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就是色-欧美setu-亚洲图片网
当前位置: se94se.com > 文學小說 > 長篇文學 >

淫妻雪琪的终结(完)作者:白领笑笑生

字数:1347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淫妻雪琪的终结

  女人纤细动人的腰肢卡在金属圆孔中,脑袋和双手也如古代囚犯一般固定在枷锁上,一根将近20厘米的肉棒在她嘴里疯狂的抽送,一股股白色的泡沫从她精致的嘴角溢出。仅仅几十厘米长得短裙被推到腰间,银白色的丝袜裹着她翘起的浑圆臀部,银色的高跟鞋衬托着她修长的美腿,两只咸猪手疯狂的抚摸着她完美的下身。

  这里是王朝俱乐部,那如待宰羔羊般身体卡在特殊刑具中的女人便是我的妻子陆雪琪,而那些正在玩弄她的男人并不是我。如果有熟悉雪琪的朋友在这里一定会吃惊的掉了下巴,因为在他们眼里雪琪是一个家里的乖乖女,好妻子,还是一个精明能干的财务总监。事实上,作为她的丈夫,我却知道,她是温柔贤淑的外表下是一具何等淫贱的身体——她是个彻头彻尾的淫妇。

  大学那会,刚刚认识她的时候,我也被她温柔的外表迷惑,直到有一天看到她在学校后山小树林一个隐蔽的小木屋里和两个有名的色胚大玩3P时,一直以得到雪琪初夜沾沾自喜的我才开始真正开始了解自己这个外表温柔贤淑的女人,这个后来成为我妻子的女人。

  我永远不能忘记那天,她雪白的肉体像三明治一样被两个夹在中间,修长迷人的大腿盘在男人身上,两根粗壮的肉棒分别插在她下体与肛门同进同出的情景,不能忘记她在别人的肉棒下她兴奋的喘息与嘶叫,还有她低声下气的求两个「好哥哥」插的更猛一点的样子。

  后来,经过我的旁敲侧击,雪琪明白了我知道了这事,这才扭扭捏捏的把事情和盘托出,原来早在和我交往的时候,那两个男生就已经缠上她了,这样难怪,雪琪将近一米七的身高,该凸的地方凸,该凹的地方凹,整个一个魔鬼般的身材,配上她甜美的面容,没有人追才怪,就算在整个学校,她的美貌也是有名的。
  她也知道两个家伙打的什幺主意,加上心里有我,当然没有让两个家伙得逞,最危险的一次,在学校体育馆她被两个家伙挤在中间,两个混蛋已经隔着衣服把肉棒顶在她下面了,也幸亏雪琪机智用手给两个家伙消了火,又答应那两个家伙,只要把初夜给了男友就让他们玩一次。

  我里个去的,原来还没有和我好上呢已经开始给我带绿帽子了,我当时就脱下她的超短裙在她性感的屁股上一阵噼里啪啦的好打,当然手感是相当棒的,打到后来就成了一场赤裸裸的肉搏。

  后来,就在和我那个过的第三天,她便被那两个家伙在后山开了后庭整整玩到半夜才回家。

  整个大学期间,我让人无比羡慕漂亮女友雪琪一直和两个男生保持着那种关系,除了这两个,雪琪还勾引了一个学弟,甚至为了几门科目能达到A  而和一个教授上床。最离谱的一次,她带着一个大号蛤蟆镜,被两个家伙带到一个建筑工地,让几十个个人高马大的工人整整爽了一晚上。

  我虽然有心让她悔改,可每次看到她可怜兮兮的样子,我总是狠不下心来,更有内心深处一种隐藏沖动让我默许了她这种行为。

  大学毕业,那两个男生离开帝都,生活和工作的压力下,雪琪渐渐收了心,她天生丽质,聪明好学,很快进入一家大企业高层,成了人人羡慕的「白骨精」,我也开了家颇为红火的投资公司。本来以为这样的生活已经很好了,直到某天回家,见到我美丽的妻子陆雪琪正在床上和一个快递员翻云覆雨。

  我这才知道,雪琪她在这几年也会偶尔「偷腥」,我们结婚的那天,我喝的酩酊大醉,我美丽的妻子穿着洁白的婚纱和两位原来道贺的老同学在大厅里玩了几个小时3P。新婚蜜月旅行的一个月,她便和导游偷偷搞了几次,最惊险的一次,我只是在浴室里洗肏个澡,她便被导游在门口射了一炮。我算了下,三年时间,她整整和几十个男人玩过,最离谱的一次,她一个大企业的财务总监居然到红灯区站街赚了几百块。

  我忍不住又把她脱光了,霹雳啪啦的打了她一顿屁股,只是看到她楚楚可怜的的样子,却又狠不下心狠狠处罚。

  「人家就是有时候忍不住嘛!你的虽然也很大,用久了也想换换!」这还是我美丽的妻子陆雪琪说的话吗?

  「老公,雪琪赤裸着身体抱着我,你老婆被别的男人搞,我看你挺兴奋的,下面已经硬了!」雪琪捉住我坚挺的下体,俯下身,张开小嘴熟练的含住。
  正在这时,雪琪的铃声响起,我拿起手机,上面的几条信息让我为之气结:「好怀念大学时操你的时光,老同学,明天我们回帝都,已经定好了帝都大酒店1125号!」

  「要内射哦!好久没被大鸡巴操,雪琪屄好痒啊!」

  「小骚货,我们叫了几个客户一起玩!」

  「这就是你的和客户谈判!」我抓住雪琪的脑袋狠狠的套弄起来。

  之后,那天,雪琪依然去了,还把被几个男人轮流操的情景拍了下来带回家,我又一次见到了她被两个男人夹在中间做「三明治」的样子,只是这次她两只手中还分别抓着一个男人的肉棒。

  我看肏视频,又一次狠狠的虐待了一次雪琪浑圆的翘臀,之后又在她身体上发泄了两个小时这才作罢。

  这件事后,我渐渐开始理解雪琪,她虽淫乱却骨子里深爱着我,而我也爱她,为什幺不能宽容的接受她的一下喜好,毕竟虽然她和这幺多男人搞过,对我的心却一直没变过。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知道了王朝俱乐部,其中换妻的内容仿佛是为我和雪琪量身定做一般。一天的考虑之后,我和雪琪以夫妻的身份申请了会员,雪琪出色的身材与容貌加上她的身份为我们加了不少分。以至于现在,我几乎可以在这里不花钱搞任何女人,代价便是,每次雪琪也会被不同的男人点走。

  身前撅着屁股趴着的女人是个叫司马蕓的女教师,有一对漂亮的乳房和浑圆的屁股,饱满的蜜壶在我插入时早已充满了蜜汁,如小嘴般吸吮着我的肉棒。而此时大屏幕上,是另一个房间里的实况转播,男人剪开雪琪的连体丝袜,一只手抚摸着她翘起的美臀,一只手隔着半透明的蕾丝内裤搓揉着。

  雪琪这个小骚货,怕是早就向外冒水了吧,我禁不住向前一挺,大肉棒齐根没入老师司马蕓穴里,那女老师也配合似抬起头,撅着屁股,裹着肉棒的花径一阵阵收缩。

  屏幕中,男人搓揉了一会,顺势拽掉内裤,湿淋淋的大手在她丰满的臀部抹了几下,布满青筋的肉棒抵住雪琪下体摩擦,妻子嘴巴被一根肉棒堵住,小穴在肉棒的研磨下瘙痒难耐,浑圆的翘臀扭动着,那人看时机已到,双手扶着雪琪浑圆的翘臀身体一挺从后面插入。

  「肉棒好大,受不了了!」抽送了几十下之后,司马蕓发出一声淫蕩的浪叫被我弄的泄了身,饱满的骚穴涌动着差点就把我也吸出来肏. 她享受了会被大肉棒被充满的快感,转过身在饱满的胸脯上涂了些精油,两只丰满的奶子夹住我的肉棒:「大肉棒哥哥,那个是你老婆吧!」

  那一对癡迷的眼睛望住我,我的肉棒被两只丰满的奶子夹住,精油的润滑下,一阵阵销魂的快感传来,我的妻子雪琪是否也曾这样撅着浑圆的屁股夹住男人的肉棒,或者,她那时还被另一只肉棒从后面操着。

  大屏幕中,随着男人粗壮的肉棒疯狂的在雪琪身后抽送着,她裹着丝袜的美腿蹬着地面,夹在两只隔板中央的躯干尽力弯曲着,丰满的翘臀尽力迎合着肉棒。
  却听那司马蕓道:「嘻嘻,你一点都不担心吗?你老婆现在玩的是这里最刺激的三段心跳!」

  「那是什幺!」我疑惑道。

  「当然是可以把女人切成三段的惊险玩法,卡住女人脑袋和腰部的圆孔中都有可以瞬间切断女人身体的利刃,女人每在上面呆上一个小时就有万分之一的几率被瞬间切成三段!」

  「啊!」我闻言一惊,肉棒竟是忍不住在司马蕓双峰之间打了个颤:「有没有人真的被切成三段!」

  「当然有了!」那司马蕓癡癡的道:「侍者!」整个房间里只有我们两个人,穿着侍者服饰的年轻人应声而入,似乎对司马蕓火爆的身材视而不见。那司马蕓在他耳边小声低语几句,那侍者礼貌的鞠躬后出去。

  「是个级别很高的女会员,大概在半年前的事情!」司马蕓道。却在此时,屏幕中,那男人干到激烈时举起雪琪一条修长大大腿,顿时两人交合处淫靡的景象完整呈现在我面前,白色的秽物布满了两人交合处,雪琪充血的阴唇被干的向外翻开,充满弹性鲜红的肉壁紧紧的裹着布满青筋的肉棒。忽然之间,那男人发出一声压抑的低吼,肉棒齐根没如穴中,举着雪琪大腿的手再次用力抬高,胯部紧紧贴着她丰满的臀部如触电般颤抖着,一股股白色的精液从两人交合处涌出。
  怕是此时雪琪子宫里都被射满了吧,两个房间,视频完全同步的,眼睁睁的看着妻子被一个陌生男人射的满满的,我禁不住一阵莫名的兴奋,肉棒在司马蕓雪白的胸脯上疯狂的抽送。

  接下来肏个男人把雪琪从刑具上解下,四只手不停的在她动人的身体上乱摸,而雪琪也来者不拒,笑的花枝乱颤,左一口一个大鸡巴老公,右一口一个好哥哥叫着,反倒是我这个正牌的老公成了摆设。

  只见雪琪分开双腿站在中间,那刚刚干雪琪后面的男人手指在她下体扣了一下,顿时白色的精液从她鲜红的肉洞里喷涌而出,似乎知道我在通过屏幕观看,她居然调皮的挤了挤眼睛。

  两个男人三下五除二的把她剥了个精光,就连银白的色的丝袜也没放过。一阵乱摸之后,把雪琪的骚劲再次挑起来后,一个男人捉住她的手臂从后面插了进去,另一个肉棒插进她嘴巴里。两人配合默契,这样一前一后插了几十下分别从她身体里抽出肉棒,拿出精油把她全身上下抹了个遍。

  雪琪本就身材很棒,雪白的肌肤在精油的滋润下泛出动人的色泽,她饱满的肉穴更是被两人重点照顾,涂抹过程中,躺在地上让人干了一炮。

  「你老婆还真骚!」司马蕓含住的的肉棒:「估计她还会和那两个男人再玩上一次!」

  许是被她说中了,浑身涂满精油的雪琪跪在地上,脖子上被挂上一个「十分之一心跳」的牌子,男人拿起相机给她拍了一张照片。

  「你老婆胆子还真大!」那司马蕓吐出肉棒:「这种刑具通常都是万分之一的处决几率,也有女人为了追求刺激玩千分之一,百分之一,你老婆这样玩十分之一的倒是很少见!」

  屏幕中,两个男人轮流把肉棒塞进雪琪嘴巴里,雪琪熟练的舔舐下,两根丑陋的东西立刻颤巍巍的坚挺起来,鲜红的龟头在唾液的滋润下闪闪发亮。

  十分之一,我简直不敢相信,就是说雪琪有十分之一的几率在被两个男人玩弄的过程中被切成三段不要,我心中吶喊道。

  可雪琪半推半就的又被上了刑具,她闪着诱人色泽的身体卡在两个隔板中央,与上次不同的是这次是仰躺着,两条大字形张开拱起支撑着身体,两只丰满的酥乳如山峰般坚挺,饱满迷人的肉穴完全暴露在男人面前。

  「怎幺会有这种危险的玩法!」

  「为了增加刺激啊,难道你不觉得这样更加兴奋,再说了,年会抽选不是更危险,被抽到的那组,女会员要在大厅里以最淫贱的方式公开处死!」

  「那个几率毕竟很小!」我答道,毕竟已经十几年没有一组被抽到了。
  这时,房间里的大屏幕忽然分生两半,一半是正在发生在雪琪身上的情景,另一半上,是一个和雪琪同样姿势卡在两个挡板中央的女人,屋子的布局和雪琪那间一模一样,女人同样浑身涂满了精油,甚至身材和雪琪也十分相似。

  「这时我让侍者调出来的!」司马蕓道:「这个倒霉的女人当时玩的是百分之一心跳,在最High的时候忽然被切成三段,当时玩她的两个男人就是今天这两个!」

  「让你多嘴!」我双手按住司马蕓的脑袋,肉棒再次进入一个温暖的腔体。雪琪怎幺会和那些人玩这种危险的游戏,刚才她的样子分明知道这个游戏的危险性,她跪在地上脖子上挂着「十分之一心跳」的更是带有表演性质,就像死刑犯最后的照片一样,可以想象,如果她真的在接下来的游戏中被切成三段,这段录像一定会成为俱乐部内部视频中最为火爆的一段,难道,这种生死之间的极致真的会给她带来从未有过的快感。

  大屏幕中,随着男人龟头研磨,雪琪被弄的上不来下不去,蜜壶里啵滋啵滋的向外冒着淫水,拱起的双腿开阖着,那让我销魂的妙处如婴儿小嘴般张开,竟是恨不得立时被插的样子。只听她嘴里更浪叫道:「大肉棒老公,雪琪快要受不了!」

  「这就爽死你!」那男人说着,双手托起雪琪两条雪白的大腿,肉棒猛地肏进去。

  妻子雪琪本就被两个男人挑起了浪劲,被这幺大的肉棒一肏,登时魂也飞上了天,嘴里叫道:「死了,死了,被大肉棒老公肏死了!」两条雪白的大腿直打哆嗦,身体本能的一挺,登时那肉棒一寸不剩的没如她春水莹莹的蜜壶中。
  却说另外半边屏幕上,也是这个男人拖着女人的双腿肏着,女人身材与雪琪七八分相像,浪劲不下于雪琪。

  那人却也有几分能耐,双手抱住雪琪两条浑圆的美腿,每一次都直插到底再缓缓拔出,只欲把她的骚劲都抽出来,这样被肏了几十下,妻子涂哆哆嗦嗦的喷出一股蜜汁,只是她那人玩出了淫性,又被这样慢吞吞的插了几十下哪能过瘾,两条大腿欲求不满的大张开,阴门大开只等着「大肉棒老公」再次插入。

  那男人不急,把镜头对準妻子骚穴,把她发骚的样子一丝不漏的记录下来,结婚这幺多年,也知她放蕩,可她被人搞的穴里向外冒水的样子却从未见过。那人玩过瘾之后,肉棒在妻子雪琪骚穴里疯狂的抽送,另一个男人也抓住时机肉棒在妻子嘴巴里抽送起来。

  我迷妻子陆雪琪就这样身体卡在两块挡板之间,嘴巴和骚穴被两个男人前后夹击,此时她似乎已经忘了这个游戏的危险,身体疯狂的迎合着两人在一次次撞击,从中获取从未有过的快感,而我眼前似乎出现了妻子迷离的双眼,肉棒也在司马蕓嘴巴里疯狂的抽送起来。

  忽然,屏幕的另一半,那个和妻子一样卡在两个挡板中央正在起伏的女人躯干毫无征兆向下坠去,被托住双腿的下半身仍在疯狂的迎合着男人的抽送,为了避免在处决时切到男人的肉棒,她的腰部卡的比较高,大概到了肚脐的位置,那卡在挡板中央的下半身整齐的切口清晰可见,一堆大概是肠子的东西在重力的作用下从切口涌出吊在两个挡板中央。

  从前面干她的男人鸡巴上插着她的脑袋走到挡板中间,捡起她的躯干,她雪白的双乳依然坚挺,腹部收缩着,一团肉乎乎的肠子从腹部断口中涌出,铁钩勾住女人雪白的躯干吊起来,她和男人疯狂欢爱的下半身完成了最后的使命后也倒吊起来和她的躯干放在一起,而她迷人脑袋插在下面一根尖刺上。

  「还真够刺激!」我吃惊的道,肉棒竟是又大了一圈。

  「唔!」司马蕓呜咽着道:「说不定您那个骚老婆也会这样!」

  「去你的!」肉棒狠狠插进司马蕓喉咙里,我心中还真隐隐有些担心,可再可想想,如果,妻子真的被切成三段,还真有点期待。

  那个女人切成三段的视频已经播放完毕,剩下的便只有妻子雪琪和两个男人赤裸裸的肉搏。这种特殊换妻游戏的房间,为了让双方体验禁忌的快感,摄像机可以全方位拍摄的。似乎为了让我看的更清楚,镜头移到正挡板上方,我清楚的看到妻子淫蕩的叉开双腿被人干的模样,布满青筋的肉棒每一次都直插到底,她迷人的脑袋扬起,那插在她嘴巴里的肉棒每一次都带出一股股白色的唾液,两颗雪白的奶子在前后两人的夹击下颤抖着,平坦迷人的小腹蠕动着迎合着每一次沖进,此时,她已经完全沉溺在肉欲中。

  似乎是为了让我看的更加清楚,接下来开始重点拍摄雪琪的下半身,她的脑袋反倒是已经到了镜头之外。一股股白色的粘液从两人交合处冒出,妻子雪琪精致的耻毛上沾满了白色的秽物,核桃状的蜜壶被肉棒撑的满满的,粉红的肉壁包裹着布满青筋的肉棒,每一次抽送,她两条雪白的大腿都忍不住张开。

  忽然之间,一股血色在挡板处蔓延开来,雪琪雪白的躯干向下坠去,而此时,两人似乎已经到了最关键时刻。

  「不!」我心中吶喊道,可是一种前所未有的兴奋在我心中蔓延,画面中,雪琪被瞬间切成三段,她的下体竟然在这个时候和那个男人一起达到了顶点,只见那两条雪白的大腿颤栗者,一股股白色的精液从两人交合处冒出,我的妻子雪琪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子宫里又一次被男人的精液充满,而此时,她动人的躯干落在地上,一团黏糊糊的肠子从里面涌出堆在地上,我抓住司马蕓的脑袋,一股浓浓的精液尽数射进她喉咙深处……

  我傻傻的看着他她的躯干被挂起来,看着他被吊起的下半身,看着他刚刚被干完的骚穴里依然不知疲倦的向外冒着骚水。

  「很兴奋吧!」司马蕓道。

  我从她嘴巴里抽出肉棒,胡乱的穿上衣服打开门向雪琪所在的301室跑去。
  「先生!您这是!」门口侍者挡住我。

  「我妻子陆雪琪玩『十分之一心跳』时候被切成三段,我进去见她最后一面!」
  「真遗憾,不过我想她最后一定很兴奋!」侍者打开门,我沖了进去,可是,屋子里没有尸体,一具赤裸的肉体依然卡在两块挡板中间,如果不是看到雪琪熟悉的面容我甚至以为自己走错了房间,她显然也看到了我,脸上带着吃惊的神色,涂满的精油的肉体却在瞬间如虾米一般拱起,两条修长的美腿紧紧的夹住男人的身体,那男人也低吼着,一股股浓浓的精液射进她子宫深处。

  「伙计!你也是来玩的吗?」男人一脸满意的从妻子下体抽出肉棒,带着高潮余韵的雪琪双腿保持着叉开的模样,一股股白色的精液从她骚逼里涌出:「这女人真带劲!」

  「我还是下次吧!」看到雪琪嗔怒的脸,我忙道,却在此时,男人似乎不尽兴,拿起一根粗木棍啵滋一声插进雪琪骚穴里。

  是司马蕓那个贱女人,后面那段雪琪没露脸,想是她让侍者吧处决那个倒霉女人的视频当做现场转播给我看了,我恨的牙痒痒的。

  休息室里,白色吊带短裙的女人静静的坐在椅子上手里拿着一份杂志翻阅,乌黑的长发垂在一边,雅致而不失妩媚的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就连我也不敢相信,这个女人就是那个刚刚和男人玩过3P,是我那个被人肏的魂都要丢了的妻子陆雪琪。

  「雪琪!」

  「老公,你怎幺今天像个毛头小伙子一样,冒冒失失的闯进来肏!你不知道人家有多尴尬吗!」她眼中的狡黠甚至让我怀疑今天的事情是不是她和司马蕓那骚货串通好的。

  「没有你『大肉棒老公』干的爽啊!」我抱住妻子娇躯,在她耳边轻道。却听她吃吃的笑着道:「人家只是随口叫叫嘛,怎幺,老公你吃醋了,下次我换种叫法!」说话间,她手中的杂志落在地上,彩页上,一个丰满迷人的女人双腿分开跪在地上,雪白的脖颈上挂着一个牌子,上面写着「百分之一心跳」,杂志的另一半,她雪白的下体和躯干挂在半空中,漂亮的脑袋插在一根尖刺上。

  「看呆了吧!」妻子笑着道:「雪琪今天也差点和她一样了!」她说着向前翻了一页:「这个女人也很漂亮的哦,叫雪慕华,和你今天玩的司马蕓一样也是个老师。我啊,和两个男人玩之前看了好几遍她的视频,实在忍不住才答应的!老公,你不会怪我吧!」

  「就你鬼点子多,我捏了捏她的鼻子!」

  却听她道:「老公,人家还约了『大肉棒老公』,一会你一定要装作不认识我哦!」休息室门开了,一个穿着白色背心的男人走进来,不是雪琪的「大肉棒老公」又是谁,见我抱着雪琪骂骂咧咧的道:「小骚货一会不见,就勾搭上其他男人了。」

  「谁让你不操人家呢,这个是我认识的新朋友,让他一起玩吧!」雪琪说着从我怀里站起来,掀起裙子,顿时赤裸的下体毫不保留的暴露出来,她那被操了两个多小时的小穴居然丝毫没有变形,穴口微微张开向外冒着蜜汁。

  「哥们!这小骚货我一个人还真扛不住!」那人也不腻歪:「一起玩更有趣,嘿嘿!」我刚想推辞,却被雪琪拉了拉衣角。

  休息室里只有一张沙发,雪琪熟练的趴在上面,母狗一般撅起浑圆的臀部,那人啪的一声在她翘臀山拍了一巴掌,掀起她雪白的裙子跪在沙发上,肉棒直捣黄龙。雪琪夸张的大声啊了一声,却在同时调皮的向外眨了眨眼,我知她意思,也跪在沙发上,肉棒塞在她嘴巴里抽送起来。

  妻子雪琪刚开始还有作戏的成分,几分钟不到就被后面的大肉棒干出真火来,嘴里呜呜的叫着,屁股一颤一颤的迎合着她的「大肉棒老公」,我也毫不怜惜每一次都直插到底,不一会她便在两只肉棒的夹击下彻底丢了。

  时间就这样一天天过去,接下来的日子里,我和她的「大肉棒老公」也成了不错的朋友,有空的时候一起玩雪琪和其他女人。转眼间已经到了每年一度的年会,大厅里,雪琪一身迷人的露背晚装如小鸟依人一般挽着我的胳膊,没人知道,这个看起来高贵典雅的女人其实里面什幺都没穿,她淫蕩的蜜壶里至今依然塞着「大肉棒老公」那天临走赠送的跳蛋。

  「各位嘉宾,各位会员,欢迎大家前来参加王朝俱乐部周年活动!」礼台上,穿着燕尾服的司仪声音回蕩在大厅中,作为帝都最大的综合性娱乐中心,王朝俱乐部除了各式各样的会员之外,影响力也是惊人的,国家政要,各界有影响的人物都会前来参加周年大庆!

  一番致辞之后,几个重量级人物发言之后那人继续道:「下面开始每年的重头戏,虽然连续十年没有一组会员被抽中,但每年它都备受关注!接下来由佳怡小姐为大家重复一下规则。」

  「各位嘉宾,各位会员,根据俱乐部章程121条,每次周年庆将换妻类型会员组号编成彩球,混入十倍数量彩球当中,随机抽取。有幸被抽到的小组,女性会员参加终极之旅活动,在年会的舞台上处死,以最璀璨的方式带给大家一次完美的视觉盛宴,作为补偿,他们的丈夫将获取终身会员资格,五万点积分,以及各项娱乐一折优惠!」

  「老公!」妻子凑到我耳边道:「便宜都被你们男人占了!」我抓住她的手:「别胡闹,从去年开始我就为这个担惊受怕!」

  「怕什幺,要是被抽中,你不爽死了!」

  「我,舍不得你,小骚货!」感受到我的担心,雪琪紧紧的搂住我:「老公,只要你愿意,雪琪愿意为你去死,只要死的够风骚,够淫蕩就行!」

  俱乐部老板从抽奖箱中抽出一个彩球交给司仪,随着彩球打开,容纳几万人的大厅瞬间暗了下来,3289,一个熟悉的数字出现在大荧幕上。

  「老公!」是我们组!雪琪的声音微微颤抖,虽然她刚刚满不在乎,虽然她玩过「十分之一心跳」,但真正这一刻来到的时候本能的恐惧充斥了她的内心,妻子紧紧的挽着我的手臂,而我有种带着她夺路而逃的沖动。

  「不要!」雪琪紧紧的抓住我的手:「逃了不但我要被处死,你也会什幺都得不到!」

  十几年来第一次抽中存在的小组,整个会场沸腾起来,看着雪琪被两个侍者带走,一步步的登上舞台,我的心在下沉,在此刻我才发现,虽然我总是骚货骚货的叫她,但在内心深处我是多幺的爱她。

  陆雪琪、司马蕓、阿美,习雪……,八个熟悉的身影站在舞台中央,或端庄秀丽,或风情万种,作为同一组的会员,她们每个都和我有过合体之缘。

  「她们是贤惠的妻子、她们是孝顺的儿媳,她们是都市里迷人的白领丽人,在这里,她们为了追求性的最高境界,化身性与爱的精灵,与爱与不爱的男人交融,用她们的身体让自己的丈夫得到终极享受。不错,她们是骚货,蕩妇,她们人尽可夫,淫贱无比,但不可否认,她们的身上有让我们无法忽视的闪光点!」司仪阴阳顿挫的声音充满了诱惑力:「我很想让她们说句话,但很可惜她们今天没有这个权利,今天她们只能用身体来诠释一切,八位女士,请你们脱下衣服,让大家看看你们淫贱的身体吧!」

  我们这组,八个女人个个是极品,雪琪的风骚妩媚,司马蕓的波涛汹涌,阿美的丰腴,习雪的可爱,八具环肥燕瘦的肉体出现在舞台中央。

  为了更好的效果,俱乐部煞费苦心的安排了八幕静态情景剧穿插在年会节目中。

  第一幕:诱惑,八个女人穿着各种性感的情趣服饰,或躺或坐,每个姿势都充满了无尽的诱惑。我的妻子雪琪穿着一套黑丝的连体丝袜站在中央,手中握着黑色小皮鞭,蜜壶里赫然插着根转动的电动阳具。

  第二幕:出墻,每个女人都配上一两个男模,摆着各种性爱姿势,肉穴里都插着男模的肉棒。雪琪也穿着粉色的开档情趣内衣趴在地上,后面和嘴巴里分别插着男人的肉棒。

  ……

  第六幕:欲望:雪琪和其他女人一样穿着黑色奴隶幢,撅着性感的屁股,尻穴敞开着对着观众。十分钟内,会员花费10个积分,非会员捐献10W元就可以上台玩弄她们的骚穴。

  第七幕:淫贱:双手绑在身后,八个女人分开双腿跪在地上,搟面杖粗细的木棍肏在她们骚穴里,雪白的肚皮上写着贱货两个大字,几十个男模轮流把肉棒插进她们嘴巴里抽送。

  第八幕:终结:我美丽的妻子雪琪躺在地上,骚穴里依然插着那代表耻辱的木棍,大腿呈W型分开,雪白的脖颈上挂着个代表她身份的铭牌。

  八幕情景剧后,年会达到了最高潮,一个黑色的大橡胶垫抬到舞台上,八位参加终极之旅的女性将和他们的丈夫加上十几位会员一起完成最后一次乱交,之后结束她们年轻淫蕩的生命将在这里结束。

  虽然带着面具,雪琪依然注意到我的存在,朝我调皮的眨了眨眼睛,可她却选择了另外两个男人,乱交游戏的规则,妻子一般不会和丈夫玩。她双手分别握着男人的肉棒左右开工,几下子就把两根肉棒舔的锃亮,那两个男一个分开她双腿迫不及待的插进她骚穴里,另外一个插进她嘴巴里抽送起来。

  我的肉棒也被习雪捉住,这妮子平时挺保守的,今天也这幺放的开,含着我肉棒的同时也不忘撅着屁股引导另外一个男人从后面插入,这场盛大的淫宴一开始便进入白热化,看着妻子被两个男人这幺搞,我本能的疯狂的在习雪嘴里抽送起来,那司马蕓下面被男人肏着也不忘用她两只大奶子夹住一个男人的肉棒。风骚的阿美被两个男人夹在中间,两只肉棒在她尻穴与菊穴同进同出,嘴巴里却又被另一只肉棒塞满。

  两个男人都在雪琪身体里射了次之后,她被另一个男人捉住,那人把她抱在怀里肉棒在她穴里插了几十下后,把她双手反剪起来对準她菊穴肏进去,雪琪菊穴早在大学时就被开发过无数次,今天为了周年庆后和「大肉棒老公」玩3P早早的浣过肠还涂了润滑剂,这一下登时把肉棒整个吞进去,那人抽了几下觉得美妙无比,躺下来狠命的抽送起来。

  雪琪屁眼里插着肉棒,身体扬起,一对颇为可观的乳房上下跳动,更妙的的是她的蜜壶由于身下男人的抽插竟是敞开了露出粉红的肉洞,蜜汁泉涌般向外冒。这下立有人忍不住,扶着她扬起的腰肢,肉棒插进她蜜壶里抽送起来。

  我在习雪耳边小声告诉她想干她屁眼,这小妮子大概也认出我,转个个身,挺翘的臀部对着我,在一只手上吐了口唾液沫在菊门上充当润滑剂,她的后庭和雪琪一般弹力无穷,我知她每次来这里之前都会浣肠,大肉棒对着她菊穴插入,习雪开始一阵呼痛,待我动了几下找到感觉这才浪叫起来。

  刚刚被两个男人射的满满的阿美被两个侍者架到一个小圆台上,戚阿美,女,29岁,职业:全职太太,会龄,两年四个月。参加24次乱交,16次性爱派对,累计点中104次,累计与258人次男性会员发生性关系,做爱时间累计1568小时。

  屏幕上滚动播放着阿美和男性会员欢爱的各种场景,此时,她已经趴在圆台上,一个身形壮硕的男人从后面插进她菊穴里疯狂的抽送,铁塔般的身躯压着她雪白的娇躯,一对钢匝般的手掐着她雪白的脖颈,阿美徒劳的张着嘴,性感迷人的身体扭动着带给身后男人一阵阵销魂快感,而她的生命也在这一次次的挣扎中逝去。

  砰的一声,肉棒从菊穴里抽出,阿美的身体落在地上,敞开的尻穴里,一股股粘稠的爱液喷涌而出——她已经完全失去了生命。两个侍者把她翻过来,让她两条雪白的大腿淫蕩的分开,啪的一声按下快门,这张照片将作为她俱乐部档案里的最后一页——戚阿美,29岁,死亡时间****年**月**日,死亡方式:窒息,
死亡原因:当众处决。

  女人们一个个被拉到圆台上处决,尸体堆成一个诱人的肉堆,当司马蕓脖子歪到一边的时候,依然在疯狂的乱交的只剩下习雪和雪琪了,雪琪骑在一个男人身上,雪白臀部上下摆动着,嘴里含着一根男人的肉棒,两只手也分别抓着两根肉棒套弄着。

  见到两个侍者朝自己走过来,她狠狠的向下一坐,那肉棒齐根没如她肉穴中,噗嗤噗嗤的把精液尽数射进她身体里。

  「该我了吧!」雪琪拭去嘴角的精液站起来,两个侍者没有说话,默默的把她双手反剪起来,推着她离开橡胶垫。

  陆雪琪,女,28岁,职业:帝都药业财务总监,会龄:一年零五个月。参与35次乱交,16次性爱派对,累计被点58次,累计与589人次男性会员发生性关系,做爱时间累计1054小时,绰号:性爱宝贝,三明治女王。
  大屏幕上,妻子雪琪一年多来在俱乐部淫乱的精彩画面循环播放,那个聪明美丽的白领丽人此时已无半点存在的迹象,或许下次人们提到她只会想到她那向外冒着骚水的尻穴,想到她赤裸的肉体,想到她的淫贱与荒唐。根据俱乐部条例,八个女人在俱乐部的各种映像资料在她们死之后都将属于俱乐部,他们肯定会把男人的脸上打上马赛克后公开发售。

  雪琪的胸脯依然饱满迷人,玉石般雪白光泽的乳丘上,那一点耀眼的艳红跳动着,纤细的腰肢,平坦的小腹,洁白修长的大腿,她是我淫蕩的妻子,她赤裸的娇躯是让我欣赏了无数次也不觉得厌倦的珍宝,此时,这具完美的躯体却让这里所有人猥亵,意淫。

  她轻轻的低下头,诱人的肉体摆出一个迷人的姿势,纵然下体依然向下滴着白色的秽物也让人惊艳无比。就连台上两个即将夺取她生命的男人也短暂的失神,她如初恋的情人般,两只晶莹的手臂楼主一个男人的脖子,脑袋轻轻的凑过去在他耳边低语着。

  两个男人并没有像对待其他女人般直接插入她的身体,双手匝住她的脖子,而是在她的身体熟练的挑逗着,而我的雪琪蹲下去捉住一个男人的肉棒仔细的舔舐起来,从阴囊到肉棒的顶端,直到那二十厘米长的肉棒上布满了她亮晶晶的唾液,接着,是另一个。

  我的雪琪转过身,让那男人从后面抱住她把玩着她一对雪白的玉乳,狰狞的肉棒在她胯下磨蹭着,鲜红的肉冠顶着她敞开的玉洞,在她粉嫩的蓓蕾研磨着,一股股晶莹的的爱液落在肉棒上,让它看起来越发淫靡。

  香艳淫蕩的场景通过大屏幕展现在所有来观礼的嘉宾眼中,雪琪撅起浑圆的屁股,一只手握住那吓人的肉棒对準自己的菊穴,竟然是菊穴,沾满 爱液的肉棒顺利的突出雪琪的身体,她如一只被射中的小鹿般战栗起来,男人顺势托起她两条雪白的美腿,随着雪白的身体上下颤动,她诱人的菊穴一次次吞吐着肉棒,这样插了几十下,另一个男人从前面插进她的肉穴,雪琪双手紧紧抱住那男人的脖子,两条浑圆迷人的双腿夹住男人健壮的腰部。

  雪白的肉体被夹在两个健壮的男人之间,两只肉棒在她双穴里你进我出,她高高翘起的脑袋,脸上迷人的红晕,让我不由的想起第一次见到她在学校后面树林里和两个男生淫乱的情景,一种前所未有的兴奋充斥了我的内心。

  雪琪,我喃喃的道,往事一幕幕在脑海里回放,我们一起快乐,苦恼,争执,她的淫乱一次次让我揪心的疼痛,就要结束了吗。

  她呢喃着,雪白的大腿在双棍的配合着不自觉的颤抖着,一只手从后面掐住她雪白的脖颈,扼住她的喉咙,一点点收紧,她的身体疯狂的扭动着,挣扎着,尖利的指甲在男人身上划出触目惊醒的血印。插着她肉穴的男人抽出肉棒,转到他们身后代替那只手狠狠的扼住她修长的脖颈。

  胸前一对玉乳颤抖着,菊穴里被一根二十厘米长的肉棒充满,男人托住她两条大腿让她敞开的尻穴直面众人,菊穴被干的瘙痒,窒息的快感,雪琪如怒海里一页小舟,敞开的尻穴在生命的最后时刻疯狂的向外冒着爱液。

  不,不,我心中默念着,可我的雪琪还是走到了她最后的一刻,雪白的肚皮收缩着,两条浑圆的大腿反射性的绷紧伸开,一股晶莹的水箭从她诱人的蜜壶里喷出,她迷人的肉体如过电一般猛地一颤,然后就像松了发条一般软软的躺在男人怀里。

  男人抽出插在她菊穴里的肉棒,一股清澈的尿液淅淅沥沥的从她下体淌出,雪琪的身体依然迷人,可那本来明亮的瞳孔中却永远失去了光彩。

  陆雪琪,28岁,会员编号:24435,死亡时间****年**月**日,死亡
方式:窒息,死亡原因:当众处决。我的雪琪静静的躺在地上,美丽的脑袋崴在一边,两条雪白的大腿无力的张开,尻穴里惯性的作用下依然向外冒着爱液,由于她出色的表现,侍者把俱乐部奖赏的黄金棍插进她向外冒着淫水的尻穴里,耀眼的闪光灯过后,这一刻被永远的记录下来。后来,这张照片不止出现在雪琪的档案里,更出现在俱乐部不少宣传材料里。

  她的尸体并没有被马上摞到尸堆上,而是放在圆台边上让人观赏,刚刚被男人射进身体里的习雪最后一个被押上来,路过雪琪尸体时,她故意的在插在后者肉穴里的黄金棍上踢了一脚,那东西深入宫颈深处,顿时挤出不少白色的泡沫。我们这组的女人中,习雪最小,平时玩起来也最保守,我隐隐感觉到她似乎对我意思,却没想到她对雪琪醋意这幺大。

  两个刽子手没有急于处决她,一个躺倒在地上,习雪屁眼对準那人大肉棒坐下,另一个男人把肉棒插进她嘴巴里抽送。习雪雪白的臀部上下摆动,菊穴吞吐着肉棒,肠液顺着那狰狞的肉棒淌下,肉穴里更是汨汨的向外冒着爱液。

  那人从习雪嘴巴里抽出肉棒,拿出一根绳子勒住她雪白的脖颈,而她身下的男人托起她雪白的屁股抽送起来,她胸前两只雪白的乳房跳动着,骚穴里爱液止不住的向外冒。不一会身子便绷紧了抽搐起来,两条大腿胡乱的挣扎着,双手疯狂的插进自己小穴里。

  她最后的疯狂并没有坚持多久,那男人手中稍一加劲,绳子深深的陷进她雪白的脖颈中,她迷人的肉体立时开始打着哆嗦,两只眼睛睁的老大,颤了几颤登时断了气。

  刽子手抽出肉棒,把她断了气扔到雪琪旁边,两个女人一样双腿淫蕩的叉开呈W状,唯一不同的是,雪琪下面插着根金色的棍子,而习雪敞开的肉穴仍在汨汨的向外冒着骚水。

  给两个女人几个特写之后,她们的尸体也和剩下的女人堆在一起,仅仅两个小时,八个千娇百媚的女人便成了一堆性感的美肉,王朝俱乐部老板和几个大人物在尸堆前合影留念之后,几个侍者用小车把她们运到后台。在那里,雪琪雪白的肉体和其他女人一起被摆成各种淫蕩的姿势拍了一套写真。

  王朝俱乐部门口左右两侧,八具雪白的肉体对称排列,她们双腿呈W型张开,一根根粗木棍肏着她们菊穴里支撑着她们的身体。「贱货陆雪琪」我癡癡的看着雪琪肚皮上鲜红的大字,她敞开的蜜壶里插着一根木棍,木棍的下端挂着的彩带上写着:「欢迎您的光临」。

  雪琪迷人的身体就这样以这种耻辱的方式肏在王朝俱乐部门口整整一天,来往的人都要对它们这些「贱货」品评一翻。

  我不知道雪琪的尸体最后怎幺被处理,她好像就这样从人间蒸发了一般,几年之后,俱乐部发行了一套图片中我找到了雪琪的影子——一个身体被烤成金黄色的女人静静的趴在盘子中,她的容貌依稀就是雪琪。

               【全书完】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3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上一篇:易母而「食」(04)作者:canye 下一篇:下一站。SM(三)睽违已久的性爱(03) 作者:wmud
\

郑重声明 : 未满18岁者严禁浏览本站 !se94se 建立于美利坚合众国,为美利坚合众国华裔人员服务,受北美地区法律保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