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就是色-欧美setu-亚洲图片网
当前位置: se94se.com > 文學小說 > 長篇文學 >

质变(01-2.1)作者:Uniment

字数:1636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质变01-1初

  我叫沈林(虚构),是一名大学生,自我感觉还是有点小帅小帅的~ 不知道从什幺时候开始,我喜欢上了女生的脚和她们穿过的袜子。每当看到女生那摇曳裙摆下窈窕而又迷人的被丝袜包裹住的美腿时,我的心里就痒得难受。也许就像是精虫上脑一样的感觉,在高中的时候我就经常在家里自己解决这种问题。然而到了大学,问题来了,我无法在4人一间的寝室里做出那种难堪的事情。那样室友会怎幺看我,简直无法想象。好在寝室里的另外三人都经常出去,刘悦和王玉文经常出去打篮球,一打就是一下午,而学霸秋远受不了我们三个晚上玩LOL玩到半夜的这种生活方式,直接就搬到了学校外面住。这样我就有了完全的个人空间,来放松自己。不得不说,那种感觉简直是欲死欲仙,爽到不行,而这也是我的大学生活产生质变的开始……

  作为一名大一的学生,我还是很憧憬大学生活的,第一件事莫过于就是和寝室的另外两人参加了班上搞的联谊(学霸根本看不起这些东西)。这也是我第一次近距离接触班上的几名女生,而四个女生中其中最吸引我的就是秦思璐,先不说她有一副天生可爱美丽的脸蛋儿,很想动漫里面的那种大眼萌妹。这是我第一次一看见那双匀称惹眼的美腿,下面的小兄弟就忍不住坚挺了起来。开学正值秋天,而我在重庆这边读书,寝室里出了学霸和王玉文是本地人,我是杭州人,刘悦是辽宁人。所以这时天气也不冷,秦思璐穿了一条肉色的丝袜,虽然很薄,但是不难看出她皮肤的白皙细腻,脚上穿着一双可爱的松糕鞋,更是给她增加了一丝勾人心魄的美。我努力的平息下自己的欲火,转眼望向窗外,这才堪堪的冷却下来。回过头来又看了看其他三名女生,王婷穿着一身学生制服类似风格的毛衣和齐膝短裙,也穿了一条肉色的裤袜。黄诗涵是黑色热裤加上一条粉色的裤袜,只有刘永欣穿着一条水洗的牛仔裤和圆头皮鞋,但也无法遮掩她勾人眼球的大长腿。而这次联谊我们寝室的三个男生和这一寝室的女生也是极为的谈得来。那天之后,我就暗暗下了决心,要追求秦思璐,我问了王玉文对这四个女生的看法,他是有女朋友的,听说已经恋爱了三年,对于这些来说比较有经验。王玉文咧嘴一笑,对着打趣道:「兄弟,看上哪个了?」

  「秦思璐吧,感觉她是四个女生中最合眼缘的。」

  「啧啧啧,那你可要加油了,刘悦那小子已经开始追求了哦,我说兄弟,要不换一个吧?你知道刘悦的脾气的。」

  其实在前一星期,我才和刘悦吵了架,原因是因为他睡着了,而我在寝室里走动的声音太大把他吵醒了,和他吵了起来,还差点打了一架,后来他清醒了之后又跟我和好了。我是不喜欢刘悦这个人的,太强势,又太机灵,长得也挺帅,符合那种阳光男孩的气质,不过他老喜欢拿我和秋远开玩笑,秋远跟我说,他搬出去住的原因有一部分就是因为刘悦这个人太孩子气了。的确,很幼稚,也许我会嫉妒他,但更多的还是反感,只是我从没表现出来,还继续和他扮演着好哥们的角色。一听到这个消息,我心里顿时就怒了,但是表面上还是呵呵一笑说到:「看不出来,他也喜欢这种萝莉型的女生啊,我还以为他会选刘永欣呢。」
  「刘永欣?兄弟你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吧,那可是我们系的系花诶!」
  「卧槽,不是吧,我还不知道!什幺时候评的!」……就这样,我从王玉文嘴里得知了刘悦的动向,有一次刘悦还问我看上了谁,我笑着跟他说我喜欢黄诗涵,他哈哈大笑说我和她挺配的,黄诗涵和王婷相比另外两个女生是属于中上级的那种,我这幺说也就能忽悠过刘悦了,我自以为很成功,每天晚上都要跟秦思璐和黄诗涵QQ聊天,一来是为了掩人耳目,二来是为了找女朋友。每次一想到她,下体就会莫名的兴奋,这种感觉太难受了,而正当我沾沾自喜之时。一次活动把我向深渊推了下去。

             质变01-2陷阱

  「刘悦!祝你生日快乐!」

  KTV包房里一阵阵庆贺的声音发出,这次还是那些人,唯一不同的是,秋远也来了。刘悦的生日,他大胆的抱住了秦思璐,亲了她一下,然后对着秦思璐红扑扑的脸蛋儿和周围所有人的「在一起」的呼喊声中大声说道:「秦思璐!我喜欢你!和我在一起吧!」

  「恩……我愿意……」

  「噢噢噢!」KTV包房里再一次沸腾,大家貌似都很开心,除了我,一个渺小的我,我感觉到被世界所抛弃,所有人都好像在嘲讽我一般,而我却还得对着他们傻乎乎的强颜欢笑。正当我脑子一片空白的时候,刘悦说道:「今天很高心,我和璐璐能在一起,真的很高兴,同时,我也想帮我的好兄弟!沈林!说一个媒!沈林,别等了!快来!这次不抓住机会!更待何时!」

  这是我万万没想到的。

  我被秋远和王玉文推到了黄诗涵的面前,追求黄诗涵这件事,只有刘悦知道,我是为了敷衍他才这幺说的。而在这时,我正对着比我矮了半个头的黄诗涵,尴尬得说不出一句话来,而我的眼镜也不敢看她,只能将眼光放在另一侧,而那个位置正好是秦思璐站的位置,我几乎要与她四目相对!她对着我笑,我心里莫名的一阵失落,但是我很快的醒悟了过来,对着黄诗涵伸出了一只右手,拉住了她的手说道:「诗涵,我喜欢你。」

  KTV里又是一阵哄闹,黄诗涵对着我甜甜的一笑,点了点头,周围的人都开心的祝福着我们这两对新诞生的情侣,而我,继续牵强的笑着,笑得脸都麻木了。

  那天之后,我们这两对情侣的事情在班上就传开了,我们班学的是英语导游,所以男生只有我们四个,而女生却有24个,刘悦一大清早就叫上我去和黄诗涵还有秦思璐吃早饭,几乎每天如此,周末也经常在操场上围成一圈做游戏,晒太阳,而我也渐渐发现,黄诗涵很喜欢穿丝袜,她基本上都是裙子或者短裤里面穿着一条丝袜,各种颜色的都有,我问她很喜欢穿丝袜吗?她说她们寝室都很喜欢这幺穿,我默然不语,而她却很有深意的看了我一眼,说:「怎幺?不喜欢吗?」
  我急忙摆手说道:「不不不,喜欢啦,只是感觉很美。我挺喜欢女孩子穿丝袜的。」

  「喜欢?有多喜欢呀~ ?要不要舔一下?我的脚可是很香的哟!嘻嘻。」
  听到这句话,我是真的忍不住了,下面的小兄弟瞬间就硬了起来,差点把牛仔裤的拉链都给掉了,我急忙对自己说:「冷静!冷静!上天有好生之德!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而黄诗涵看着我严肃得跟天安门站岗的巡逻警卫一样,笑嘻嘻的拉着我的手说:「笨蛋!开玩笑的~ 瞧你这个样子,跟高考落榜似的~ 走啦!
去看电影~ 今晚我要吃……」

  本以为这件事情已经结束了,没想到这才是我真正大学生活的开始……
  又是一个星期五的下午,我和黄诗涵像平时一样去看了电影,吃了晚饭,不巧的是下了很大的雨,我的衣服拿给了黄诗涵挡雨湿透了,而她也被路边飞驰而过的一辆的士贱了一身的水,我们跑到了电影院附近的一家宾馆门口,黄诗涵拉着我的手问我:「林子,带身份证了吗?」

  「带了,等等……我们不回去了?」

  「不回去了啦!今晚就住这里!除了和我爸,我还没和其他男人一起住过宾馆呢~ !」

  「额……好吧。你把证给我,我去开房。」

  「我去我去~ 」说完她就拿着身份证拉着我跑到了前台,对着前台的服务员说道:「给我们一间双人房!」

  「等等!一间房!这……这不好吧……」

  「老娘都不怕,你怕什幺!就要一间!」诗涵典型的辣妹子风格展现得淋漓尽致。我发现自己也是深深被她的可爱俏皮与重庆人独有的那种豪放所打动。渐渐地爱上了她。

  开完房,我脱掉了单薄的衬衣躺在床上,似乎想起了什幺事情,就起来準备问诗涵,我刚转过去,就发现诗涵正好脱下了脚上的那双黑色的长靴,正在脱着白色的裤袜,那白色的裤袜上面还有被泥水打湿的印记,诗涵被白裤袜包裹脚尖泛着淡淡的黄色,这是我第一次这幺近的距离观察一个女人脱袜子!我感觉自己都要射出来了……不知不觉我都没感觉到我呼吸的加重,还有诗涵那张可爱的脸上正挂着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

  「还看,再看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诗涵开口说话了。

  我这才反应过来,我失态了。干咳了两声。借口说去楼下买包烟,出了房门。来到楼下,发现雨渐渐地小了,心里自嘲的笑了笑,感叹着造物主对命运弄人的抉择,抽了根烟,心里却想着,要是能拿着那双袜子闻一闻,猛地大吸一口会是何等的畅爽。随即又摇了摇头,心想,搞得跟自己是个变态一样,诗涵可是我的女友,我的思想怎会如此的龌蹉。心念一灭便起身上了楼。

  打开了房门,发现浴室门有一条小缝,里面传来稀稀拉拉的声音,她在洗澡。还问了我一句,我回答说我回来了。正準备坐下,等等!她在洗澡!这样说的话!我的目光直接扫向了搭在那条黑色长筒靴上的白色连裤袜,我承认,这个时候我已经被下体所支配,我直接跪在了地上,轻轻的朝浴室望了一眼,还在洗,看来还有一会儿,我忍不住了,焦急而又小心翼翼地捧起了那条白色的连裤袜,拿在手中,捏着袜尖泛黄的部分贪婪的呼吸着,天吶,这种感觉简直是太爽了,我甚至都没意识到自己的下体已经湿了,袜子上散发着那股皮质长靴的味道和一股略浓重的酸臭味,才想起来,这条裤袜,诗涵貌似穿了一个星期了。一个星期……她平时很爱干凈的!怎幺会!我像是条件发射似的朝浴室门口望去,发现浴室门的缝隙被打开了,很大很大,而诗涵正穿着睡衣,似笑非笑的拿着手机望着我。
  「诗涵,你,你洗完了?我,我,我刚刚看见。看见你的袜子掉在了地上,正準备帮你捡起来呢。」我已经懵了,不知道该把手中的袜子放下还是继续拿着,这是我的眼睛扫到了诗涵手中正对着我的手机,猛然间想到了什幺,从地上弹了起来,一个跨步沖到诗函面前夺过了手机。开始翻找起来。

  「哼,闻够了?再多闻一会呀,要不要本小姐再多穿几天,你继续闻?」
  「艸,存在哪里的!快说!」

  「想要吗?哈哈,你也想砍看自己那下贱的模样吧?啧啧啧,本姑娘一开始还不信,你倒是让本姑娘大开了眼界啊!套了你这幺久,终于套上了~ 想要的话我会叫王婷给你一份的,或者说~ 我传到我们系的群里面去,或者贴吧?哎呀,你肯定会火的,喜欢闻女生臭袜子的贱货!哈哈哈!」

  我绝望了。呆在了原地,动也不动……不知为何,脑海里面浮现出了好多人影……妈妈,爸爸,祖父祖母,好多家乡的兄弟,好多朋友……还有……秦思璐。正在这时,我突然下体猛地一疼,差点昏了过去,我无力地摊倒在了地上,黄诗涵……一脚提到了我的裆部……我也从梦中惊醒,这个让我又爱又恨的小恶魔,正一只脚踩在我身上,一只手打着电话。

  「喂,婷婷,欣欣~ 搞定了!果真和刘悦说的一样!哈哈,你们看了视频啦?看见他那贱样了吗!笑抽我了都快!快过来!东西带上!对了!要不要叫璐璐?什幺?又去约会了?算了算了!快来!我先调教调教他!」

  这个电话听得我是悔恨不已,然而后悔有用吗?黄诗涵的脚依然肆意的在我的头上肆意的揉搓着,一边还在咯咯咯的笑着,突然她又一脚猛地踩向我的头,我眼前一黑,感觉脑震蕩一般疼痛晕眩,她没给我任何考虑的时间,又用脚把我的头踢正,用脚趾捏住了我的鼻子,边笑边说:「怎幺样,这次带你开房,还不错吧?哈哈!」

  我现在连看她的勇气都没有了,心里凉飕飕的,就像被掏空了一样,任由她的脚踩在我的脸上,她又对我说:「快点闻吧,刚刚还没洗澡,味道还很新鲜哟。就算你要舔都可以的。唔~ 反正你以后有的是机会,不急~ 」

  一听到这话,我就知道,也许我是要真正开始我的「大学生活」了。

             质变01-3培训

  「来,给本姑娘舔舔脚,正好五天没洗脚了,咯咯咯。」

  头上套着黄诗涵的白裤袜,我倍感屈辱,但又有一种莫名的兴奋,说实话,我也经常上一些网站去看别人那些舔脚的视频……只是换位到了自己这里……还是不好受的……我的下体一直处于顶峰状态,不得不说黄诗涵太会挑逗我了。她还故意把裤袜最臭的部位把我鼻子堵住,搞得我只能用嘴呼吸,我伸出热气腾腾的舌头,用陌生而又熟悉的动作舔着黄诗涵白嫩的脚丫,不得不说,她的脚很软,感觉没有一点老茧,但是从脚上我也舔到了一丝酸酸的,难吃的味道。我这次是真明白了,她说的几天没洗脚是真的,那幺这一切肯定也是早就安排好的,想到这里我的嘴渐渐停下了,我刚一停住,黄诗涵就一脚踹向了我的肚子,疼得我在卧在地上,但依旧是跪着。黄诗涵又一脚把我的头给弄了起来。笑着说:「你可真是贱,闻着本小姐的袜子也能勃起这幺久,看来很适合当奴才啊~ 」

  「诗涵,能不能告诉我到底是谁」

  又是一脚,把我踹翻在地,不得不说,是我以前太小看女人的力量了,这一脚是真把我踹得反胃,再也没敢爬起来,黄诗涵用嫩脚踩住了我的嘴巴,命令道:「大口呼吸,把袜子上的味道全部吸进你的猪脑子里!记住了!这就是本小姐的味道!哈哈!」

  嘴被堵住的我,不得不用鼻子呼吸,每吸一下,我就感到下体膨胀一丝,又要喷发了,我忍耐着,但是诗涵白色裤袜的酸臭与她脚独有的香味让我失去理智,而黄诗涵却踩着我的头为我录像,还不时的用脚摇一摇我的脑袋。轻笑着。正在这时,门开了,门外传来了两道熟悉的声音:「哟,都玩儿上啦?」

  「噗,涵涵,你也真会玩,你这袜子不要了吗?你可不知道他洗头没有呢。」王婷笑着打趣道。

  「没事,到时候再买一双不就是了,用一条12块钱的裤袜,换一条能让我们开心的狗,何乐而不为呢。哈哈」

  「就是就是~ 涵涵这个生意可做得划算啊,对了对了!别踩着他了,快让我看看他现在的贱样!」刘永欣很兴奋,至少这是我从声音里面听出来的,我感到害怕了。是真的,从内心感到害怕。

  「喂喂喂,没听到欣欣小主对你的命令吗。还不快点把姑奶奶的裤袜取下来,真是~ 有这幺香?」黄诗涵嫌弃的蹬了我一脚,我麻木的去下了头上的裤袜,不敢正眼看她们三个。我能感受到她们鄙视取笑的目光和泛着玩味的笑容。

  「抬起头来。」刘永欣命令道。

  「你他妈没听到吗,叫你抬起你的猪头!」又是一脚,不知什幺时候,黄诗涵换上了一条灰色透肉的连裤袜,我被一脚踢得侧卧在地上,正好脸对着她们,我看到了她们三个人脸上那股嘲讽的笑容,真是让人无地自容,特别是作为一个男人。

  「别把眼睛移向别的地方,你不是喜欢闻脚吗,或者说,喜欢舔?我们三个人都很久没洗脚了,你过来帮我们舔舔吧~ 舔完了,有奖励。」刘永欣天生就拥用了一股特别的诱惑力,不仅仅存在于她那完美的脸蛋儿与高挑匀称的身材,她留着飘逸柔美的长发,却又给人一种英姿飒爽的感觉。就像一个天生的女王。我听完这句话,好不容易有点熄火迹象的小弟弟有勃了起来,顿时我的脸就红了,是胀红的,在她们肆无忌惮的嘲笑声中我準备站起来,谁知站在我旁边的王婷直接一脚踢在了我的膝盖上,随后又用那穿着雪地靴的脚踩住我的头笑着说:「谁允许你站起来了?我告诉你,以后没有我们的命令,就是睡觉,你也得跪着!」说完三个女孩儿都哈哈大笑起来,我被羞辱得已经忘乎所以,竟然木讷的答道:「是,主人!」

  「不错嘛不错嘛!这幺快就熟悉了自己的身份!为了奖励你!你再学狗叫两声!今晚我就允许你套上我的裤袜睡觉!哈哈哈哈!」王婷笑得眼泪都快出来了,而我竟然兴奋得立马「汪!汪!」的叫着,我看到黄诗涵和刘永欣一边拿着手机拍着,一边笑得喘不过气,王婷更是继续用脚一下一下的踩着我,虽然不痛,但是她把我最后的一点尊严给踩得一点儿不剩。

              质变01-4量

  「唔……唔……」

  我想说话,却说不出来。

  这是我在女生宿舍2号楼xxx寝室的第一个夜晚。

  嘴里被塞了一双黄诗涵穿过的白棉袜,也不知道穿了多久,含在嘴里又酸又臭,同时也散发着她脚上那股女生特有的淡淡的清香,鼻子上还盖着两双王婷和刘永欣穿过的臭丝袜,这是真的臭,我也是第一次发现女生的脚也会这幺臭。王婷还好些,她把她的那双肉色短丝袜往我鼻子上扣的时候我倒只是微微挣扎了一下便接受了那种酸臭味,而刘永欣的那双灰色丝袜却让我彻夜难眠,更别说脖子上还系着一个特制的「狗链」。有四个栓口,看来是早就为我準备好的。睡觉前王婷将她穿了5天的裤袜套在了我的头上,而黄诗涵也将那条白色裤袜套在我的头上,搞得我特别难受,她们告诉我,以后都只能跪在地板上睡觉,而且还得闻着她们的袜子,嘴里也得含着她们的袜子睡觉,我的下体已经接近硬了一个小时,真的是难受死了,同时也有一种想哭的沖动。因为从她们的口中我知道了,秦思璐今晚不在的原因。

  她和刘悦去外面开房了。

  他俘虏了我曾经喜欢的人。

  而我却做了一条她室友的狗。

  我在裤袜里默默抽泣着,直到4点我才慢慢的接受了刘永欣的「臭脚」和这种令人难受的睡姿,缓缓的睡去。还没睡到4个小时,我就感觉到有人再扯我的脖子,凭着记忆力我感觉出了是刘永欣那个床位传来的,女生宿舍的床下面是电脑桌,而上铺才睡人,我缓慢地跪着爬到了刘永欣的梯子前面,仰起了脸,就跟昨晚主人们告诉我的一样,要用我这张下贱的狗脸来迎接主人的脚下床,刘永欣本来就高,身材又好,自然体重也比另外三个女生要重,她一脚踩在我的脸上,我整个人的身体就往下面沉了一下,瞬间把整个人的瞌睡全整醒了,这一脚差点把我踩窒息过去,刘永欣又用脚点了点我被裤袜套住的头说:「稳一点,狗奴,这样踩着可真舒服,昨晚还不错吧?」

  我「唔唔」的叫着,下体再次被刘永欣的嘲讽给弄硬了。

  刘永欣慢慢的踩着我的头站到凳子上说:「跪下,我要骑着你去厕所。」
  其实厕所离她的床位很近,只需要下个梯子打开阳台门就到了,但是她们依旧觉得麻烦。感受到刘永欣两条白大腿跨在了我的脖子上,那细腻白皙的肌肤,让我跪在地上忘记了自己,不得不说这系花的名称不是白来的,不仅长得漂亮,身材好,连皮肤也这幺好,刘永欣见我一直不走,便用大腿使劲地夹我的头,这时我才艰难的往前爬行着,刘永欣用很不屑的语气调侃道:「别把自己当成什幺了,当条狗也要有分寸,主人是你能够随便意淫的?以后主人有人男票,你也只能天天跪着舔我们的脚,天天看着我们做。哈哈!」

  我身体颤抖着,刘永欣从我头上下来,缓缓的拉下了那条黑色真丝内裤又坐到了我的头上,只听见头上传来流水声,我当时心里特别难受,又想哭了,别人的大学生活都是吃香的喝辣的,体验人生最青春的时刻,而我呢,却在一个女生的屁股下面听她小便的声音,还不停的被嘲讽,我也许,真的只适合当一只狗吧。我这样想到,但那最后一点人性还是让我的身体止不住的颤抖。而刘永欣也感受到了我的抖动,噗的一下笑了起来,笑的很开心。抽出一张纸,擦了擦小便完的小妹妹,拉起内裤,骑着我缓缓地回到了桌子前,把我头上套的两层丝袜拉开到鼻子的部位,露出了我塞着诗涵主人白棉袜的嘴,她示意我松开那双臭袜子,我连忙把袜子吐了出来,她笑嘻嘻的说:「吃了这幺多诗涵的脚汗,很口渴吧?正好刚刚小便完的手纸还没扔呢,把它吃了。」

  她居然叫我吃她小便完的纸!先不说能不能消化,这是我想都没想过的,我虽然很喜欢女生的袜子,但这些东西却是我不能接受的。我紧闭着嘴,任她用手想掰开我的嘴或是踢打我,我都不愿张开,这种声音甚至吵醒了寝室的其他两人,而这也是我人性最后的残留了,我不知道,还能坚持多久。

              质变01-5似

  「啪!」

  刚刚昏死过去的我又被一鞭子给抽醒。映入眼帘的是一双黑色的毛绒长靴以及一双套在长靴里的粉色条纹大腿袜美腿。看着我睁开了眼睛,那双美腿的主人蹬着可爱的毛绒长靴又高兴地一步小跳,开心地说:「快看快看,又醒啦~ 」
  经过这几天对我的残酷折磨,我已经能立马分辨出那声音,是黄诗涵。
  「啪!」又是一道鞭子抽在我身上,我疼得想大叫,却叫不出来,因为嘴里塞满了刘永欣和黄诗涵用过的卫生巾,并用胶布封了起来,我只能痛苦的发出呻吟,请求主人的原谅。自从那天早上得罪了刘永欣主人以后,我就被她们关到了一个她们在外面合租的房子里,头上套着黑色裤袜的我一进门就被王婷用穿在脚上的棉袜塞住了嘴。黄诗涵给我脖子上套上了那条特制的狗链,一脚将我的头狠狠地踩到地上,轻笑着说了一句:「看来是没给你来点教育,不知道主人的话对你来说意味着什幺了吧?」

  「艸你妈的,还敢不听本主人的话!」刘永欣那穿着高跟长靴的脚一下子就踹到了我的肚子上,我疼得反胃,而脖子却被狗链拴着,黄诗涵又用她那双穿着毛绒长雪地靴的脚踩住了我的脖子,让我无法呼吸,我很难受,我已经没法用语言表达出来这种感觉,也许这是我长这幺大收到过第一次这幺残酷的对待。我也许对当年那些打仗时俘虏被严刑逼供下的状况有所体会了,只有当自己身临其境,才会体会到这种真实感。在刘永欣的连续脚踹和旁边王婷和黄诗涵的嘲笑之下,羞辱的昏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越来越难呼吸,一股恶臭传来,我发现自己能嗅到一股尿骚,那股轻微带有氨气的味道,差点把我又熏晕了过去,我不知道主人们做了什幺,我只知道现在我不能用鼻子去呼吸,那味道太难闻了。但是嘴里塞着那双王婷穿过的棉袜,我只能不停地咀嚼王婷的臭棉袜,用口水把王婷的袜子打湿,腾出一点让我用嘴巴呼吸的空间。可能过了大约一刻钟,有人像是打开门一般进来了,并打开了灯,虽然我头上套着黑色的裤袜,但是我还是能感受到日光灯刺眼的光芒。还有两个熟悉的身影。那到底是谁?

            质变01-6新的开始

  「我的天……这就是你们说的『狗』?」

  这个声音,对于我来说太熟悉了,是秦思璐,一想到秦思璐站在我面前,我有可能会闻到她的美脚,我的下体不仅就硬了起来。

  「璐璐,你看,这个贱狗的下体居然硬了!他肯定又在意淫舔你们的脚了,哈哈!」

  「舔我的脚?啊,好恶心!」秦思璐很嫌弃的说道:「世界上怎幺还会有喜欢给别人舔脚的人,真是受不了,老公你说对不对~ 」说完便靠到刘悦的胳膊上,又悄悄地说了句:「老公你看,他的小弟弟比你小了好多呀~ 」

  秦思璐对我的羞辱让我涨红了脸,连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甚至忘了那股令人窒息的尿骚味,房间里回蕩着女生一阵阵银铃般的笑声和一个男生的嘲笑声,当然还有我急促的呼吸声。这是,王婷走到我面前,用穿着肉色丝袜和毛绒拖鞋的脚踢了我一下,不满道:「我的袜子你还没吃完?这可是我穿了一周的,你最好把它用嘴洗干凈。」

  「婷婷你说什幺?他嘴里还含着你的臭袜子?就是你最近去操场跑步那一双袜子?在寝室里就臭得不行了,他居然还吃得下去?」秦思璐震惊了,捂着嘴不可思议地说道。

  「我的老婆大人,你太单纯了,这个世界上啥人没有啊?也许这种人的出现天生就是为我们这些人服务的嘛。你看他现在这个下贱的模样,你会想到他是谁吗?」刘悦宠溺的摸了摸秦思璐的头对着我一阵嘲讽道。

  「刘悦你们两就别秀恩爱了,都快溺死我们3个了!」黄诗涵一阵娇笑,说着便走到我的面前,一耳光扇到了我的脸上,命令道:「给我跪好了!现在本女王要坐到你的头上!」

  在吃到那一巴掌的时候我竟然哭了。但是这并没有影响到黄诗涵将她的美臀移到我的头上一下坐了下来。我努力地支撑起黄诗涵身体的重量,身体不住地颤抖着。这时黄诗涵的小屁股扭了两下,不满地说了一句:「下次把他的头发全部剃光光。就算套着裤袜坐起来也不舒服嘛。」刘永欣便随意地说道:「剃了头发,就没原来这幺帅了,虽然服务不周到,但是还有点色相嘛,你这头发一剪,跟一个人肉马桶有啥区别。」

  秦思璐不解的问:「为什幺是马桶啊?」

  「因为我们正在训练他喝尿呀,以后当然还要吃我们的屎。不是马桶是啥?哈哈哈哈~ 」刘永欣边说边轻踩我的小弟。我对人生已经感觉到了绝望,也许,这辈子我都逃不出她们的魔掌了。

             质变01-7羞辱

  「还要吃屎?天啊,这到底是个什幺样的人,这种事情怎幺可能是一个人能做的出来的!」秦思璐更加不可思议了。两只水汪汪的的大眼睛瞪得老大老大了。
  「宝贝儿,这个贱货我们都认识的,还是你老公我一开始发现了他的秘密,到现在我们才会有这幺一个好玩的奴隶哟。」

  听到刘悦用奴隶这个字眼儿来形容我,我感到十分愤怒,变要站起来反抗,而黄诗涵感受到了我的力量,一下子从我头上跳开,而我也一下子站了起来,刘永欣见状立马一脚踢到我的下体,正好是我的蛋蛋处,我感受到一股撕心裂肺的疼痛,嘴里喊着袜子的我屈辱的叫了一声,跪倒侧卧在地上,刘悦沖过来一脚踩住了我的头,让我不能反抗,而秦思璐也「啊」的叫了一声,显然是被吓到了。
  「欣欣,你干嘛呀!这样做会死人的!」秦思璐紧张地对着刘永欣说道。
  「不给他点教训,他不知道天高地厚啊。这样做不会有事的,放心,我爸是警察,这只是他教我的基础防狼技巧,还没用上7成力呢。」刘永欣边说边从一旁的口袋里掏出一副手铐,示意刘悦把我的双手反手拷了起来。我被刘悦坐在身下,透过黑裤袜看着这个眼前模糊的人影,完全没想到竟然是因为他,改变了我的人生。

  「对了,璐璐,想知道这贱狗是谁吗,你绝对猜不到的~ ?」黄诗涵见秦思璐有点不高兴,便打趣地说道。

  「对呀对呀~ 璐璐猜一下,猜对了就让这条狗给你和刘悦舔脚。」

  「我怎幺会知道呀,我认识吗?」秦思璐好奇的问道,心情也稍微好些了。
  「锵!锵!锵!快看快看,这条贱狗还在闻我撒了尿在上面的姨妈巾呢~ 」黄诗涵取下了我头上的黑裤袜,俏皮地一笑对着秦思璐说道。

  「天!这是!沈林!怎幺是你!」秦思璐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而我压根儿不敢正视她,在自己暗恋的人面前被如此的羞辱,我又愤怒又悲伤,愤怒的是自己居然被刘悦算计得这幺深,悲伤地是我已经感觉这辈子都已经完了。不过秦思璐却走到我的面前,蹲了下来,有点生气的对着我说:「沈林,把袜子吐出来!」
  一时间,所有人都诧异了,我很吃惊,为什幺秦思璐叫我这样做,不过我还是吐出来了。秦思璐见状,终于神情缓和了一些,对着我说:「沈林,我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幺,也许这并不是真正的你,说实话,第一眼看见你我还觉得你是一个很阳光,有点帅帅的男孩,怎幺现在会变成这种样子,只要你愿意,现在就可以穿上衣服,站起来走出去,像一个人一样,你还是我的同学,我也保证,诗涵她们不会为难你,包括刘悦。」

  秦思璐说的话让我一下子呆住了,眼泪不经意见又流了出来,我正想开口说话,黄诗涵却说话了。

             质变01-8抉择

  「璐璐,你疯了吗?跟这种人有什幺好说的!他没有选择的权力!」

  「宝贝儿,你怎幺想的,我们马上就要拥有一个别人都无法拥有的宠物了啊!」
  「就是,璐璐,你这样让我们很难做!」

  最后刘永欣也说话了:「璐璐,我知道你觉得这种事情很残忍,也很无礼。这样吧,我们给他一个选择,如果他选择当人,我们就删除所有他的记录,包括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我们也当没发生过,如何?」

  王婷本来还想说点什幺,却被黄诗涵制止了,静静地听着刘永欣说:「贱狗,或者说,沈林,一个是我们的奴隶,天天为我们服务的下贱之人,而另一个,当我们的同学,就像平时一样,我们也许不会有任何瓜葛,大学毕业,我们也会只是同学的关系,至于某些人,我也管不着咯。」听得出来,刘永欣对秦思璐的做法是很不满的。而秦思璐什幺也没说,只是点了点了头,示意同意了。然后看向我,我也点头,说实话,我害怕了,我想起了我的家人,还有我的那些朋友,如果在此地堕落,也许我将永远不能回头。刘悦这时已经离开了这个屋子,不知道去了哪里,此时四个漂亮的女生和只穿着一条内裤的我。我正在脑海里思索着,因为我的内心在这段时间已经有点偏向于三位女生对我的调教,虽然有时候让我很痛苦,但是她们给了我很多机会去接触她们的脚,我并不反感她们把袜子套在我头上或者是塞在我嘴里,相反我还会感觉到很刺激的感觉,而她们一般时候都是在我面前展示的是最真实的自己,黄诗涵的俏皮可爱,刘永欣的高贵冷艳,王婷的机灵单纯,都让我对这几个女生又爱又恨,我知道如果我选择了继续当她们的同学,也许从这里走出去,我们再也不会有任何联系,我更不可能主动去联系她们,我想到这里,差点腿一软就跪了下去,我舍不得离开她们,只要我跪下,我就能舔秦思璐的美脚。但一想到家里人和朋友,还有未来的路,我还是默默的从她们身边擦过,穿上了自己的衣服,走出了门。

  到了楼下,发现刘悦正站在下面,刘悦见我下来,对我呵呵一笑,说道:「兄弟,不好意思,那天你走的时候电脑没关,里面的东西就被我看到了,本来只是想整下你,没想到那几个女生就当真了。我跟你道歉。」说完便想过来搂住我的肩膀。我也没有抗拒,任他把手搭过来。然后扭头对他说了一句:「也许我们原来是兄弟,秦思璐是个好女孩,不要辜负她。」然后头也不回的走了。回到寝室,发现王玉文不在,今天下午虽然没课,但是他一般都会待在寝室,跟学霸打听了才知道王玉文辍学了,他父亲的公司需要他去帮忙,寝室里就剩我和刘悦两个人了。失去了最后能说话的人的我,只能选择搬出去,或者继续和刘悦同住一个寝室,我们寝室也很少和其他寝室一起玩,所以这就更加坚定了我要搬出寝室的念头。

              质变01-9魔鬼

  指那件事情之后已经过去了两周,我的搬离寝室计划也即将要完成了,最近和刘悦见面也不会这幺尴尬了,也许是关系淡了吧,就像我已经两周没去上课,只靠吃外卖和自己上网看书打发无聊的生活,我只想快点结束这一学期,然后回家和家人,和朋友们一起玩。而刘悦每天在寝室的时间也只有晚上或者早上,因为下午他一般要去打球,晚上要去约会,和我的女神。找回以前那温馨的感觉,但是我现在却有着一种欲望,就是再次跪在那四位美女女生面前的欲望,这种感觉有时候就像是万蚁蚀心般让人难以忍受。我甚至会担心我下学期一见到她们就会不经意间的向着她们跪下,舔她们的脚和鞋子。每当这种时候,我只能自我解决问题,我想念那段难忘的回忆,可以让我无尽的喷发,但我也不再想回到那种生活,我已经决定,回归我的正常生活,作为一个人,但毫无疑问这段经历将使我永生难忘。

  期末考试就要开始了,我很紧张,因为者不可避免的与她们?见面,但是到了现场,发现她们除了秦思璐以外并没有人穿裤袜,秦思璐一身都穿得毛茸茸的,像只可爱的小白兔,脚上踩着一双白色的毛绒长靴。而那两双匀称的美腿上裹着一双白色的裤袜,简直是又萌又可爱。我一直盯着她,可能是被人盯久了会有感觉,她回过头,正好发现我在看她,顿时我感到很尴尬。因为她虽然帮了我,但是也是知道我的那些黑历史的人。正当我们很尴尬的时候,老师进来发了试卷,这才让她回过头去,她露出了一个可爱的笑容,温暖了我的内心。

  考完试回到寝室已经是晚上6点,见刘悦还没回来但是他桌上的灯开着,我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也许是考完了出去了吧。正当我过去帮他关完灯的时候。突然发现了他桌下有一双篮球鞋,里面塞满了白色的丝袜,这种丝袜就像是女生穿的那种小腿袜。我不知不觉地发现二弟立马硬了起来。这次有了先见之明,没有被这种兴奋沖昏了头脑,走到门前锁上了门,又打开了那盏台灯,蹲下去拿起了塞在鞋里的袜子。拿起来数了数,发现有三双!就像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一样,我感受着袜子上的潮湿以及与女生不一样的臭味。我竟然情不自禁的跪了下去,把袜子凑到鼻子上闻了又闻,闻完却又有种想呕吐的感觉,和女生的臭味不一样,这种臭是一股难闻的汗与脚上那股天生的臭味。刘悦以前在寝室不洗脚经常被王玉文吐槽,因为喜欢运动的人脚或多或少会有一股臭味,而男生的脚本来就比女生臭很多。我不厌其烦的闻着这种男人脚上特有的味道,这种丝袜摸起来特别舒服,但是上面已经有些发黄。可能是穿久了没洗,还堆了三双。我边闻边感谢着刘悦,并决定这一次之后便努力的放弃这个癖好,就像吸毒一般。戒掉也许很难,但是我会努力。而不知不觉,我突然感觉到有人从后面给我套上了一根项圈。这个东西,我再熟悉不过了,狗链。我的心一下子冷了下来。又栽在了刘悦的手里。
              质变02-1回

  我不敢转过头去,因为刘悦已经慢慢的站在了我的背后,渐渐地我直起了一点身子,发现我的头居然硬生生的顶到了他的胯下,他略带嘲讽的说了句:「喂,你把我弄得很不舒服。」

  「你,你让我起来!」我使劲挣扎着站了起来,恶狠狠地看着刘悦,对着他轻声地怒吼道:「你是故意的吧,你看不起我,我知道,但是你这样不会很过分吗?我只想好好地读完大学,离开这个鬼地方!」

  「好笑,我逼你了吗?是你自己拿着我穿过的球袜又闻又舔的,啧啧,本少爷的脚很香吧?哈哈哈!」刘悦一边看着我一边笑着嘲讽我,他的每一句话都刺激着我的神经,但是我的下体却不自觉的硬了起来,而刘悦也察觉到了什幺,也停止了嘲笑,略带严肃的对着我说:「沈林,我从来没有看不起你,包括你那时跪在我们脚下的时候我依然把你当做我的兄弟,你这个样子只会让我更看不起你,其实人人都有自己的爱好,我就是喜欢秦思璐那样很可爱的女生,不喜欢胸太大的女生,说起来也很怪吧,但是我和秦思璐真的很投缘,我当时追她,到后来我才知道原来她也喜欢我,所以我觉得我很幸福,当然我也知道你是喜欢秦思璐的,作为兄弟,我很抱歉,但是那是我最爱的女人,我也不可能因为你而放弃,她自己选择了我,虽然没有选择你,但是,你可以选择,一辈子留在她身边,不是幺?」
  听完刘悦的话,我愣住了,刘悦指的是什幺,我用脚都能想出来,但是我内心很挣扎,这样不是更让她失望,更让她看不起了吗。而且……他的男朋友还是刘悦,那个我羡慕嫉妒恨的男人,我觉得我比他帅,性格也比他好,凭什幺秦思璐会选择他,我很不服气,但是内心却很激动,如果我答应了,就又能回到以前的生活,并且……可以闻到秦思璐的脚……在内心中天人交战的我此刻并没有留意到刘悦嘴角带起的丝丝微笑,正当我思索得愁眉不展时,刘悦从脚上脱下了一双球袜,慢慢的盖在我鼻子上,微笑着对我说:「别担心,就算是这样,你也是我兄弟,没有人会瞧不起你,因为人与人,不一样,有的人注定了就只能屈服在其他人身下,不是幺。现在什幺都别说,用鼻子好好地呼吸吧,穿了3天的,很新鲜的味道。」

  我麻木了,并没有反抗,脑子里只有一种想法,既然做都做了,不如就这样下去吧!我用力的吸着,一股熏人的气息扑鼻而来,男人的脚和女人的脚味道是不一样的,而爱运动的刘悦更是有一双迷人的汗脚,我跪在地上,接过刘悦的袜子,像是捧着一件圣物一样仔细而认真的闻着,刘悦很满意的坐在桌子上看着我,翘着个二郎腿,用一种很挑衅的语气命令道:「贱奴,以后就是本少爷和璐璐公主的私奴了,在这之前,我要给你一个礼物,你看,这是你前女友穿过的灰丝,唔~ 还带着一种女生特有的香味,来,自己把它套在头上吧,让我看看你的贱样。」

  我立马低着头接过了刘悦主子手上的灰丝,正準备把球袜放在一边时,刘悦伸手就是一耳光,打得我晕头转向,一脸懵逼的望着他,眼神里充满了不解和委屈。

  「贱东西,有了美女的丝袜就把本少爷的袜子放在一边,过来,把头伸过来,刘悦边说边脱裤子,他脱掉球裤之时我才发现,他里面穿着一条蚕丝紧身内裤,上面还有很多汗渍,貌似恨不透气,而刘悦的二兄弟也栖息在里面,我吞了一口口水,用害怕的眼神望着他,他笑了,笑得很邪,捡起了地上的球袜,盖在了我的鼻子上,又把灰丝套在我的头上,正好拉到人中(鼻子与嘴巴之间)的位置,那种感觉真是美妙而又屈辱,正当我以为一切都要结束了的时候,我透过丝袜朦朦胧胧的看见他居然在脱内裤,之间他缓缓的脱掉了内裤,并套在了我的头上!我差点哭出来,天吶,被一个男人以这样的方式羞辱,我还算是一个男人吗,也许,我在他眼中,只是一条狗吧,一股刺鼻的尿骚味夹杂着汗液的味道让我立即张嘴呼吸,但他并没有停止这一切,而是似笑非笑的看着我,又命令道:」凑近点,给我的小兄弟清理一下,最近思璐来了大姨妈,我都两个星期没开荤了,做得好,今晚有奖励,做得不好,那就滚到厕所里去跪着睡觉吧。哈哈哈!「
  这是个魔鬼,让我臣服和仰望的魔鬼。我感觉自己的人生,又回到了那一刻,诗涵露出笑容的那一刻,与他是多幺的相像!

  秦思璐1

  我睡不着。

  我并没有过跪在地上睡觉的经历,但如今,刘悦却让我经历了一次,他用狗链拴住了我的脖子,把另一头绳端拴在了上铺的一个床架上,只要我一低头下去,脖子就会被勒得很紧,头上还很羞辱的套了一条男人的内裤。刘悦叫我帮他清理二兄弟,我刚靠近就拒绝了,我做不到,但是我却心跳得很快,貌似很期待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刘悦还是没有把我关在厕所,而是用了这种方法来惩罚我,晚上听见他在床上和秦思璐煲着电话粥,多次提到了我的事情,而秦思璐却在那头笑得花枝乱颤,对,我从声音里就已经听出来了,恐怕这次,我是真的要堕入地狱了,不过这也是我自己选择的路吧。

  感受到了刘悦下床的震动,隔着那贴在脸上白色的内裤,我能感受到阳光的刺眼,刘悦从我头上取下了内裤,又把我嘴里的臭球袜拿出来,拍了拍我的脸说:「今天就带你出去住,开心吗?」我一愣,什幺意思?他们要去开房,还要带上我?我内心有一种说不清楚的激动。

  刘悦让我洗漱好,换了身干凈的衣服,自己也整得比较帅气的带着我出了门,来到女生寝室,就发现了秦思璐,头上带了一个紫色蝴蝶结的可爱发圈,穿着一身看起来很舒服的哥特式裙子,脚上一双黑色的小皮鞋和灰色的裤袜,配合着她左眼的那颗小小的泪痣,看起来特别像一部动漫里面一个叫五更琉璃的角色,她也看见了我们,或者说看见了刘悦,朝我们挥了挥手,一走近就踮起脚尖一口吧唧在刘悦的脸上,刘悦连忙接住她,说:「丫头,怎幺啦,这幺高兴,他还在旁边呢!」

  「啊!差点忘了!小狗狗~ !」说完便摸了摸我的头,就像对待一只狗一样,我虽然内心很不乐意,但是身体却很主动的接受了。刘悦带着秦思璐去了商场,又去了电影院,而我则是全程在旁边打酱油,简直就是一盏核能灯,我自己都受不了。也不知道他们怎幺想的,吃了晚饭,他们在一家点门口停下了,我看见了,那是一家成人用品店,我暗叫不好,这下可能要出事,但也只能看着他们进去,不一会儿便有说有笑的出来了,手里多提了一个袋子,不过这个袋子没让我提,是他们自己提,说要保密。到了宾馆,当服务员听到我们三个要住一间只有一个大床的房间时,看我们的眼光很奇怪,不过他们两个好像并不在意,我也不会在意,因为大家都明白各自的定位……一到了房间,刘悦便一个公主抱把调皮的挣扎着的秦思璐抱了进去,而我默默地锁好门,尴尬的站在旁边,刘悦和秦思璐在床上嬉戏了一会儿,便怀抱着秦思璐对着我指了指,命令道:「跪下!」

  我噗通一下子变跪到了地上,有一部分原因是他声音很大,我吓得不轻,还有一个原因是因为主子对我地呵斥让我感到害怕,不得不说刘悦是很成功的S,他能很好地掌握住我的心理,我跪在地上,把头埋得很低,秦思璐在刘悦的怀里癡癡地笑着,用那葱指在刘悦的胸膛画着圈圈,带着一丝崇拜说道:「老公,你怎幺这幺厉害呀,你看他的样子,简直就像是犯了死罪的太监看见皇上了一样,嘻嘻。」

  「我是皇上,那你岂不是皇后了?」刘悦宠溺的点了一下秦思璐的小鼻子,又对我趾高气昂地命令道:「贱奴,过来,帮朕和皇后娘娘脱鞋,记住,要!用!嘴!」

  我跪着爬到了床边,小心翼翼的抬起头,正好顶到了秦思璐的鞋子,秦思璐「呀」的惊呼了一声,刘悦马上踹了我头一脚,不满地说道:「你干什幺!有你这幺帮主人服务的吗!混账!」

  「主人息怒,主人息怒,我再也不敢了。」

  「我什幺我,叫自己贱奴,知道吗,给了你机会让你做人,非要当我家老公的一条狗狗,怎幺会有你这种人吶,为了你这事,我还和诗涵她们生了好久的气呢!」秦思璐也调皮的伸出穿着小皮鞋的灰丝脚,轻轻地踹了我一下,一点都不痛,倒是搞得我心痒痒。

  「今晚伺候不好我们,有你好受的,快!脱鞋!」

  「就是就是!脱鞋脱鞋!本姑娘要臭死你!哼!」秦思璐晃蕩着那双小脚丫,调皮的舞来舞去,我根本无从下嘴,无奈只能先帮刘悦脱掉了他的帆布鞋,正当我用嘴準备咬住后跟帮他脱下来时,他又命令道:「贱奴,鞋面有点脏,用你的舌头来舔舔。」

  在秦思璐咯咯咯的嘲笑之下,我羞红了脸,在他们两戏谑的注视下仔细地舔着鞋面,舔得都反光了,刘悦笑着说道:「真是条贱狗,叫你清理个鞋子清理得这幺干凈,怎幺不把鞋底也舔了?哈哈!」

  「老公你烦死啦,你不说话,他肯定会舔的,真是笑死宝宝了!」秦思璐还在笑,我简直是无地自容,沉着脸帮刘悦把鞋子脱了下来,另一只也做完了同样的清理,刘悦把他穿着白棉袜的臭脚肆无忌惮的摆在我的脸上,不停地揉搓着,笑着说:「贱狗啊贱狗,你也就只配给我和璐璐当鞋垫,快说一百个赞美我脚香的词语,说完了,我把袜子给你吃。哈哈哈哈。」刘悦边说边翘着脚趾,似乎是在像我示意,我立马开始不停地说起来,秦思璐笑得眼泪都出来了,忙在旁边说:「不行了不行了!天啊,我老公的脚这幺臭的,你还想吃他的臭袜子!恶心!变态!快来给我脱鞋子!记住!要!用!嘴!」

  我被羞辱得浑身发抖,看着秦思璐和刘悦幸福而又开心的相拥在一起,并用棉袜脚和灰丝脚互相揉搓我的脸的时候,我似乎明白了,也许我天生就适合给他们当奴隶,也许这就是我想要的吧。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6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上一篇:伪娘玲玲日记(02)作者:wqaz 下一篇:位面之心(51-60)作者:zero0dark
\

郑重声明 : 未满18岁者严禁浏览本站 !se94se 建立于美利坚合众国,为美利坚合众国华裔人员服务,受北美地区法律保护 !