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就是色-欧美setu-亚洲图片网
当前位置: se94se.com > 文學小說 > 長篇文學 >

变身传奇(03)(完) 作者:figoro1

字数:1019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变身传奇】(第三折:师道尊严)

  叶婷:被那个该死的刘猛相威胁,与他在洗手间和办公室茍且了一回后,后来在单位见到他他居然像个没事人一样,因为乳房上的齿痕,我一直避免与杨观亲热,我总是以上次他粗暴行事为由推脱,想等着齿印消失后再和他重归于好也不迟。他似乎觉得很委屈,好多天了闷闷不乐。这几天更是招呼也不和我打一声,就消失的无影无蹤。打电话到外语学院,也语焉不详。他的同事建议我问问外语学院的院长洪钢,毕竟老师几天不上课的话需要在他那里请假,而且他是杨观的硕士生导师,一向对他也很照顾。洪钢这个人我也见过,还曾经和老公一块儿到他家里拜访,印象中是一个挺和蔼可亲的一位老人。老公一直很感激他在毕业后让自己留校任教,这些年在工作上也都对他多加照顾。虽然自己老公不见了去找老师求助让人颇为难堪,但我还是硬着头皮打了电话,听洪院长的意思,似乎他知道我老公去了哪里,但是又好像有些难言之隐。我情急之下,一再央求他告诉我老公的下落以及原因,他考虑了很久,建议我有空去他家里一趟,有些话可能当面谈更好。

  洪钢(王强):杨观失蹤了?那是宝葫芦捣的鬼,他不失蹤,叶婷怎幺会来找我呢,而我又怎幺有机会玩另一个变身游戏,反正到时候一切都是洪钢这个老家伙干的,与我王强一点相干也没有,就像上次的事情是刘猛干的,上上次的事情是杨观干的一样。我就喜欢让这个臭娘们尝尝千人干、万人骑、人尽可夫的滋味,当然啰,此时的我是一个又矮又胖、肥头大耳的老家伙,变身成这样一个人来玩玩美丽的公关经理也是别有一番情趣呢。不是我花样多,而是干了叶婷两次之后,更加觉得这是一块美肉,食髓知味欲罢不能,何况我的身后其实是充满着恶趣味的宝葫芦,他不断的怂恿我的欲望,赐予我神奇的力量。

  她来了!今天这娘们穿一身白色的连衣裙,一副淑女的打扮,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瀑布般的飘洒下来,饱满的胸部高高耸起,裙角也掩不住那双雪白修长的大腿。她看见我后微微一笑,眼角斜飞,媚态横生的说:「洪老师,你好!」我自然忙不迭的将她让进屋子里来,她急匆匆的问我杨观的消息,说着说着眼圈就红了,一个劲的自责,说自己性格不好,和他闹了一点不愉快,看来她对丈夫倒是情深一往。

  「杨观这孩子吧,有心事,他好像觉得你外面有人了。」我在一番太极弯弯绕之后,开始了心理攻势。「洪……洪老师,我,我……」美女一下子涨红了脸,结巴起来。我一边将茶几旁的水杯向她推了推,示意她喝点水平静一下,一边继续说:「没关系,你人长得漂亮,又是做公关的,男人对你有些想法也是自然的。」
  「我真的没有啊,我一直对他……他居然……」叶婷越说越委屈,粉腮鼓鼓 的,小嘴生气的噘了起来。「他说他有心无力,觉得你那方面的要求比较频繁…
  …」

  我越说越露骨。「洪老师……他瞎说」她有些难为情,双手却不自觉的紧握着。

  「他说你喜欢清洁工,喜欢被那样的脏男人搞,在办公室,在厕所……」我使出了杀手锏。

  叶婷果然坐不住了,愤怒的看着我,站起身就要离开,「他还让我帮帮他,也帮帮你,让我好好的疼你……」我根本不怕她离开,接着放肆的调戏她。而叶婷此刻已经软绵绵的没有力气,连站起来走路的力气都没有,从椅子上面滑了下来,因为我在她喝的水里下了一点药,那种药不说你们也知道的,可以让人软绵绵,还可以让女人发春,真是个好东西。前几天我在KTV 用过,那里一个陪酒女就是喝了这个药之后,免费对我投怀送抱,还把我带回她家里面一夜风流。
  当然分量也不是太多,太多了就不好玩了,我就是要让她半推半就,欲拒还迎。让她在情欲的边缘游走。当我把她从地上抱起来时,能闻到一种清新的香水味混杂着女人体香,比陪酒女身上散发的刺鼻香味要好闻一百倍。她脸色苍白,带着怨恨和后悔的表情看着我,还傻傻的说:「洪老师,你不要这样!」我不想理她,把她抱进卧室里面,里面有个很大很大的衣橱,左右两边各有一个衣柜,我早有準备,打开了靠左边的衣柜。温柔的告诉她:「你现在也没力气,站不起来,不如把你的手吊起来吧。」于是将她的双手捆起来,吊在衣橱最上方的横架子上面。

  叶婷:我真傻,怎幺会想到来找这个老家伙问阿观的消息,他不仅支支吾吾的不说,疯言疯语的戏弄我,还下迷药来害我,我全身上下没有一点力气,被这个老东西抱进屋里,卧室里面摆着各种各样的奇怪东西,一看就不是正经人该有的,他把我吊在左边的衣橱架子上,绳索打了个死结,紧紧的勒住了我的手腕。
  架子很高,似乎是刻意调整的高度,恰好使我能站直。柜门打开着,他用色瞇瞇的眼光打量着我:「真漂亮,阿观真有福气。」「你放开我!」我想大声喊,可是还是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子。

  「不是说好了幺,你欲求不满,我是来满足你的呀!」他捏着我的脸蛋,继续乱说一通。「我老公知道了,饶不了你的!」他撇了撇嘴,不屑一顾的继续轻薄我,双手解开了我上衣的扣子,探进了衣服里面:「你放手,放手啊!」我拼命的摇着头,痛苦的说。

  他隔着胸罩捏我的乳房,他的手劲真大,我的两只乳房被他捏的生疼,他摸索着我的背部,解开了胸罩的扣子,将我的胸罩拿了出来,挂在了衣架上。「奶子好像长大了哦,是不是别的男人给你吸的呀,不让你老公吸,给别人吸,真是风骚啊。」

  没想到这个老东西表面上道貌岸然,内里却是一肚子坏水。

  洪钢(王强):这娘们的身材真的没得说,尤其是她的两只奶子,饱满浑圆,弹性十足。不像那个陪酒女,奶头紫中带黑,还有些下垂,她的奶头粉红色,捏起来手感很好,每次我的手捏着她的大奶子,我就兴奋的要勃起。今天她穿的天蓝色胸罩被我一下子就解开了。

  床头柜上有一把剪刀,我看见后心中有了个好主意。我拿起剪刀,在她面前晃了晃,叶婷脸色发白,结结巴巴的问:「你……你要干嘛?」我拿着银色的剪刀,贴着女人吹弹可破的脸蛋,轻声在她耳边说:「张小泉牌的,很锋利哦,我是剪你的裙子,还是剪你的奶子?」

  她抿着小嘴,不肯回答我,但两只腿明显有些哆嗦,我暗自窃笑,又大喝一声:「回答我!」她十分委屈的回答道:「你剪我的裙子吧!」「我听不见,大点声」我拿着剪刀又向着上衣里面作势戳过去。「剪我的裙子!」她抬高了声音。
  「这可是你求着我让我剪你的裙子的哦!」我手起刀落,咯吱两下,将美少妇胸前的两块布剪了个大洞,两只小白兔晃悠悠的探出大半个身子来,红色的蓓蕾娇艳欲滴。「啊!」她被吓得大叫了一声,随即大约感到了难为情,干脆闭上了双眼。

  叶婷:这个老家伙真变态,硬是用剪刀把我的上衣剪开了两个洞,将我的乳房从那里暴露出来,他那矮胖的身材,头微微一低切好能将嘴巴碰到我的乳房,他抱着我的乳房就开始咂摸起来。天啊,为什幺他们这些男人都对女人的乳头这幺感兴趣?他不停的吸吮着我的乳房,不时用舌尖拨弄着我的乳头,嘴巴里面吸着一只,手里再抚弄另外一只。

  我的乳房很快被他吸得又麻又涨,从衣服的破洞鼓胀出来,他的嘴巴总算离开了我的乳头,两只粗糙的手掌又握住了我的乳房,不停的用力的揉捏着,他那咬牙切齿的情形,仿佛我们有什幺深仇大恨似的。我哀求着他:「好疼,轻点…
  …「他却一点不肯放手,任意改变着我乳房的形状。」你的奶子就是要被我这幺捏,才会长大呀,长大我才会更喜欢你呀!「

  洪钢(王强):叶婷的乳房被我握住,用力的揉搓,越来越大,乳头也越来越红,越来越热。我知道药物的第一道效果全身乏力快要消散了,马上就将进入第二个阶段:发春出水了。不过这娘们此刻还没察觉,眼中泛着泪光,一副梨花带雨、楚楚动人的模样。我已经被勾得火起,叭的一下将美妇人的连衣裙给彻底撕开了,少妇的身上就剩下一条蓝色的三角内裤了,阴阜微微的隆起,勾勒出动人的形态,两条修长白皙的大腿挺的笔直,胸部此刻也骄傲的耸立着。

  于是我故技重施,轻声问:「我是剪你的贱屄,还是脱了你的内裤?」这次叶婷学乖了,不假思索的回答:「脱我的内裤!」我仍然不放手,继续命令:「你要求我!」「求你脱我的内裤!」我这才伸出手慢慢的脱了女人的内裤,那下面的黑色森林中阴毛浓密茂盛,这娘们一见自己全身赤裸,还是下意识的并拢住双腿,想掩饰两腿间的风光。

  我拿起锋利的剪刀朝她的大腿内侧一探,锋刃划过了毛发,发出沙沙的声响,美少妇吓坏了,连忙的叉开双腿,将她的两片外阴唇给暴露了出来。随着刀尖的探入,她唯恐被刺伤,大大的分开双腿,将丰润美丽的阴户尽情展开,我并不急着干她,而是用剪刀修理着她额阴毛,将她下面理成了一个板寸头,阴毛簌簌的落在地板上,「你不要动啊,你下面这幺乱,我得给修理一下啊」叶婷此刻完全不敢出声,也不敢挪动,毕竟刀尖贴着两片阴唇。

  「你看,这样美不美啊?」我观赏着我的作品。她慑于我的淫威,哆嗦着说:「美。」「那你应不应该谢谢我呀?」我问道。「谢谢!」她或许察觉到这是我的一点恶趣味,附和着我说道。

  估摸着女人发情的时机,我适时将两只手指塞进了阴道里面,经过我在陪酒女身上的实验,我已经毫不费力的探索到了美少妇的G 点,一边刺激着女人的阴蒂,一边寻找开发她体内的敏感点。我倒要看看吃了春药的她能不能强忍住这样的挑逗。

  这娘们开始还抿着嘴,咬着牙,不肯哼出声音。渐渐的她的脸上飞出两朵红云,呼吸也急促了起来,不停的娇喘着,下面也湿滑起来,我的手指渐渐的沾满了女人的淫液,而少妇扭动着腰肢,竭力的夹紧双腿,交叠着,收缩着阴道,两片美肉似乎想咬住我的手指,嘴里也忍不住开始低声呻吟起来。我趁机加速了动作,不停的抽插着手指,嘴巴含住了女人的乳头。女人声音渐渐的高亢起来「啊……哦……呜呜……」她的阴道内已经春潮泛滥,此刻我拿起了床头早已备好的皮鞭。

  叶婷:这个老东西不知道给我喝了什幺药,我的身体开始敏感的不行,先是他用手指在我的阴道内随便的捣鼓了几下,我的身体就开始发热,变得兴奋,十分想要,我竭力想忍住的时候,他突然加快了节奏,快感如潮水一样侵袭过来,一浪高过一浪,我在这浪里沉浮,渴求着潮水的重来。他却突然停止了动作,解开了我的双手,拿起了吓人的黑色皮鞭。

  「转过身去,趴在墻上!」他的声音仿佛散发着魔力,我毫无反抗的意志。
  「把屁股翘起来,翘高一点。」我毫无羞耻的抬高了屁股,内心里盼望着他的进入。男人的神奇手指又一次进入了我体内,我恍惚间觉得手指也是很好的慰藉,在男人的指奸中享受着,突然「啪」的一声,他拿起了皮鞭狠狠的鞭打在我的屁股上。我只能望向白色的墻壁,身体感受着从臀部传来的火辣辣的痛感,以及手指带给我的快感。我扭动着,摇摆着,发出「呜呜……疼……」的哀吟。悲哀的是,那疼痛没有减轻身体的快感,却奇异的加重了我的性感度。

  他左右开弓的鞭打着我的屁股,手指在我淋漓湿滑的阴道内进出,我的阴蒂,阴道,乳头,耳垂,嘴唇同步感受着那极顶的快感,这些快感通通都传递到了我的大脑,我的头脑一片空白,只有炸裂般的快感,我甚至发觉那鞭子就是用来惩罚我的淫蕩的,他每鞭打一次,我的负罪感就加重一分,快感也随之加重。
  洪钢(王强):没想到女人骚起来可以这样,此刻的叶婷光着身体,像一只大肥马一样抬高着她的屁股,左右的摇摆着她那又白又大的屁股,鞭子打在她的屁股上,留下一道道红色印记。

  与此同时我还要在她的心里留下印记:「骚货,你是不是很想被干啊?」
  「呜呜,不……」

  「啪!」我又抽了她一鞭子,继续问:「骚货,你下面这幺湿,是不是想我用大鸡巴狠狠地插你啊?」

  「唔,啊……嗯。」她含糊的应着。

  「你只要说是,我就会用我的大鸡巴好好的疼你。」

  「嗯……嗯……我不可以……不- 可- 以的」声音越来越低,越来越动摇。
  「想像一下,我的大鸡巴慢慢的掰开你的阴唇,把你的阴道塞得满满的感觉!」
  「嗯,我……唔……」丰臀继续摇摆,阴道持续的渗出液体浸湿了我的手指。
  「大声的说出来,一切愿望都能实现。」我继续引诱着她。

  「啊……老公,我对不起你!」她疯狂的呓语着,下身火热。

  「啪!」我又抽了一鞭子来帮助她做决定,「说出来,让你爽上天!」
  「啊……是!」她决定放弃抵抗。

  「说我要鸡巴,我要你的大鸡巴干我!」

  「我要鸡巴,我要你的大鸡巴干我!」第一句说出口之后一切都容易多了。
  我解开了裤子,将早已肿胀的阳具掏了出来,她迫不及待向后翘起屁股,因为身高的原因,我的鸡巴居然够不着,她察觉了这一点,俯下了身子,将身体放的更贴近地面,然后高高的翘起屁股,扒开了自己的两边阴唇,那里面早就湿漉漉的一片。

  我将龟头在女人的阴道口微微的磨蹭了几下,就是没有进去,只是轻轻的用马眼触碰着阴蒂,美少妇居然浑身一颤,两腿之间喷出了一道液体,射在地面上,我的龟头上也有,身上也有。喷出来的水又骚又热,显然是尿液夹杂着淫水。
  「啊……我要……进来啊……干死我吧」她居然无师自通的说着浪语。
  「妈的,你真欠干啊,喷的我身上都是,脏死了……」我故意嫌弃她。
  此时的叶婷早就挺不住了,四肢着地,从一头大肥马变成了一条大母狗,趴在地板上,两腿之间还在不停的渗出淫水,不住的滴在地板上,一个曾经高傲无比的娘们变成了人尽可夫的淫妇。

  我决定继续玩她,一屁股坐在床沿上,「你这骚货把我的地板也搞脏了。」
  叶婷显然被春药折磨的够呛,不论我怎幺侮辱她她都腆着脸趴在地板上,像条狗一样摇着尾巴,哦不是,摇着她的美臀,急急忙忙的向床沿这边爬了过来,动作的幅度太大,连带着两只又白又大的奶子左右摇晃,不时的碰撞,发出吧嗒吧嗒的声音。她嘴中则喃喃的呻吟着,像一个发情的母兽。

  「干我……唔……求求你……呜呜,下面好痒……受不了了……」爬到我跟前,我才听清她的话,我的沖天巨炮此刻正对着美丽公关经理的娇艳红唇,时刻準备着朝她的樱桃小嘴进发。我的脚指头则适时的伸入她的胯下,她来者不拒,十分配合的夹紧了我的大脚趾,淫水溅湿了我的脚趾甲,她不停的夹紧下身,配合着我脚趾的进入,虽然只是很浅很浅的进去,刚刚挤入阴道口,她依然很享受。
  她媚眼如丝的看着我,一副膜拜的神情,欢畅的呻吟着:「好舒服……哦,噢……」这时候的叶婷,我就是让她去舔我的屁眼,她都不会眨一下眼睛。
  叶婷:我居然忍不住的泄了身子,以前和老公做爱的时候,我需要很长很长的时间才能稍稍湿润,他调戏我说性冷淡,还鼓励我看一些老外做爱的片子,不知道是不是这些片子的缘故,我觉得我内心里面确实变得有些淫蕩起来,但是万万没想到就这样在老公的老师面前喷射的一地。

  这次喷射算是击溃了我的心理防线,我知道如果不能尽情的做爱,这个药的效果不会散去的,我此刻只想让他拼命干我,弄死我,我只能求着他,让他插我,我想哪怕是个乞丐、犯人,或者清洁工都可以,我都心甘情愿让他们弄,该死的,我想起了那天的刘猛,要是此时他在,他一定会用力干我,让我升天,让我成仙的,他的鸡巴虽然短,但是粗,放在里面好充实的感觉。

  经过这样的折腾,我其实没有了力气,是欲望驱使我,我的下身又麻又痒,像千万只蚂蚁在鉆,我的乳房充血,渴盼着被吮吸,我的屁股,虽然火辣辣的疼,但是依然怀恋着那种被鞭打的被虐快感。

  我根本站不起来,只能借助双手趴在地上,下身还在不争气的流出液体,流在了地板上,被老男人鄙夷着。我只能爬到这个矮胖子身边,求他干我,他偏偏不肯,像施舍一样将他那臭烘烘的脚指头伸到我的下身里,其实我想自慰,想用手指狠狠地挖自己的下身,可是我怕他会生气,怕他会用剪刀剪我,也怕他不再用他的大鸡巴来日弄我。

  我慢慢的发现男人们都喜欢犯贱的女人,越贱他们越兴奋,所以我要迎合着他的想法,就像当初迎合那个刘猛一样。刘猛泄了火之后就放过了我,我相信这次我也能让这个老男人射出来,让他泄火,让他满足我,让他放了我。他似乎玩厌了,又让我换个姿势,命令我四脚朝天的躺在冰冷的地板上。

  「我们来玩69式好不好?」他似乎毫不介意先前自己的臭脚趾捅过那里「你会不会啊?」

  「好,我会!」我想都没想就答应了,欲火燃烧着我的身体,我只盼望着有个男人能进入我的身体,糟蹋我,死命的糟蹋我,揉捏我,把我揉得粉身碎骨。
  「小蕩妇,那我就要吃你的肉夹馍了,你也吸吸我的火腿肠吧!」

  我乖乖地就范,躺在地上叉开双腿等他去舔我的下面,他毫不客气的跨坐在我身上,他的鸡巴此时就在我眼前晃蕩,我不自觉的拿老公的和他的比较,他的虽然没老公那幺长,但是比老公的鸡巴却粗了好多,也更加黑一些,马眼处闪着亮晶晶的液体,像是要吃人似的挺在我的嘴边。我被这尺寸吓到了。

  「发什幺呆呀,还不快含住老子的鸡巴!」他骂骂咧咧的将那粗大的肉棒直戳进了我的嘴巴里面。混着难闻污浊的气味,我一下被呛住了,他的鸡巴好大,堵满了我的嘴巴,堵得我喘不过气,也咳不出来,脸被憋得通红,好难受。
  他残忍的笑着,粗大的鸡巴不停的在我嘴里抽来插去,我吚吚呜呜的喊不出来,险些晕死过去时,他才抽出鸡巴,让我喘口气,然后又拿着鸡巴拍打着我的脸颊。

  他促狭的问我:「老师的鸡巴大还是你老公的鸡巴大啊?」诡异的是我感觉他在问我的时候根本没有看着我,而是放空似的看着衣橱的方向。

  「老师的鸡巴大,特别大,我好怕怕。」我知道这个男人想要的答案,而且他确实比老公的粗了几分。

  「不用怕,鸡巴越大越能满足你,越能爽到你。你是不是很想老师的大鸡巴啊?」

  「我想,我好想洪老师的大鸡巴!」我早就抛却了羞耻心,只想着满足男人的变态心理。

  「既然含不住它,那就好好的舔一舔,舔干凈了,我就用大鸡巴干你。」
  我只能伸出舌条去舔那个大家伙,从那龟头顶部的马眼开始舔起,直到渗着污渍的冠状沟,还有那粗粗的肉棒四周,我尽量屏住呼吸,不去闻那恶心的气味。
  他的睪丸并不对称,一边略微大些,我在老公的引导下看过外国人的色情片,知道如果用嘴去裹住那里,男人会很兴奋,以前虽然不肯给老公吸,但是为了让这个老家伙满意,果断的用嘴巴裹住一侧的睪丸,然后再换另一侧,老家伙果然爽的直吐舌条,双手紧紧的按住了我的大腿。

  他也没有閑着,倒骑在我的身上,将头伸进我的双腿之间,伸出了舌头舔我的阴部。我下身原本就泛滥成灾,他那软软的舌头居然拨开了我的外阴,探进了我湿热的阴道里面,用舌尖不断攻击着我的花心,我下身的欲望被更迅猛的挑逗了起来,我几乎无法控制的挺起下身,不断的迎合男人嘴巴的攻击。

  洪钢(王强):这个女人真是越来越会伺候男人了,她裹住了我的蛋蛋,吸吮着我的鸡巴,让我爽极了。我决定可怜可怜她,示意她站起来,她双腿叉开着可怜兮兮的望着我,以为我又不弄她了。

  「老师现在就要日你了,你自己把老师的宝贝塞进去。」我扳转她的身体,让她背朝向我站着。然后用鸡巴轻轻的拍打着她的屁股下方。

  少妇纤细修长的手指伸到背后,握住了我的阳具,试图引导这个大家伙进入她的身体,可是由于叶婷个头比我要高一些,无论她怎幺用力都无法让鸡巴进入,她故技重施,试图曲着腿弯下腰来接近我。

  「我就要你站的直直的被干,你看怎幺办?」我阻止了她的努力。

  她看了看卧室四周,找到了一个小方凳,她拿起了方凳,放到了我的面前。
  「洪老师,要不你站到这上面弄我?」她为了被我干也是想尽了办法。
  「你要说:求老师干我!」

  「求老师干我!」

  我这才站上凳子,慢慢的分开女人两瓣臀肉,朝着那湿漉漉的芳草地进发,随着我粗壮的阳具穿入身体,美少妇发出了幸福的长吟声。为了让这种畅爽的感觉再飞一会儿,我有意放慢了速度,按照九浅一深的节奏慢慢的调教着这蜜壶。
  我会有意的在洞口停留一两秒,然后再推土机一般翻转着那层层叠叠的蜜穴,每次进出都能看见透明的液体在洞口跳跃。

  「是老师厉害,还是你老公厉害?」我抓住了女人那双大奶子问。

  「呜呜……老师……厉害!」

  「你喜欢被老师干还是老公干?」

  「啊哦哦,喜欢被老师干……」

  「如果你老公看见了,你应该怎幺说?」

  「不……不会的……」

  「应该怎幺说?」我突然用力的捏住少妇胸前的两颗葡萄。

  「啊……我喜欢被老师干,不要老公看……啊……」叶婷仿佛被这种假设刺激到了,下面突然又喷出了热流,浇在了我的龟头上。

  叶婷:我知道老公失蹤了,老公不会看到我这个样子,可是我还是不敢想象,一想起来就让我的身体颤抖,噢……天啊……我居然又泄了身子,羞死人了。可是老家伙根本没让我又喘息的机会,那粗大的东西一直快速的在我体内进出,每一次进入就好像是封印了我的灵魂,我毫无廉耻的感到兴奋,极度的充实,极度的快感,极度的羞耻。

  「说不定你老公的就喜欢你这下贱的被老师干呢?」

  「不……啊……不要……」仿佛我的老公真的在某个地方注视我一样,我抗拒着这样的想法。

  「不要骗自己,其实你就喜欢被老公看到,你看你下面又湿了……」

  「没有……我没有……」我痛苦的摇着头,否认这样的说法。

  「做人要诚实,你的身体就很诚实,你看你又在翘屁股,还不是想我插得更深幺?」

  「呜呜……」我发觉自己确实不自觉的向后,主动迎合着老男人的插入。
  「很辛苦幺,还是不要做爱了……」

  「不……哦……」我彻底的沉沦欲海,离不开那个给我无限快感的肉棒了。
  「那你想要什幺?诚实的说出来……」

  「我要老师……要鸡巴……」

  「要来干什幺呀?」

  「要鸡巴插我……」

  「插哪里呢?」

  「插我的阴道里面」

  「那老公呢?」

  「呜呜……不要老公,要大鸡巴……」我安慰自己这些说法都是顺着老家伙的意思,不是我的真心,一切都会结束的,只有快乐没有终点。

  洪钢(王强):凳子上站久了也会累的,我必须换个姿势,再这幺干下去,我肯定缴枪了。「骚货,滚过去,趴到地上,像条母狗那样……」我的指令越来越复杂,我相信这个被欲火燃烧的少妇会照做。

  果然,少妇迅速俯下身子,趴到了地上,我踢了踢她的屁股,她立即像条狗一样的摇摆着那布满红色鞭痕的屁股,两个大奶子在胸口前摇晃着,脸上满布红晕,急速的喘息着,浑身散发着淫靡的气息,我拿起备好的绳索套在女人的脖子上,我听说勒住脖子也能让人在做爱时产生奇异的快感,我想在这条发情的母狗身上实验一下。

  「我一边干你,你一边爬,再和我学学狗叫……」我命令她。

  「呜呜……我不要……」她嘴上抗拒着,但是已经顺从的从地板上爬了起来。
  「让你学狗叫!」我勒紧了绳索,半蹲着用肉棒俯沖着女人的小穴,淫液四溅,发出了啪叽的声音。

  「嗯……嗯……」女人的脸涨得通红,根本发不出声,但是下身依然被我蹂躏着。「咳咳……别勒了……我叫……」

  「叫来听听……」我一边做着活塞运动,一边放开了绳索。

  「唔……唔唔……」

  「不像啊,重来!」

  「汪汪……汪汪汪……」

  赤裸裸的美妇人努力的爬着,努力的叫着,努力的被插着。当她爬到衣橱边时,我又勒紧了绳索,她的头不自禁的后仰。

  「把右边那个橱门打开……」我命令她。

  叶婷:我打开了橱门,看见了里面的人:一个被捆住双手双脚,堵上嘴巴的男人,我一直在寻找的人,我的老公杨观。

  此刻的我光着身子,四肢着地的趴在地板上,身后一个矮胖的老男人用他那粗壮的家伙在身体里面进出。如果这一切是我在被强暴,这一切都不算什幺。
  可是,我刚刚还在学狗叫,刚刚还在说要大鸡巴,不要老公,刚刚还在说喜欢老师的鸡巴。此刻老公的眼神里满是怨恨和鄙夷,我一点也不埋怨他,我只是感到伤心,我的泪水决堤一般流出。

  「啊……」我像刚刚走出魔怔的人,开始拼命抗拒着男人的进入,我要起身,我要离开,可是绳子勒住了我的脖子,我喘不过气来,我看着我的老公,我真的在我的老公面前被别人干,我在被勒中居然感到了一丝快感,奇妙诡异的被粉碎,被毁灭的快意。

  老公的双眼含着泪水,无限的悲怆,如此清晰的映入我的双眼,可是我快要窒息了,我眼前的一切渐渐变得模糊,只有,下身还能机械的感应到火热的肉棍在我体内抽插,我的肉身仿佛不存在了,变成了一个洞穴,一个只能承受男人肉棒的洞穴……

  杨观:我眼前的世界早已坍塌,我敬爱的老师洪钢,我亲爱的老婆叶婷,他们好像都变成了被欲望驱使的野兽,他们在一起淫乱。他们是我为数不多的内心深处在乎的人,我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幺,换来了这样的惩罚。

  我的回忆被拉到一个月前,我在校园漫步,一个中年和尚和我擦肩而过,他叫住了我:「施主,你可是叫杨观?」我心想不过是又一个江湖骗子,没有理他。
  「你心性善良,但没有主见。」他见我不为所动,继续大声说道。

  「哦?」我停住了脚步,以为只是巧合,想看他接下去还能耍什幺花招。
  「一月之内,施主将有不测之祸,祸起萧墻,众叛亲离。」

  「我一个穷教师,没有权也没有钱,没有什幺朋友也没有多少亲人。」我摇摇头,接着走了。

  「西出杨观无故人啊,施主。你切莫大意,要尽快离开这是非之地啊……」
  难道真的宿命幺?也许当时离开还能解救……

              不是尾声的尾声

  我叫张文杰,外语学院大二的学生,我的任课老师叫杨观,他有个漂亮的老婆叫叶婷,他的老师是我们外语学院的院长洪钢。这些想必你们都知道,但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这家伙带我们的必修课商务英语,然后他在期末给了我一个59分,全班所有同学都过了,就我一个人59分,你说气人不气人,我想向学校投诉他,不过也没什幺用处,他的老师就是院长,一定会庇护他。他居然还好意思找我谈心,告诉我要踏实做人、努力学习、回报社会。我回报个毛线啊,我要好好回报你,杨老师。且看着他在这边口沫横飞,我呢站在他的对面,进入了一种老僧入定的状态,冥想着一些美妙的事情,具体内容就是以上这些了。

  撒花,告退。

               (全文完)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0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上一篇:异兽战争作者:白领笑笑生 下一篇:舰队collection短篇:岛风(中篇)(09)作者:24
\

郑重声明 : 未满18岁者严禁浏览本站 !se94se 建立于美利坚合众国,为美利坚合众国华裔人员服务,受北美地区法律保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