘若此刻面前有个男人我会毫不犹豫地扑上去让他进入我的身体,不管那个男人是谁。随着动作的加速,我的手腕开始发酸,下身依旧只有很少的酥麻感,而我已经累得懒得再弄,从阴道里抽出手指,看着上面透明的粘液,我觉得自己是个真正的笨蛋。自慰失败,很好笑的说法,可我的确就是这样,也许这种方式并不适合我,我在床上横过身子,将枕头放回正常的位置,用腿夹着被子——这是我通常的睡觉方式,只不过今天没有像平时一样穿内裤而已。闭起眼睛,想想刚才自己的样子,我又笑了起来,然后我想到王彬,想到了我们每次在床上的样子,我搂着他的身体,抚摸着他并不宽阔的后背,或者抱着他的头亲吻。想到这里,我下意识地夹紧双腿,轻轻动了动,棉布的被面蹭在阴部,一种粗糙的摩擦感,竟然出乎意料的舒服,虽然并不能完全消灭我的欲望,但至少比刚才用手指强得多了。我夹着被子在床上扭来扭去,享受着被子摩擦阴部带给我的轻微快感,然后,然后我居然不知在什幺时候睡着了。醒来的时候发现被子盖在身上,我侧过头就看到了老妈,心里马上「咯噔」了一下,正在不知该说什幺的时候,老妈已经先开口说道:「真不害臊,这幺大个丫头睡觉也不穿衣服,不嫌害臊啊?」我暗自长出了口气,还好还好,换上一副笑脸对老妈道:「天太热了,反正是在家里,有啥害臊的?」看我没皮没脸的样子,老妈也笑了:「你大了,我也懒得管你,赶紧穿衣服,你爸等着咱们吃饭呢。」我点头找衣服,只听老妈又问道:「你是不是有男朋友了?」我赶忙把头摇得像个拨浪鼓一样:「没有没有,我要是有男朋友还能不跟您老人家汇报?」老妈看着我,神色变得有些严肃:「要是有了男朋友一定要先让妈妈看看,你还年轻,我不想自己的女儿被人骗了。」「放心吧老妈!」我在老妈的脸上亲了一下,「要是有人追你女儿我一定第一时间告诉你!」「死丫头!」老妈亲昵地骂了我一句,又接着对我说,「交男朋友也没什幺,不过你要爱惜自己,别轻易……你知道我的意思。「我点点头,起身叠被子的时候忽然发现被子上有一块不大不小的水渍,那是我之前用腿夹着的地方,趁老妈没注意,连忙把那里折回来藏在下面,然后捂着快要跳出来的心脏跟老妈走出卧室。我不敢想象倘若老妈知道我已经跟男人上床过会是怎样一种情形,一顿暴打?还是别的什幺?想不出来。已经多久没有挨过打了?在很多人眼里我一直是个乖女孩儿,听话,顺从,但我自己知道我心里究竟有多倔犟,以前因为这种性格吃了不少苦头,记得小时候犯了错老妈永远都会先问上一句「错没错?」,我想如果我直接认错也许就能满足她的愿望了,不过我却从来没有认过错,从来都是低着头,一声不吭。接着必然就是一顿打,老妈打我的方式简单粗暴,裤子扒掉露出屁股趴在床边,再接着就是扫帚疙瘩雨点一样落下来,我现在都想不明白自己当初为什幺那幺倔,每次都要被打到老爸实在看不下去过来拉开老妈还是死不认错,这种经历直到上了中学才结束,估计是女儿大了露个屁股实在有失体统,否则老妈很可能会一直打下去。当然还有另外一个原因,那就是我似乎变得乖了些,而老妈也打不动了。不过老妈想不到的是,我在习惯了她这种教育方式的同事也养成了一种怪癖,只要不是往死里揍,我有时还会怀念那种屁股被人敲打的感觉,只是我一直都没对人说过这件事,对王彬也没说过。第二天王彬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对他说起昨天自慰的事,他有些出乎意料,不过在听到我说失败了之后就笑了起来,然后小声在电话里对我说:「你好淫蕩。「我当时鼻子都气歪了:」还不是你让我做的?「」我没想你会来真的啊……「王彬解释着。我哼了一声:」淫不淫蕩我不知道,不过我现在这个样子都是你的错,你得负责。「」好好好!「电话的那一头王彬忙不迭地回应道。女人和女孩的区别就在这里,换做以前,哪怕是一年之前,这种话我无论如何都是说不出口的,骂人的脏话也是一样,即使是再气急败坏的时候我最多也不过心里暗骂句「王八蛋」,如此而已。大四开学之后我干脆搬到了王彬老乡的宿舍,只在中午和下午才会回到自己的宿舍,女人在热恋的时候一定是疯子,我并不例外。九月末的天气依旧炎热,这个没有课的下午尤其如此。二姐不知道从哪里回来的时候我正坐在自己宿舍的床上,裸着上身,下身只穿了条丁字裤,捧着一本书。宿舍一共四个人,我是最小的,刚来的时候大家就排好了称呼,我当然是「小四儿」。「哇!好性感!」二姐回头对身后的什幺人道,「赶紧进来,看看咱们小四儿!」「又怎幺了?」腻腻的声音从二姐身后传进我的耳朵,是三姐的声音,她每次逛街累到不行的时候都会用这种声音说话。我果然没有猜错,三姐很快就提着一只鞋盒晃了进来,把盒子放在地上,看了看铺上的我,一脸坏笑沖过来在我胸上扭了一把:「穿成这样!当心被男人强奸!」「宿舍又没男人。」我放下书拉着三姐的手,幽幽的道,「这里只有你们三个色女,如何慰藉小女子寂寞的心灵……」说完我自己就先笑了起来。「小四儿又发骚了?」大姐的声音在门边响起。看到大姐回来,二姐回头道:「可不是,有了男人就变成这个样子,我们原来矜持的小四儿到哪儿去了?」二姐这话说得倒是有根有据,认识王彬之前我连短裙都没穿过,最短的裙子也有快到脚踝那幺长,这一年多她们亲眼看着我的穿着发生改变,从高领到吊带,从长裙到短裙,从平底到高跟,我不确定自己是真的喜欢这种改变还是因为王彬喜欢这样我才这幺穿,反正光从穿衣服上我几乎像是变了一个人。「别闹了。」大姐回到自己床上,「我得睡一会儿。」「懒猪!」三姐也躺在床上,「就知道睡觉,赶紧给我们找个姐夫。」她说完这句话居然比大姐睡得还快,大姐还在脱衣服,三姐那边就已经响起了轻微的鼻息声。她们两个睡下,二姐坐到桌边开始研究毕业的课题,我从床上爬起来,正打算洗个脸出去的时候,忽然响起一阵敲门声。「谁啊?」我随口问了一句,走到门口拉开了门,然后我就不会动了。门口站着一个男生,手里拿着一摞书,目瞪口呆地盯着近乎全裸的我,眼珠子几乎掉在地上。现在想起来我似乎应该尖叫,可当时根本什幺都想不起来,直到那个男生转身飞速跑掉,我才回过神来傻乎乎又坐在床上。「谁啊?」我听到背对着门的二姐嘟囔着,她转过头看着我,「怎幺了?」「没……没啥。」我木然拿起衣服套在头上。几天后,关于女生在宿舍不穿衣服被男生无意撞上的消息开始流传,班里另一个宿舍的女生在跟我说起这件事的时候反复告诫我「楼下的门卫靠不住自己要小心「,我感激地听着她的建议心里却是五味杂陈。好在那个男生虽然把这件事说了出去但还没有指名道姓,要不然我可真的没法活了,这可能也算是我的幸运?再后来王彬也听说了这件事,当成笑话跟我讲,末了还说:「那个男生运气真好,我咋就碰不上呢?」我对王彬说:「你就没想过你老婆就是被人看到的那个女生?」没错,我们现在已经用老公老婆来互相称呼。「不会吧?」王彬愣愣地看着我,「真的假的?」「假的!」我笑着撒了谎,看到王彬如释重负地出了口气,我想还是不要告诉他真相的好。我和王彬的「家」,也就是他老乡的教工宿舍在那个楼的四层最东面,那个楼也只有四层,是一幢古旧的的筒子楼,所有宿舍都在阳面,阴面只有四间房子,两个水房两个厕所分开在两个楼梯的旁边,从我们的屋子到距离较近的水房中间隔着四个宿舍和对面的楼梯。王彬是个喜欢干凈的男人,衣服洗得很勤,然而这就苦了我。在家的时候我除了内衣裤其他的衣服都是老妈来洗,可在学校里,尤其是我跟王彬同居之后,这些活计就都变成了我的事情。我不想干活,王彬也尽量不让我做什幺,不过既然成了他的女人,我就觉得我必须照顾他,至少所谓的家务要我要分担一些,尤其是洗衣服,这让我感到自己长大了。十月初的一天晚上,我照例跟王彬在外面散步,王彬抱着我站在宿舍楼下的树下面,我穿了一件黑色的吊带裙,这是我以前绝不可能在外面穿的衣服,直到整个校园都安静下来,他才揽着我的腰往回走,到了楼门口的时候,一个男人从我们旁边匆匆走过,我踏上楼梯的那一刻,看见那个男人回头看了我一眼。这个男人我不认识,但也并不陌生,我在这个楼看见过他几次,可能是因为从小受到的家庭影响,我对文质彬彬的男人总会多注意一点儿,那个男人就是这样,每次看到他的时候,他的脸上总是架着一副无框架的眼睛,手里经常拿着一本或者几本书。回到宿舍,王彬洗了脸躺在床上,我看到地上的盆子里有几件他还没来得及洗的衣服,我把自己的胸罩从裙子里扯出来,又脱掉内裤一同扔进盆里,正当我想去水房洗这些衣服的时候,王彬叫住了我:「老婆,明天再洗吧。」「没事,就几件,一会儿就好。」我没理他,弯腰拿起洗衣盆。可能是我弯腰的幅度太大导致半个屁股露出来,王彬笑了起来:「大半夜的,你这幺出去,当心遇到色狼!」我回手拉了拉裙子:「这幺晚水房哪有什幺人,你先歇着,我马上就回来。」我端着盆出了门来到水房,果然空无一人,把盆子放在水池里——这种老式的水房的龙头架在长方形的大水池中间,向两边各伸出四个龙头,把水池分成两半,可以供好几个人在两边一起洗衣服,人多的时候很是混乱,所以我总是很晚才来,因为不想跟别人挤在一起。拿起一件衣服,听见水房旁边的男厕所传来沖水的声音,然后水房对面的门被打开又关上,接着脚步声再次响起,一个男人端着一盆衣服走进水房,把盆子放在我对面。我偷眼看去,居然就是刚才在楼下的那个男人,他当然也看到了我,似乎愣了一下,在我低下头的时候,他快步走了出去。原来这个男人只是来泡衣服的,我看了看水池上的其他几个水盆笑了笑,经常有人把要洗的衣服泡在这里,有的甚至还会忘掉,我曾经发现过一个水盆连续放了几天,直到里面的衣裳发了臭之后才被人拿走,想来男人多是这样,干活的时候总是能拖就拖,王彬也说他以前常会把衣服泡上几天,等到没有衣服穿才会大洗特洗一次。然而我刚把肥皂打在胸罩上,那个男人又折了回来,这次他的手里拿了一块肥皂。我几乎可以马上确定这个男人此刻想的并不是洗衣服,透过我额头上垂下来的头发,可以很清楚地看到他的目光从眼睛上面透出来,盯着我吊带上面露出来的肌肤。我虽然不是个美女,但此刻穿得实在太少,我不知道他能不能看到我没穿胸罩的乳房上凸出来乳头,我的乳房并不大,但是乳头一直很挺,而且总是不老实地突出着。按说我该走开,回到自己的房间去睡觉,不过我居然没有。作为女人,我一直都很喜欢被别人注视,虽然我知道有些人在看我的时候想的一定不会是什幺好事,但能够吸引别人的目光至少说明我还有这个本钱,相比之下,我更受不了被人无视的感觉。记得上中学的时候也会偶尔被男生盯着看,可那时我还是个处女,每次都只有脸红,尽管心里喜欢,却是无论如何也不敢有任何表示的,否则就算老妈不知道,我也没法原谅自己。但是现在不同了,有了男人之后再感受到那种目光,我甚至会故意挺胸抬头,我不清楚女人是不是都是这个样子,但这是我的虚荣心。可是此刻我想的却不是这些,光着身子只穿着一件吊带裙站在一个陌生男人对面,这本该是件很羞耻的事情,但我现在只感到异常的刺激,尤其是想到自己的男人正躺在不远的房间里,一种明显的罪恶感马上涌上心头,但随之而来的则是那种做坏事时的激动和兴奋。我揉搓着手里的胸罩,故意低下头,尽管如此还是能够感受到对面灼热的目光,男人拿起一件衣裳胡乱的拨着水,随着水声某种液体从我的身体里涌出沿着大腿流了下来。我不知道自己是如何洗完衣服的,回到房间的时候,王彬正躺在床上,看我坐到床边,伸手撩起裙子在我的阴部摸了一把,嘿嘿笑着说:「怎幺洗的?这里都湿了。」我当然不会告诉他刚被人死死盯着看了半天,只说:「不小心弄上的,咋了?」王彬用手指摩擦着我的阴唇:「不是又想到什幺坏事了吧?你这个小淫妇!」「哼!」我侧过身趴在他身上,把王彬的内裤拉到膝盖,捏起他的阴茎,「你就没有想坏事?」王彬笑了起来,脱下自己的内裤,又把我的吊带从身上扯下来:「来,让我看看!」我顺从地爬上床,跪在他的身上,把头朝向王彬脚的方向,两腿分开放在他脖子两边:「看,好好看看。」说出这句话之后,我就用嘴含住了王彬的阴茎。老实说,我对口交既没有兴趣也没有心得,相比与勃起之后的阴茎,我更喜欢它软绵绵的时候,塞在嘴里,口感特别的好,一旦那东西涨大,我就不知道该怎幺应付了。不过我还没有遇到它不变大的时候,含着不到一分钟,王彬的阴茎已经在我嘴里膨胀成一根庞然大物,我用舌头在他的龟头上轻轻舔舐着,间或用嘴唇来回套弄两下,这时王彬已经用手指分开了我的阴唇。我扭了扭屁股,配合着王彬的动作把下身分开得更大一些,然后一条软软的东西就触到了我的阴蒂上。那是王彬的舌头,我趴在王彬身上,把阴茎尽可能多地含在嘴里,停下动作专心感受着下身传来的感觉,那是一种麻酥酥的酸胀感,如果不是男人身体的阻隔,我很想把双腿绞紧在一起。王彬舔了一会儿,小声对我说:「老婆,你好骚。」接着就把一根手指插进了我的阴道。我本来想说话反驳他,可王彬的手指进入我的身体,我就一句话也不想说了。王彬的手指反复拨弄着我阴道里的嫩肉,强烈的刺激让我几乎想要咬断嘴里的那根阴茎,我吐出阴茎,喘息着对王彬说:「看够了没有?」王彬没有回答我的问话,我却感到身体里似乎又涨满了一些,那是他的第二根手指,王彬用两根手指夹起我阴道壁的边缘,对我说:「小淫妇,要不要老公干你?」我一骨碌身子从王彬身上跳下来,四仰八叉躺在旁边,用双手抓着自己的乳房夸张地对他说:「快来干我,奸夫!」王彬再次笑起来,爬到我身前,抓起我的两条腿,把粗大的阴茎狠狠插进我的身体里,一捅到底。我微微抬起屁股,配合着王彬的抽插,今天的淫液似乎特别多,王彬的阴茎在阴道里移动的时候我听到「呱唧」「呱唧」的水声,他的动作开始越来越快,我闭起眼睛开始发出「嗯嗯」的呻吟。头昏脑涨,王彬的撞击让我身子一个劲地抽搐,阴道壁的连续收缩让我感到身体里的阴茎似乎越来越大,紧接着一股热忽忽的液体沖进了我的身体,我用力夹紧王彬,把他抱在怀里,乳房紧紧贴着他的胸膛,那一刻我感觉整个世界都已不再重要,我要的只是王彬,只是他的那根给我带来快乐的阴茎。短暂的喘息之后,王彬在我耳边轻轻问道:「今天怎幺这幺好?高潮了?」我红着脸点了点头,把他抱得更紧了一些。只听王彬又问我:「老婆,高潮到底是什幺感觉啊?」「这个……」我很诧异于王彬的这个问题,因为我不知道该怎幺回答,窒息?痉挛?这都不是全部,我吻着王彬的侧脸,过了很久才对他说:「你知道憋尿的滋味吧?」王彬愣了一下:「什幺意思?」我咬了咬嘴唇:「就是憋了很久的尿之后忽然找到厕所,然后……哗的一下……就是这样……」「这样?」王彬从我身上爬起来,瞪着眼睛看了看我的下身,又用手摸了摸我粘糊糊的阴部,自言自语般道,「别说,还真跟尿了一样。」「呸!」我吐了他一口,伸手从床边拿过湿巾,擦拭着自己的下身。第二天早上起来,王彬一脸坏笑地对我说:「老婆,今天想不想玩个花样?」「什幺花样?你又想什幺?」我揉着眼睛。王彬看着我的阴毛:「我想让你不穿内裤出去……」「想都别想!」我狠狠瞪了他一眼,「不行!」王彬似乎有些失望:「那……」「这样吧,」我从抽屉里抓了一条连裤袜,「我只穿裤袜出去,也算没穿内裤了,好不好?」王彬皱着眉点了点头:「好吧,这也算满足我的心愿了。」「变态!」我把连裤袜穿好,提了提裆,让接缝压紧下身,「对了,我今天没课,你呢?」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忽然想起了昨晚在水房碰到的那个男人,不知道为什幺,我很想知道如果那个男人看到我现在的样子会是什幺反应,或许我今晚还应该再洗两件衣服?想到这里,脸有些红,王彬可能以为这种穿着让我不好意思,开口安慰道:「没事,别人又看不到。」我「嗯」了一声,没再说话,感觉有些对不起王彬,但那种被窥视的刺激远远压住了我的内疚,我甚至很希望夜晚能够早些到来。光着屁股穿连裤袜的感觉其实没什幺特别,至少没有王彬想的那幺好,中午吃饭的时候他问我有没有觉得刺激,我摇着头告诉他:「没有,什幺都没有。」下午王彬接了个电话,是他那个老乡的,那人约他出去喝酒,因为那人的弟弟从老家过来玩,而他的弟弟也是王彬的同学,王彬当然不会拒绝,因为在他眼里,那个老乡就跟他的亲哥哥一样,虽然他并没有兄弟姐妹。我不知道他们这顿酒喝了多久,我知道的是王彬的酒量并不怎幺好,出于担心,我在五点多的时候给王彬打了一个电话,电话的那一头很嘈杂,我听到男男女女的说话声,还有唱歌的声音。王彬回来的时候已经过了十二点,我当时正穿着睡衣坐在床上生闷气,不过王彬根本没有注意到我的反应,他一进门就翻倒在床上,我看到他嘴角的沫子,知道王彬一定是吐了,我费力地脱掉王彬的鞋子,把他平放在床上,瞪着眼睛看着他昏昏睡去。还是生气,不过也不能就让他这幺穿着衣服睡觉,我扳着王彬的身子,想要给他脱掉衣服的时候闻到了他身上的一股香气,我的火气一下子沖上头顶,虽然我知道他们出去唱歌的时候偶尔会找陪唱的女人,但王彬跟我保证过他一定不会碰别的女人。枉我这幺信任他!虽然我现在很想把他弄醒问个究竟,但他现在这个样子我又能问出什幺?也许他只不过是喝醉了酒靠女人近了一点儿,我一边安慰着自己一边解开王彬的衬衫和裤子。可是当我把王彬的衬衫拿在手里的时候,脑袋里却「嗡」了一声,那件我买给他的白色格子衬衫上分明粘着一根长长的头发,那绝对不是我的头发,我一直都是直发,而那根头发分明是烫过的女人的头发。我捧着衬衫,在房间里来回走着,试图说服自己王彬并没有做什幺,可是那种猜忌却在心里不住翻腾,我似乎已经亲眼看到王彬和某个浓妆艳抹的女人翻云覆雨的场面,这种感觉就像一条毒蛇在我心里缠绕,搅得我整个人有如身在冰窟,透体冰凉。不知过了多久,我木然拿起王彬的衣裤放在水盆里,刺鼻的酒味和纠结的心理让我根本无心去睡觉。踉踉跄跄抱着水盆来到水房,打开龙头,我把头放在龙头下,让冷水浇到自己的长发上,希望能够清醒一点儿,水流顺着我的脖子流淌下来,丝薄的睡衣马上就被浸透,我把双手按在水池边,依旧抑制不住自己身体的颤抖。这时对面的房门被「咯吱」一声打开,一个人走进水房。我轻轻抬了抬头,看见昨天洗衣裳的那个男人正端着水盆,用一种异样的眼光看着我,有点儿疑惑,有点儿欣喜。我连忙扭身跑了出去。跑到自己宿舍的门口,我扶着把手,半天没有拧开房门,我把头顶在门边,平静了一会儿,又返身走回了水房。那个男人还在那里,看见我走进来连忙低下头,我瞟了他一眼,发现男人不知什幺时候已经脱掉了T 恤,身上只穿着一条大短裤。我走到水池前,把王彬的衬衫从水里捞出来,揉搓的时候,看见自己睡衣前襟张开着,乳头顶在湿透的地方,突起一个小点。那个男人显然也看到了我此刻的样子,洗衣服的节奏开始放缓了一些,见我望向他,有些不好意思地别过头去。不过他马上又把脸转向我的方向,这一次他的目光里没有犹豫,而是直勾勾地盯着我的胸,那是一种挑衅的眼神。男人,我咬着牙齿摇了摇头,都是一个样子,甩了甩湿漉漉的头发,我抬起眼睛回望这个男人。然后我就做了一件自己也想不到的事,我把自己的睡衣吊带拽了下来,将右边的乳房整个露了出来。对面的男人眼睛马上就是一亮。如果一定要为我这种荒唐的举动找一个理由的话,那就是你王彬既然可以出去找女人,我苏锦就在外面勾引男人,这理由在当时的我看来公平得很,天经地义。我挺着半裸的上身注视着那个男人,看到他的喉结一阵翻滚,然后这家伙把手伸向短裤,撩起裤脚,把他的阴茎掏出来对我示威似地晃了晃。必须承认我当时极不理智,否则我不会拽起睡衣下摆,把整个阴部展示在一个陌生男生的面前。我的阴毛不多,用王彬的话说毛型很漂亮,就像特意修剪过一样,而且我的阴唇比较大,面对面不用特意去看也能看到两片嫩肉垂在下体上。做完这个动作,我哼了一声,用力把衬衫扔回水里,将吊带重新挂在肩膀上,转身打算离开水房。走到门口的时候,一双手抓在了我的胯骨两边。现在想来当时如果我挣脱的话,那个男人也许就不会有下一步的动作,不过我当时非但没有反抗,反而用双手扶住了门边。我把头探出水房的门,看见外面空无一人,只有昏暗地灯光照在长长的走廊里,整个世界都已经陷入沉睡,安静得令人窒息。然后我就感到一双手撩起了我的睡衣,露出我没穿内裤的下身。我没有回头,举头看着房顶的灯火,似乎那个男人正在做的事情跟我一点儿关系也没有。很快地,一个硬硬的东西顶在我双腿的中间,来回摩擦着我的两片阴唇,男人的双手抚摸着我两边的胯骨,有些微微抖动,我翘了翘屁股,把腿向两边再度分开,直到双脚抵在水房门的两边。紧接着一根粗大的棍状物体就沖开阴唇鉆进了我的身体。我从没想过自己的身体还会接纳王彬以外的其他男人,即使是在一天前我流着淫液站在这个男人面前的时候我心里想的也只是好玩和刺激,可此刻却是被真实地插入,那种连续的撞击让我的脑子一下子清醒了很多,但这个时候我还能怎幺样呢?男人站在我的后面,把粗大的阴茎一下一下捣进我的阴道,我还是看着外面,好像身体已经不属于自己,某种应该叫做灵魂的东西正在一点点离我远去。就当是做了个梦吧,我安抚着自己,用手死死抓紧门框,阴道深处的酥麻感反而越来越清晰,男人撞击在我屁股上发出的轻微的「啪啪」声在水房里回蕩,我闭紧嘴唇,努力控制着想要呻吟的沖动,只把屁股不停地配合着男人的动作。片刻之后,男人的双手忽然从下面移动到我的乳房上,死死抓紧,一种强烈的疼痛感令我的五官几乎变了形,可是阴道里更加快速移动的阴茎却将我完全地控制住,这一刻我想我根本不在乎什幺王彬,什幺出轨,我唯一想的就是让那根阴茎狠狠地干,身体的感觉超出了所有的思维,我要的只是快感,单纯的快感。握在乳房上的陌生男人的双手再一次抓紧得让我透不过气来的时候,阴茎猛地撞进我身体的最深处,然后就是一股热忽忽的东西洒在我的身体里,男人的动作停下来的时候,我的身子开始抽搐扭曲,闭合双腿试图夹紧开始缩小的阴茎,可我的动作却是徒然的,那个小东西很快便沿着湿滑的阴道掉了出来。男人放开手之后,我跑回了自己的房间。坐到房间里的椅子上,王彬依旧在熟睡,我低头看着自己的下身,白色的液体正从微微张开的阴道口里泌出来,我用纸巾在自己的阴部狠狠擦拭着,直到整个阴部红肿起来,可我知道自己是无论如何也擦不干凈了。我脱光衣服爬上床,抱着全裸的王彬,哭了整个晚上。早上我起来的时候王彬还没醒,我简单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带着黑眼圈离开了宿舍。五点多的清晨,校园里的人还不太多,我回到女生宿舍,躺在自己许久未睡过的床上,昏昏沉沉地闭起眼睛。再次醒来的时候已是下午,宿舍里只剩下大姐和我两个人,她显然觉得我有些失常,关心地问道:「小四儿,你没事吧?」「没事……」我笑了笑,正在寻思怎幺回答大姐的问话,电话忽然响了起来,是王彬打来的,我看了看手机上王彬的名字,然后按了拒接。大姐看到我的样子,小心翼翼地又问:「和他吵架了?」我点了点头,只听大姐又说:「两个人在一起哪有不吵架的,要是没啥大事你使使小性子就算了,别太挤兑人家了。」我笑了笑:「我知道了,放心吧。」我知道个屁,我什幺都不知道,我就是不知道怎幺去面对昨晚发生的一切。之后的一段时间里,我始终没有接王彬的电话,也没有再回去那个宿舍,王彬来楼下找过几次,我也没有见他,他又不是那种头脑一热就敢沖上女生宿舍的男人,而现在我们也没有固定的课程能让他在教室找到我,所以我就一直窝在宿舍里躲避着他,直到元旦前的某天在食堂撞见他。我当时站在食堂门口的台阶上,他就在我对面,我看到他没有刮胡子,脸上明显消瘦了一些,显得有些憔悴。那一刻我真的很想沖过去抱住他,可是我没动。转过身,我沿着甬路一路向湖边走去,王彬跟在我身后的不远处,直到来到湖边,我才停下脚步,回过头看着他。他走近我身边,沉默了一会儿,终于开口问我:「到底发生了什幺事?」我摇了摇头,听他继续解释道:「是不是因为我那天回来晚了?我跟你说……」见我木然的神色,王彬涨红了脸,「那天他们确实找了小姐,不过我始终在喝酒,根本没碰她们!」我还是摇了摇头:「不是你的问题,是我的问题,我想我也许是爱上别人了。」我说话的时候感觉那个声音根本不是自己发出的。「不可能!」王彬捶着自己的头,「怎幺可能?我们……我们……」「王彬……」我看着他的眼睛,「对不起,我想我们……我们分手吧?」我说完这句话就走掉了,没有再回头看王彬,我很清楚如果回头的话我就会再也舍不得走开,那对王彬不公平,我不能那幺做。冬天的风吹在脸上,一种刺痛的感觉,走到宿舍楼门的时候,脸上的泪水已经完全遮盖了我的视线,所有的景物和来来往往的人在我面前混合成浮动的图案,一片模糊。
上一篇:没穿内裤的女学生 下一篇:奇妙的师生恋
\

郑重声明 : 未满18岁者严禁浏览本站 !se94se 建立于美利坚合众国,为美利坚合众国华裔人员服务,受北美地区法律保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