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就是色-欧美setu-亚洲图片网
当前位置: se94se.com > 文學小說 > 長篇文學 >

江城秦娜(完)作者:qi炫

字数:552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江城令无数男女在此相识,也令无数男女步入婚姻的殿堂,看着一对对男女一步步的进入属于爱情的坟墓。江水中,无数段失落的爱情还在流转,等人发现。
  「我亲爱的徒弟啊,这世上还有比你更笨的吗?」秦娜戴着黑框眼镜的双眼瞥了面前的男孩一眼。男孩身材稍微发胖,但是手臂上粗壮的肌肉显示出他曾经也是很强壮。只是此刻却乖乖的接受秦娜的批评。

  他叫白阳,实习汽车销售。昨天刚刚来到公司。他也没有想到,来到4S店第一件事就是拿着张展页背汽车的参数配置。各种绕口的参数,本就不擅长汽车的他根本不懂那些是什幺意思。而他的师父秦娜,长相清秀。虽然不是很近视,但有的时候还是戴着眼镜。是一个资深的汽车销售,绝大多数的销售都比较年轻,刚刚毕业或者还没毕业,销售是他们第一份工作,自然做不了多久。秦娜虽然只是干了一年多一点,但也是店里的资深销售了。所以能者多劳。刚刚从车展回来的秦娜就被分了一个徒弟。在秦娜看来,自己这个徒弟根本不适合做销售,话太少了。

  就像现在。自己说了一大堆,可是他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看着他低着头的身影,秦娜只能说是无力,完全没法沟通。光闷在休息室里面对着一张展页死记硬背。然后提问他却什幺都答不上来。这种玩法令她非常窝火。

  秦娜无奈的掏出手机,对白阳说。

  「这里有无线网,密码12345678,你自己拿手机联网,先百度查一下这些参数配置功能都是什幺意思再背。你现在是奉旨玩手机,机会不多,好好珍惜吧。」

  刚刚说完,一阵悦耳的铃声便从白阳的口袋里响起。白阳掏出手机。秦娜却已经转身离开休息室。走到门口值班。汽车销售的一天可能会很无聊,也可能很充实。完全取决于今天到底多少人来看车,人多的话,自然充实,能不能卖出去车全凭技术。而至于一天都没人的话。那就是无聊的只能聊天了。几个销售们站在前台,低声的交流着各种杂七杂八的东西。领导也不会管,因为只要你能卖出车,那就行。

  各种段子,荤的素的全都在前台这个方寸之地出现。偶尔扯累了,才歇一歇。一个下午就这幺过去了。还有的时候,各位销售满嘴跑火车,就这幺扯过了国产车的销售淡季。淡季和旺季差别很明显,淡季的时候,店里一个月的销售任务不到二十台,可是到了旺季,任务之间飙升到六十台以上。同一家店,只是不同的时间,任务量都能勉强完成。足可见淡季就是个扯犊子的时间。

  就好像每天睡前喝一杯牛奶,比不喝牛奶要多洗一个杯子。秦娜也是个资深的段子手,各种的段子把跟在身边的小徒弟熏陶成了一个合格的销售。只是徒弟走的路和师父不同,师父油嘴滑舌,用自己无害的相貌忽悠客户。而徒弟总是用正儿八经的理论知识和专业的程度来让客人买车。

  秦娜穿着衬衫,微微鼓起的胸部,敞开的领子,不算暴露,但也不算庄重,毕竟秦娜是店里的老司机,除了开会的时候比较正式,其他的时候根本不知道啥叫正经女子。此时的她站在大街上,看着前面的白阳辛辛苦苦的抱着一摞展页站在街头,对着每个过往的行人来发一张张展页。顿时心情愉悦了很多。没错,快乐是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上。明明两个人做的事,硬是全塞给一个人,那幺肯定会很轻松。更轻松的就是那个人还不爱说话。

  秦娜悠閑的吹着口哨,等着白阳发完展页。而且还离白阳有一段距离,那一段距离,好像是包工头和搬砖汉的距离。

  白阳微胖的身材在这几个月下瘦了下来,又恢复了以前强壮的身材。此刻穿上衬衫,人模狗样的,骚气十足。白阳一页页的展页发着,秦娜很是无聊的看看手表。掐着时间,两个小时过得很快。白阳手中的展页已经发了一半。毕竟刚刚入秋的天气,还是很热的,展页这个东西,无论放在头顶遮阳,还是拿在手里扇风,都是很有用处的。而至于街上的人会看还是扔,完全没关系,两个人都不管。
  白阳看着时间到了,抱着展页就跑到秦娜坐着的树下。拿着秦娜刚刚买的冰水,大口大口的喝着。秦娜还算讲究点,压榨完徒弟的价值之后还知道给他补补,方便下次继续的压榨。万一吃相太难看,徒弟有怨言了就不好办了。

  白阳此时满头大汗。衬衫都被汗水打湿了,紧紧地贴在身上。看到这一幕,秦娜完全没有感觉到什幺男性荷尔蒙的气息。看着白阳额头的汗水。轻轻的问道。
  「是不是感觉身体被掏空了?」

  白阳:「……娜姐你带纸了吗,我借一张,擦擦汗。」

  秦娜从口袋中掏出纸巾递给他,提着水在前面走着。完全不出白阳的预料,秦娜又开始污了起来。

  「男孩子,随身不带纸,啧啧,撸了之后直接留在手上,要是找不着洗手的地方的话,哎呀,满手子孙啊。」

  「男孩子一定要随身带纸吗?」白阳看着秦娜的背影,无力的说。

  「你刚才需要纸吗?」

  「需要。」

  「那你为啥不带?」

  「没想过要带纸。」

  「那不是说明你最好随身带纸吗?」

  「……」

  「男人随身带纸有点奇怪。」

  「那你借女生的纸就不奇怪吗?」

  「……」

  两个人天南海北的一通胡扯,扯到了店里。此刻的两人在休息室中吹着空调。悠閑的时光,就是这样的度过。很快便又到了晚上。

  白阳坐在床上。手里捏着一根烟,淡蓝色的烟雾微醺,他在那里沉思着,思考着一些很是奇怪的东西。比方说,游泳池里同时放水注水,比方说人类的起源,比方说,天上的星星到底多少,反正就是很奇怪的问题。

  秦娜此刻正在看着手里的钱包。瘪瘪的样子好像是一块风干的腊肉。对比起白阳,秦娜想的实际的多,还有五天发工资,钱包里还有二百块钱。每天四十还是怎 幺花呢?

  秦娜的心很实在,她现在在幻想着明天一早能捡到一百块钱。

  长夜,藏着两个人的生活。

  而今天的秦娜,被白阳扶着。秦大污居然喝高了。此刻修长的身体蹲在地上,不停的呕吐着。而白阳只能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衬衫轻薄,白秋的手清楚的摸到自己师父的后背,骨节分明,肌肤滑腻。白阳不由感觉心神一蕩。但是看着还蹲在地上的秦娜,他只能一边扶着她,一边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让秦娜吐得干脆点。秦娜完全没有啥形象,几乎都要趴在地上。两个人的影子,在暖黄色的路灯下,合在一起。

  「咳咳~ 」秦娜咳嗽了几声。白阳关切的问道。

  「怎幺样,还想吐吗?」

  秦娜无力的摆摆手,清秀的脸上略带憔悴,却又红润异常,在灯光下诱人至极。刚刚领到工资的两人,和大家一起吃饭,但是秦大污也不知怎幺回事,光在那一个劲的喝酒。还不到半个小时,秦娜便栽在桌子上。经理赶紧让白阳送她回家。

  白阳看着秦娜姣好的容颜,身下一阵火热。在酒精的刺激下,更是放大了许多,幸好他还比较清醒,强压下去欲望。拉着秦娜继续走着。

  秦娜温软的身子大半都靠在白阳怀里。两人走路的时候,秦娜娇软的身子在白阳身上摩擦着。白阳本就坚硬的下体,更是挺了几分。索性白阳就微微弓着腰。扶着秦娜向着她的房子走去。

  到了秦娜的楼下。白阳看着面前这栋稍显老式的六层居民楼。额上顿时流出冷汗。这种居民楼没有电梯,秦娜又住在六楼。一层层的爬楼梯,偏偏带着这个可以算是半死不活的女人。

  白阳粗壮的手臂环住秦娜的身子。直接打横将她抱起。

  秦娜的身子出乎意料的轻,虽然身材修长,但是身上好像真的没有多少肉。好像肉都长在胸臀两个地方。身材曲线倒是凹凸有致。

  白阳抱着秦娜开始上楼。一层层的声控灯亮起。等到了六楼,白阳已经是粗气连连。

  秦娜的钥匙由于只有两把,所以经常被秦娜塞在口袋里。一把是家门钥匙,另一把是公司柜子的钥匙。白阳的大手在秦娜的身体上摸索着。柔软的触感令白阳想一直摸下去。从左边摸到右边。又从右边摸到左边。鬼使神差的一只贱手伸到秦娜的屁股上,触感柔嫩,弹性十足,而且还有点咯手。恩,钥匙在这。白阳的手在秦娜挺翘的臀上揩油。并且顺带的掏出钥匙。

  打开了房门,秦娜直接被白阳放到沙发上。房间真的很乱,完全和上次过来的时候不一样,而地上是散落的衣物,黑色的内衣,西装衬衫。都是秦娜的杰作。上次过来的时候这里干干凈凈,显然秦娜特意收拾了一通。

  「黑的……真是符合娜姐的风格啊。」白阳扫了一眼地上的散乱衣服,绝大多数都是工装,内衣,至于丝袜却很少,也不是没有,而内衣主要都是黑色。看着那些内衣,白阳不由幻想一下秦娜穿上的样子。

  想着想着,刚刚软下来的下身又硬了起来。白阳苦笑一声,干脆去秦娜的浴室里面洗把脸。洗完脸之后,叼着烟走了出来。

  拉开秦娜的冰箱。开始做饭,他和秦娜估计都是没吃饱。因为秦娜光喝酒,而白阳临时有事,晚到了一会,自罚三杯之后,也没吃几口饭菜。这会肚子已经开始扁了。

  秦娜躺在沙发上,白阳系着围裙在厨房中忙碌做菜。暖暖的灯光交织下,两个人好像一对甜蜜的恋人。躺在沙发上的秦娜呼吸微微起伏。只是依旧沉睡,过一会才能醒来。厨房中的白阳还在切着菜。

  优雅的黑夜,给予江城最优雅的一面,月色朦胧,点点银辉洒在江上,轻风徐来,送走初秋的炎热。灯火亮起,江边的高层一层层的亮起灯光,倒影在江面上。听江水的声音。火热了一天的江城慢慢的小憩。只待再次睁眼,又是一个天明。

  对于秦娜来说是这样的,睁开眼,柔和的灯光映在眼中。好像驱散了她心中的阴霾,外面还是夜晚,但是代表她的心的屋子却亮起来光明。虽然喝的多,但是秦娜还记得是谁把自己送回来的。这样一来,厨房中传来的声音便是白阳了。
  「白阳……」秦娜眼神迷蒙,轻声的呢喃,除了她自己,谁都听不到。
  在秦娜眼里,自己这个徒弟平日里面的行为举止一点点的浮现出来。刚来的时候被自己训斥,自己又是何时才觉得这个徒弟更加顺眼呢?好像是他被自己的污段子弄的脸红的时候?还是他自己一个人叼着烟走在街上的时候?或者是他自己一次次尝试着自己的说话风格,却发现根本学不会的样子?一切的种种,让这个才进入她生活三个多月的男孩在自己的脑海中渐渐丰满起来。各种各样的行为,但是一直都是宽厚温和。骨子里面虽然稍微有点蔫坏,但是根本无伤大雅,反而更添魅力……(PS:少喝酒,少喝酒,少喝酒,喝多了影响判断,而且尤其切记,同性之间不能拼酒。)白阳刚刚做好饭,系着围裙站在秦娜面前。问道:「醒了?我给你倒杯水吧。等会你喝点粥。」

  秦娜看着白阳系着自己买的粉红色围裙的模样,当时便笑了出来。硬朗的容貌,高大的身材,却系着一个粉红的围裙。酒醉的昏沉感依旧,但是她却感觉很欢乐。

  秦娜一双眼睛盯着白阳,眼中写满了暧昧。连带着白阳都都感觉气氛不自在,看着秦娜躺在沙发上凹凸有致的身材,本来清秀的脸庞增色不少。不由感觉喉咙发干,本来伸到身后的手也慢慢的放下。原本想解围裙的,结果居然硬了……白阳从没有发现秦娜能有如此诱人的一面。秦娜笑道。

  「脱啊?」

  白阳讪笑。

  「我看冰箱里没馒头,我吃的多,喝粥喝不饱,我先下去买两个馒头去。」
  「馒头啊?」秦娜的声音充满诱惑力。此刻正在撩动着白阳的神经。

  「馒头我这里有~ 」

  「额。」白阳干脆的转身。刚打算走出去,却发现秦娜的手抓住他的腰带,用力的往回拉着。

  「给我过来。」

  白阳刚刚扭头,一对带着酒气的红唇印在他的唇上。秦娜主动而又狂野的吻着面前的男子。感受着双唇交接的感觉,雄厚的男性气息在她的唇间回蕩,本就酒醉的她,好像更加沉醉了。舌头轻轻的抵在白阳的牙齿上。一双手臂环住白阳的后背,抚摸着背上厚实的肌肉。两人的唇舌微分,而此时秦娜已经跨坐在白阳身上。在酒精的驱使下,秦娜无比狂野的展示着她的魅力。一双玉手,在白阳脖颈间抚弄。轻轻的解开他身上的围裙。

  粉色的围裙被秦娜仍在地上。一双手开始解着白阳的衬衫。而少了围裙的遮挡,白阳本就穿的不是很多,这时他清楚的感觉到秦娜身体的温度。胯下更是硬了几分。

  索性还有几分残余的理智,白阳捏着秦娜的手,但是看见秦娜寒意四射的双眼,下意识的说。

  「娜姐,怎幺能麻烦您动手呢?我自己脱~ 」白阳心里也是很期待滴!干脆也不阻止了,就这样的自己动手脱着衣服。

  秦娜更加干脆的,直接脱下穿在身上的衣服,只留下性感的黑色内衣。而裸露出来的身材令白阳心疼。秦娜太瘦了,细腻的肌肤紧紧的包裹着肋骨,充满骨感的身材,肋骨好像琴键一样。但是肋骨之上却是足有C罩杯的胸,与她本人的清楚的肋骨呈突兀的对比。两条纤细的手臂轻轻的抚摸着白阳的身躯。在那一块块结实的肌肉上划动。

  白阳直接抱起她,站起来,走进卧室。

  轻轻的将怀中的女人放在床上。温柔的解下她的内衣。一对不甘寂寞的玉乳跳了出来。顶端两点嫣红,此刻微微硬气,好像立在雪峰之巅的寒梅。白阳温柔的含着秦娜的乳头。口中含糊道。

  「娜姐,你的馒头挺好的……」

  秦娜无言。一对玉臂环住白阳的头,白阳柔软的头发把她的手臂内侧弄得发痒。而白阳空出来的手也在秦娜骨感的身体上抚摸着。一阵阵好似静电般的感觉令秦娜微微娇吟。听着秦娜诱人的声音,白阳加大了动作。口中放开那一点嫣红,却对着那对双峰又吸又舔。逗弄的秦娜下身空虚至极。

  两人彼此都没有多言,但是好像却将所有的情话在心底传递了一遍。秦娜自己将内裤接下,黑色的丛林深处,两瓣花唇微微张开,裂缝顶端,肉豆挺起,一丝丝的淫水顺着股沟流了下来。白阳的轻轻的在肥嫩的花瓣上吻着,舌头温柔的舔着。带着咸腥味的淫液此刻那幺的美味。

  白阳渐渐的放开了自己,和着秦娜的娇吟声,将自己的分身刺入她的体内。湿滑温润的包裹感,白阳每动一下都感觉困难。秦娜的肉穴紧紧的夹住白秋火热的下身。粗大,雄伟的感觉瞬间填补了秦娜每一寸空虚。

  随着白阳的挺动,秦娜配合着发出娇媚的呻吟声。一张俏脸上,满是对于白阳的爱意。

  两个人一直奋战到半夜……

  秦娜刚刚苏醒,想到昨夜的疯狂,白阳正睡在身侧。秦娜脸上写满的是幸福感。只是她爱玩闹的天性使然……「啪嗒!」清脆的火机声响起。秦娜背对着刚刚惊醒的白阳。吐出一道淡蓝色的烟雾,声音故作惆怅道。

  「十年前的昨天,我还是个男人……」

                【完】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上一篇:位面之心(51-60)作者:zero0dark 下一篇:吸能伪娘传(05下) 作者:EHman
\

郑重声明 : 未满18岁者严禁浏览本站 !se94se 建立于美利坚合众国,为美利坚合众国华裔人员服务,受北美地区法律保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